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隨著叫喚聲的接近,小暮先生說:「我很需要你的幫忙,希望你能考

慮。」

 

「三條!原來你在這裡!」斑目看了小暮先生一眼,說:「阿部教授

計畫明天開始拜訪村民來瞭解這裡的山神傳說,不知道小暮先生對這

方面有沒有興趣?」

 

小暮先生說:「如果你們只是白天行動,而且缺一個司機的話,我非

常樂意效勞,當然要三條同學不反對……。」

 

斑目用狐疑的眼光分別看看我們兩個:「小暮先生願意同行的話,阿

部教授一定會非常高興,我看不出三條有任何理由反對。」

 

為了避免當小暮這番說詞的替死鬼,我急忙說:「你聽不出來小暮先

生是在開玩笑嗎?我下學期還打算修阿部教授的課呢,哪裡敢阻攔誰

去幫忙阿部教授!」

 

     ※     ※     ※     ※     ※     ※     ※     ※

 

這天晚上,神代家用山菜大餐招待我們,雖然當下吃的算飽,不過很

不幸的,到了半夜我的肚子不爭氣的叫了起來,彷彿在控訴整晚沒吃

到肉食的委屈。

 

雖然當客人當到去主人家廚房覓食是有點可恥,但是我想說即使有杯

牛奶也好,只要能讓肚子停止哀鳴。

 

正當我在昏暗的燈光下摸索著要到廚房去時,突然打了一個冷顫,當

下我立刻覺得不好!有妖異的氣息從走廊另一端透過來!

 

一個女人,不,正確的說,是一個女人的人頭,連著長長的脖子,在

走廊飄著。

 

我差點要叫出聲(那是我第一次看到轆轤首),身邊突然有人伸出手

攔在我面前制止我。

 

轉頭一看,披上外套的小暮先生神情嚴肅的說:「我相信村民不是這

個轆轤首殺的,你願意幫忙我證明這一點嗎?」

 

在小暮先生這麼說的當兒,那女人頭已經飛出主屋,沒等我答應,我

已經被拉著手硬拖著跑出去追那個轆轤首了……。

 

原以為那女人頭會飛往村裡的方向,不過最後卻在白天我和小暮先生

談過話的樹林附近徘徊著,看似無意識的飄上飄下,卻又像是在尋覓

什麼。

 

小暮先生也不再往前奔跑,只是遠望著樹林的方向,我站在他身旁,

揉著被他抓痛的手。

 

「難道是這麼一回事嗎?」小暮先生喃喃自語著。

 

眼睛適應了黑暗的我,在月光下看到轆轤首的面貌竟然是……。

 

(未完待續……)

==

喜歡這個故事嗎?歡迎留言讓小殘知道您寶貴的意見喔,您的支持是

小殘持續創作的動力!^_^
 

創作者介紹

【殘之居】小殘的創作與日常~義呆利、同人與原創小說、法國、戲劇~(APH故事超過60萬字,法蘭西斯中心小說字數超過50萬字!)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