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三條先生,這是……?!」對於四周景色瞬間的變換,菅原大介是

第一個開口的人。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盡可能鎮靜的回答他:「這是我們社長小暮

先生的一番好意,我們先進屋裡再說吧!」



我抱著瞬那孩子,領著菅原和青井兩人由走廊逕自進入屋裡。乍看之

下那好像一棟年久失修的百年古宅,不過我明白小暮先生使用他的「

力量」在這裡設置了非常強大的結界,除非針對特定弱點不斷施以如

雷擊一般力量的法術,不然在這裡我們的安全是無虞的。



我把瞬那孩子安置在房間裡的一隅,正打算繼續請青井明日香訴說她

和菅原大介前世的因果時,她突然說「請恕我失禮」,然後便將雙手

按在我的臉上,之前被割傷的疼痛感漸漸的消失,由菅原大介那驚訝

的表情看來,我臉上的傷口應該漸漸的消失了。



之後青井明日香把手伸向我那也滿是傷口的手時,菅原大介卻像突然

發狂似的拉走她:「阿香!你別再碰那個人!」



我和青井明日香先是面面相覷,然後看向菅原大介:「你剛才說什麼

?」



這時菅原大介的態度丕變,不再是那個滿臉憂愁的青年,而是把青井

強拉到他身邊對我大聲咆哮:「不管你是神是鬼!我都不會把阿香交

給你的!」



「糟糕!青井小姐你快離開他身邊!」我意識到有人由結界內部喚起

了菅原前世的記憶,而且是被混亂的記憶!



背後響起了狂笑的聲音:「真是蠢女人!看到自己的兒子就一點提防

都沒有!」



我轉身一看,原本躺在角落的少年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面貌嚇人

的人形「物體」。



「你到底要我怎麼做才能放過瞬?放過我們?!」被菅原緊緊抓住的

青井明日香悲痛的哭喊著。



「哼!你那寶貴的身體原本是應該來服侍我的!誰讓你作賤自己去跟

了那流浪武士!」那「物體」漸漸變化成更接近人類的相貌,一邊繼

續指責:「你除了要為了養大你的婆婆和一族的死負責,生生世世我

都不會讓你們母子和那小子好過!」



「你到底是說夠了沒有?『脅阪大人』。」我冷冷的插話。



「什麼?你這傢伙憑什麼……?!」他話音未落,我用手臂傷口的鮮

血和貼在OK繃內側的記憶卡召喚出的巨大黑色野獸已經將他撲倒在地

,還咬掉了他一條手臂。



接著菅原大介像是突然失去力氣似的,放開了青井明日香,癱坐在地

上,青井趕緊扶著他,一臉疑惑的看著我。



「我說『脅阪大人』你啊,或許在三百年前是能統治著整片山及人們

的偉大山神,但是在三百年後大部分神靈都無容身之處的現代日本,

你這樣利用那無法升天的孩子來苦苦的逼迫他們兩人又有什麼用?」

我湊近動彈不得的『脅阪大人』面前,用我所能表現出的最冷酷語氣

說道。



「你這……這可惡的陰陽師!講什麼神靈無處容身的現代日本!你能

用這種可怕的犬神來對付敵人,表示你也不是什麼正常人!」他似乎

感到被羞辱,眼看就要爆發出與我們同歸於盡的能量。



「我想,你還不知道這個老宅子的來歷吧?」我拿出手帕,用手指沾

了沾其他傷口上的血在上面寫了一段文字,然後對他說:「就算你想

在這邊和我們繼續糾纏下去或者玉石俱焚,也不會如意的,因為這裡

是……。」



『脅阪大人』看了手帕上的文字後,表情驚恐,然後我淡淡的說:「

如果你答應今後不再生生世世糾纏他們,我可以跟屋子的主人說情,

甚至找個好地方供養你的神體也可以的。」



對方還沒開口回應,我又接著說道:「另外你還要告訴我們,你把瞬

那孩子的魂魄藏在哪裡,不然我讓『牠』馬上咬碎你的頭部也不過是

一個命令。」



此時我耳邊似乎傳來了輕輕的嘆息聲:「對不起,三條。這次為了同

族長輩的委託,竟然要勉強你做到這個地步……。」



(未完待續……)

==

喜歡這個故事嗎?歡迎留言讓小殘知道您寶貴的意見喔,您的支持是

小殘持續創作的動力!^_^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