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

1.不瞭解或不喜歡義呆利這一部國擬人喜劇動漫畫的人,請慎入。

2.本故事是參考日丸屋秀和先生設定角色之衍生作品,和實際國家、

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3.本故事是2011年貞德紀念日(5月30日)前的突發之作,連載回數尚

無法確定

4.故事背景是現代,有法貞和法英成分,世界觀和之前的法貞/露法/

英法/法灣系列不相同

5.為了避免閱讀困難,貼在我家的部分並沒有避檢索(目前避檢索早已

沒有實際作用,只是徒增讀者閱讀上的困擾)

 

==

  

==

 

法國第一次見到英國(英格蘭),是在兩千年前,羅馬爺爺很活躍的

時代。



照顧幼小法國(當時被稱為高盧)的德魯伊(塞爾特人的祭司)大叔

,以及其他人民,被羅馬爺爺趕走之後,有一天羅馬爺爺突然帶著他

,渡海來到一塊陌生的土地。



呈現在他面前的,是一個陌生的孩子,全身是血,一臉茫然的站在一

堆屍體前面,其中包括了當初在戰爭中被趕走的德魯伊大叔!



「為什麼!」這是幼小法國心裡的吶喊,但是他卻看到一向滿面笑容

的羅馬爺爺,一把抓起那個陌生的孩子,對他大吼:「你,到底還要

倔強到什麼時候?乖乖的來當我家的孩子,不是很好嗎?!」



這時法國才發現另一個孩子(威爾斯)的存在,他沈默不語的慢慢走

到羅馬爺爺身邊,抬起頭來世故的說:「尊敬的羅馬帝國閣下,我謹

代表威爾斯的人民,宣示臣服於您。」



羅馬爺爺的表情和緩下來,放下了陌生孩子,法國趕緊要去扶著他,

手卻被甩開了!



然後他想起了倒臥在不遠處的德魯伊大叔,淚水在眼眶中打轉著,但

是他很清楚,羅馬爺爺最討厭小孩子哭了,如果他哭泣了,受苦的將

會是留下來陪著他的人民,所以他強忍淚水看著那個一臉木然的陌生

孩子。



陌生孩子(英國)卻像是旁觀者似的,默默的看著威爾斯(法國事後

才知道他是英國的親哥哥)跟羅馬爺爺交代自己與弟弟英國的事情,

那一瞬間彷彿是看破一切的表情,在幼小法國的心裡烙下印記。



法國在羅馬爺爺的治理下被稱為高盧,英國和哥哥威爾斯被稱為不列

顛尼亞,隨著時間流轉,羅馬爺爺生病了,有一天,法國再也沒聽到

羅馬爺爺的消息,而他和英國的上司也變成不同的人。



再次見到那個倔強的孩子,已經是千年之後。



當表面臣服於法國上司的諾曼第公爵,將那個孩子帶來上司和他面前

時,英國因為奮力抵抗而傷痕累累,全身幾乎沒有一塊完好的地方!



沒想到上司只是輕描淡寫的對諾曼第說,這樣醜的孩子值得發動戰爭

搶過來嗎?



過份!真的很過份!法國心裡再清楚不過,國家受的每一個傷都無法

真正的痊癒,而是會刻在身上和心裡超過千年以上!



諾曼第公爵只是笑笑,看著穿著漂亮衣服的法國說,他相信只要交給

法蘭西耐心教導,自然可以讓這個醜孩子變成有價值的地方,可以收

很多稅金!



這時法國才發現,英國正用充滿恨意的眼神直盯著他瞧,彷彿認定他

會如此的悲慘,全部是法國害他的一樣!



(待續…)

==

喜歡這個故事嗎?歡迎留言讓小殘知道您寶貴的意見喔,您的支持是

小殘持續創作的動力!^_^


資深宅女小殘的創作與日常~APH、法國、同人、音樂、日劇~

殘之居粉絲團 https://www.facebook.com/nokoruchanfan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