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殘按:沒想到有人跟我一樣覺得文雄是病嬌+弟控,應該開心嗎?XD

不過其實我覺得文雄很多行為沒辦法被理解是因為他在隱瞞什麼,所以

這個系列中應該會去補完一些我看劇之後覺得要幫文雄解釋(?)他的

行為的背後原因吧!(但依照目前已知情報去寫,可能跟原作後續發展

不盡相同,這點還請見諒)




================ 題外話結束的分隔線 ================



當文淑來到校刊社辦告知月儒與明強,美琴剛剛被文雄帶走之後,與

明強的氣急敗壞不同,表面鎮定的月儒心裡湧上的是不安與混亂。



他想起那天哥哥來到社辦,看著美琴後突然顯露出的眼神。



那是想要得到什麼的貪婪眼神,雖然哥哥掩飾的很好,但他看得出來





月儒、明強與文淑三人往校門口奔跑,邊跑邊喊著美琴的名字,衝出

學校大門到街上的路途中,月儒看到了某戶人家綁在門邊的一隻土狗





過去某段記憶從月儒的腦海深處湧了上來。



那是哥哥文雄剛被拉到南洋當軍伕不久後發生的事情。



靠著討債和賭博維生的那票地痞流氓,三不五時會被日本警察大人抓

到派出所,聽父親說只要被抓進去總是免不了一頓好打,但有時父親

也會幫忙這些人離開派出所。



一開始月儒不太明白為什麼要幫這些流氓,父親苦笑著說,就算流氓

也是人,做錯事是要按照法律處罰,並非只要警察大人高興就可以隨

便抓人的。



可是,不管父親如何好言相勸,那些地痞流氓似乎還是繼續做著見不

得光的買賣。



有一天,當月儒為了校刊的取材,特地繞路想去住的有點遠的老師家

去請教問題時,聽到僻靜的巷子裡傳來陣陣哀嚎,伴隨著狗的悽慘哀

鳴,還有人說話的聲音。



他偷偷靠近去看,竟是那群流氓在虐待一隻不知哪裡抓來的狗!



月儒原想衝上去阻止,但他一個學生根本不可能奈何的了幾個大塊頭

流氓,於是他喊了一位日本同學的名字假裝在聊天,而那同學的父親

正是警察大人!



接著巷子裡一陣竊竊私語,接著人聲消失,只剩下虛弱的嗚嗚聲。



等到確定安全後,月儒上前一看,撲鼻的血腥味讓他一陣噁心。



因為那狗兒身上幾乎沒有一處好肉,不知道被這群流氓虐待多久了。



難道因為這群流氓對付不了日本警察,所以欺負弱小的狗解氣嗎?!



想到這裡月儒心裡一陣痛楚,趕緊拿出手帕掩住口鼻,也顧不得弄髒

衣服,徒手抱起奄奄一息的狗兒就往家裡飛奔。



雖然母親一開始皺起眉頭責備月儒弄髒衣服還帶了隻野狗回家,但是

看到這狗兒若放著不管的話,一定活不了,終究還是心軟的幫忙兒子

照顧起狗來了。



可是,不管月儒和母親怎麼費心照顧狗兒,曾飽受盡欺凌的牠,對於

他們母子都是流露出極度害怕和不信任的眼神。



受傷的野獸的眼神。



逞強中透露著深沈的悲傷。



甚至完全不相信人類。



只有當月儒或母親將狗飯放下,走的遠遠的讓牠看不到,狗兒才肯吃

飯。



月儒曾偷偷躲在門縫後看,他從不知道狗這種動物也會有貪婪的眼神





除了能讓牠飽腹和活命的食物之外,牠不相信任何事物吧?!



後來,因為父親覺得這狗性情不好難以管教,在狗兒痊癒後,被送走

了。



雖然是自己的親哥哥,但月儒突然覺得那天第一次看到回家的哥哥,

那冷漠的眼神,就像曾遭受虐待而變得不相信任何人的狗兒一般。



悲傷又逞強。



文雄看到美琴後閃起的異樣眼光,透露出的貪婪,讓月儒很害怕哥哥

在南洋遭遇了很可怕的事情,跟那隻被流氓折磨過的狗兒一般,可能

再也無法好好在一個家裡待下去。



想到這裡,月儒冒出冷汗,搖搖頭拼命想要甩開這莫名的聯想,然後

他看向明強一臉憤怒又擔憂的模樣,心想,如果哥哥真的對美琴做出

什麼不可原諒的事情,那他這輩子恐怕都無法再叫他一聲哥哥了!



就在三人一無所獲之時,文淑向遇到的店裡熟客大叔打聽到文雄騎車

載著美琴前往的方向,三人精神一振,趕緊飛奔過去。



一定要來得及,絕對不能讓哥哥鑄下大錯!



月儒緊握冒汗的雙拳,跟在跑得比較快的明強後面拼命祈禱著。



(待續…)



★燦爛時光 12/28起每週一到三晚上9:00在公共電視播出(1/4暫停一次)


==

喜歡這個故事嗎?歡迎留言讓小殘知道您寶貴的意見喔,您的支持是

小殘持續創作的動力!^_^

, , ,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