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


短短的十幾分鐘,對於俊彥來說,卻彷彿半世紀那麼久(話說你也才
十七歲啊),在護士小姐開門進來過後,他確信門外沒有其他人在了
,才小心翼翼的把芙蓉留下的紙條拿出來看。

上面寫著一個他看不出是什麼單位的E-Mail,一組暗號,以及幾個關
鍵字。

其中一個單詞是:竊聽器。

他的病房被竊聽了,而且很可能是大道寺做的。

原來他之前熱心的接送芙蓉,時時的來探病,都是為了監聽監視芙蓉
嗎?

那麼之前在學校傳出大道寺想追芙蓉的風聲,那也是假的了。

國際刑警,芙蓉被國際刑警帶走了。

而他,目前連獨自離開病房都有困難。

他知道可以藉由芙蓉留下的資訊向她在美國的家人求救,可是目前的
他,連離開去發出求救信都有困難,該怎麼辦呢?

再不快一點求救,芙蓉不知道會受到什麼樣的待遇,俊彥抱著頭,深
深苦惱中。

苦思了一陣子,他想到了竊聽器。

芙蓉和他的關係非比尋常(至少在其他人眼中看來是如此),如果他
在芙蓉被帶走之後,一聲不響的在病房養他的傷,才是不正常。

或許應該佯裝不知道竊聽器的存在,繼續讓竊聽者聽到預期中的事情
才是。

俊彥由沮喪中振作起來,他請護士小姐幫他打電話回家,交待母親帶
了一些東西來,之後請母親和醫生商量,讓他坐著輪椅去打電話(之
前護士小姐不肯讓他自己離開病床坐輪椅)。

母親對他的行為沒有多問,因為他只說了一句,芙蓉有麻煩了,他得
找人幫忙。母親流露出瞭解的神情,說要先回家準備晚餐,晚點再來
看他。

打完電話後過了不到半小時,小早川聖人背著背包氣急敗壞的衝進病
房:「出了這麼大的事情,怎麼不第一個通知我?!」

俊彥面露抱歉之色:「對不起,我受傷行動不便,醫院又不能打手機
,無法即時聯絡你。」

「算了算了!」小早川擺擺手,打開背包拿出一台小巧的筆記型電腦
:「你要寫E-Mail通知她家人對不對?我把電腦帶來了。」

「謝謝。」俊彥接過小早川設定好的電腦。

他很快的發了信,然後拿了一張便條紙,簡單的寫了目前的情形,暗
示小早川有些話用筆談,有些話用說的,以瞞過竊聽者。

說了幾句話後,小早川在紙上寫著,這樣的交談會中斷的太過不自然
,不如他先回家,之後和俊彥用網路討論,筆電當然先借給俊彥使用


俊彥覺得這樣也好,於是和小早川說了一些很擔心芙蓉之類的話,小
早川也說他要設法去打聽以及想辦法後,兩人就互相道別了。

小早川最後在紙上寫著,他到家後會馬上開電腦上線找俊彥,希望能
知道整個情形,好一起想辦法。

目送小早川離開後,俊彥很訝異,他竟然會這麼信任小早川這個人,
信任到第一個找他幫忙。

一方面他也思考著,該讓小早川知道怪盜少女和芙蓉是同一個人這件
事情嗎?

在這同時,俊彥發出的E-Mail,在夾帶著芙蓉寫下的暗號的情況下,
一再被轉寄,終於在擺脫追查後到達芙蓉家人的手上。

「芙蓉做事情也太不小心,她到日本應該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吧?何
必招惹到日本警察甚至國際刑警呢?」一個歐陽家的成員說著。

「這孩子就是正義感強,心又軟,見不得眼前有人受苦,偏偏放她一
個人到日本去,就是沒人管的了的了。」另一個家族成員,芙蓉的長
輩說道。

「要把芙蓉弄出來不難,只是要用合法還是非法方法,用惡勢力還是
……。」一個大男孩說道,一些年輕的家族成員笑了。

「沒分寸!什麼惡勢力?」一個面貌嚴肅的長輩喝叱,不過口氣嚴厲
程度似乎有待加強。

「好了好了,我們歐陽家也不是泛泛之輩,趁這個機會讓日本人見識
一下中國五千年歷史不是他們想抓人就可以抓人的。」一個像是家族
會議主持的成員下結論。

「和中國五千年歷史有什麼關係啊?」

「芙蓉去日本當起怪盜少女出名前也沒人攔著才是問題所在吧?」

「不過歐陽家的確很少人弄到這麼出名來著。」

家族成員一陣竊竊私語,不過一旦大家長一聲令下分配救出芙蓉的工
作,大家還是很快的分散去作自己該做的事情。畢竟芙蓉惹出再大的
禍,還是他們鍾愛的小妹妹,同時也是重要的家族成員。


(待續…)

創作者介紹

【殘之居】小殘的創作與日常~義呆利、同人與原創小說、法國、戲劇~(APH故事超過60萬字,法蘭西斯中心小說字數超過50萬字!)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