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殘:雖然原作中的文雄沒辦法再陪伴我們了,不過我會努力讓文雄

在小說裡多待一些時間,也希望盡力補完他在原作裡無法全部演出的

伏筆,以及我個人對於文雄這一個充滿魅力的角色的詮釋。

 

如果你還沒看過《燦爛時光》,請參考:

公視《燦爛時光》同人小說—某個夢境的盡頭 人物設定集
http://nokoruchan.pixnet.net/blog/post/33932359


================ 題外話結束的分隔線 ================



過去日本人統治台灣的時代,阿煌那群混混不管有沒有惹事,三不五

時都會被抓進派出所修理一頓,難以脫身。



已經數不清幫他們擔保幾次的李律師,在阿煌的心目中是重要的恩人

,自然也對他的兒子文雄有幾分敬重。



雖然阿煌也搞不懂,文雄這個讀過書的大少爺為什麼會想跟他們這種

混混作朋友。



但是藉著李家大少爺的名氣,和文雄能言善道的口才及聰明的頭腦,

他們在街上討生活的確容易多了。



不知不覺中,文雄已經是他們口中的「雄哥」,儼然成了這一夥混混

的老大!



另一方面,明強的父親日前才接了公所的大生意,借了一筆錢買木材

,卻因為公所預算被掏空,導致工程做廢,頓時陷入愁雲慘霧之中。



這次文雄跟著阿煌他們來討債,才發現原來欠錢的是明強的父親。



相對於阿煌的咄咄逼人,文雄十分冷靜的觀察了狀況。



「他們一時之間絕對湊不出錢來還的。」文雄心想。



於是剛拉開爭執的阿煌和明強的他,走上前摸了摸明強父子原本打算

載去隔壁村變賣的木材,說:「這木材不錯嘛!」



然後給阿煌使了個眼色。



原本被明強的態度弄到氣呼呼的阿煌會意過來,說:「不然這樣好了

,你這些木材賣我,六折價。我先幫你處理一部份債務,其他你再去

想辦法吧!」



雖然一時之間無法接受,但是又被阿煌的還錢說弄的啞口無言,最後

不顧明強的反對,貧窮的木匠許阿豐只能忍痛拜託阿煌處理這些高級

木材。



臨走之前,文雄略帶歉意的對許阿豐說了聲:「伯父,抱歉了。」



但是,他並不覺得自己這樣做有什麼錯,南洋的經驗告訴他,這是一

個誰都不能相信,人吃人的世界。



如果你不吃了別人,有一天終究會被別人吃掉。



只是,文雄沒想到拿走木材高價轉賣的風聲,輾轉傳到了父親李律師

的耳裡。



原本他等著放學回家的弟弟,一起進家門,父親卻是把他們倆都叫進

書房。



「社會這麼亂,你還在賺這種錢。」父親一臉怒氣。



「你明知道許阿豐是辛苦人,他的兒子許明強又是你弟弟最要好的朋

友,這種錢,你也騙得下去?!」



文雄故做輕鬆的回應:「唉呦,我也是在幫他的忙啊。」



這樣的態度和回應,激怒了父親:「還在強辯!替人討債,賺那種沒

良心的錢就是不對!你怎麼連做人的基本價值都沒有了。」



「你…」李律師氣到說不出話,舉起手就往文雄臉上猛打!



「你沒有用!」



「你沒有用!」



「你沒有用!」



………



隨著痛心的責罵聲,一巴掌一巴掌的往文雄臉上招呼,但他沒有刻意

閃躲,臉上佈滿的是不解和驚嚇。



這是父親第一次動手打他的臉。



而且還是為了外人。



然後父親扯著他的手,命令他跪下!



他知道自己說什麼辯解都沒有用,自從被拉伕到南洋打仗的那一刻起

,心早被殘酷現實掏空的他,再也不是父親心中那個善良的好孩子了





「月儒,你千萬別跟你哥一樣,丟人現眼!」父親離開書房前,怒氣

未消的指著下跪的他對弟弟這樣說。



兄弟兩人四目相對,文雄心情異常複雜,弟弟那不解的表情,比父親

打在他臉上的巴掌還要痛。



去許明強家討債的這件事情,他明明最不想讓弟弟月儒知道的。



現在卻是被父親說成他是個丟人現眼的哥哥。



「哥,你真的做了這種事嗎?」目睹這一切的月儒眼中含淚,多希望

哥哥來告訴他,這都是誤會。



看到弟弟那麼傷心,文雄一瞬間感到愧疚,但他很快的用偽裝的笑容

掩蓋過去,起身。



他要跟月儒說什麼?他還能說什麼?事情做了就是做了,打也被打了

,他不想欺騙弟弟。



文雄伸出雙手,理了理月儒的衣領,輕拍他的肩膀,用無聲的表情和

動作默認了他做的事情,還有他對最疼愛的弟弟無話可說的窘境。



文雄轉身離去,背對他的月儒,留下一行清淚。



月儒發現,他唯一的哥哥,如今卻變成最熟悉的陌生人了…。



(待續…)



★燦爛時光 12/28起每週一到三晚上9:00在公共電視播出,公視HD台於

11:00播出


==

喜歡這個故事嗎?歡迎留言讓小殘知道您寶貴的意見喔,您的支持是

小殘持續創作的動力!^_^

 

, , ,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