IV



自從大道寺開車送芙蓉去看俊彥那次之後,除了芙蓉每天前去探病之
外,很奇怪的,並不是特別和俊彥有深交的大道寺也去關心過俊彥的
病情數次,俊彥雖然覺得有點奇怪,但心想人家來探病也是一番好意
,就沒有和芙蓉提起這件事。

這天大道寺不在場,芙蓉帶了最新一期的週刊雜誌讓俊彥打發時間用
,還帶了自己做的壽司捲便當。

「我的手藝不好,不過大概不會太難吃吧,你想不想吃都沒關係。」
芙蓉邊打開便當邊這樣說。

「只要是妳做的一定好吃,我當然要吃了!」俊彥故意做了一個鬼臉


芙蓉笑了起來,問道:「那你要自己吃嗎?」

沒想到芙蓉會這樣問,俊彥呆了一下:「當然自己吃啊,不然?」說
完之後看了芙蓉的表情才頓悟過來,難道她的意思是可以餵他吃?

『我在胡思亂想些什麼?』俊彥因為自己無根據的想法感到非常不好
意思。

「俊彥你怎麼了?臉怎麼紅紅的?難道發燒了?」芙蓉一邊說一邊就
要伸手摸俊彥的額頭。

「沒事,我沒事。」俊彥原本想閃開的,無奈自己身上有傷行動不便
,芙蓉用溫暖的手摸著他的額頭自言自語:「奇怪,沒發燒啊?」

俊彥趕緊轉移話題:「最近大道寺同學也經常來看我,你們有遇到過
嗎?」

芙蓉想了想,說道:「有是有,不過我之前看不出來他是這麼關心同
學,不,應該說是關心你的人。」

雖然俊彥也對大道寺的行為感到不解,不過他仍然說:「或許只是我
們不太瞭解他而已,畢竟人家經常好意來探望是事實,我很感謝他有
來看我,陪我聊天。」

「不說這個了,」芙蓉垂下眼後又馬上看著俊彥:「怪盜少女最近在
日本的活動也太頻繁了,所以在你傷好之前,不會再有動作了。」

「你的意思是?」俊彥不解。

「我一直想找機會告訴你關於我想尋找的寶物的事情,但是因為我個
人的任性,給自己弄了一個怪盜少女的身份來作自己認為的劫富濟貧
的事情,最後還害你受傷,我對自己感到很生氣。」

「你說什麼傻話?我受傷是打工的關係,和你,不,和怪盜少女沒有
關係啊?」

「我知道你沒有存款是因為我一直拉著你做怪盜少女的助手,不然你
之前有時間做一些不危險的工作的話,也會有一些存款的,所以當然
要算是怪盜少女害你受傷的。」

「你千萬別這麼說,我會很難過的。」俊彥看著芙蓉,說:「沒有人
強迫我,我做的事情都是出於自願的,因為是你,我才……。」

正當俊彥欲言又止,在想怎麼說才能讓芙蓉不要怪自己,不要不開心
時,門外傳來大道寺優的聲音:「抱歉打擾了,我們國際刑警組織及
東京都警察廳有事情想請歐陽芙蓉小姐協助調查。」

病房的門隨即打開,大道寺優和身旁的刑警各自秀出自己的警察證件
,俊彥看到芙蓉的眼中閃過一絲驚訝卻表現出毫不畏懼的神色。

「請問大道寺同學,你們是怕俊彥住院太久太無聊,想要給他一個驚
喜所以開了這麼一個玩笑嗎?」

「很抱歉沒有事先知會你們二位,不過這些刑警大叔的證件可是如假
包換,至於我,只是因為家庭背景和個人一點興趣,所以之前在美國
留學時成了國際刑警的一員而已。」

俊彥本來想對大道寺說些什麼,但被芙蓉以手勢和眼神阻止了。

「關於怪盜少女芙蘿拉的事情,我們有理由相信兩位知道一些線索,
因為風間同學目前受傷行動不便,故我們決定先請歐陽小姐協助調查
,不知道歐陽小姐願不願意配合呢?」大道寺以有禮貌但帶點官腔的
語調說道。

芙蓉看了一眼俊彥:「我不會有事情的,既然他們這麼說,我就去聽
聽他們要說些什麼。」

芙蓉冷冷的看著大道寺和身旁的刑警,要他們給自己三分鐘整理一下
儀容才跟他們走,否則一切免談。

大道寺不置可否的和其他刑警退出門外,這時候芙蓉抓起病房茶几上
的筆和便條紙,寫下E-Mail和一些字,將紙條塞到俊彥的枕頭下,並
且做手勢要他別出聲,等過一會兒後再拿出來看。之後便向俊彥道別
,開門和大道寺他們一起離開……。


(待續…)

創作者介紹

【殘之居】小殘的創作與日常~義呆利、同人與原創小說、法國、戲劇~(APH故事超過60萬字,法蘭西斯中心小說字數超過50萬字!)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