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殘:突然發現,仔細考慮了一大堆和研究了一堆資料,有時反而會

遲遲難以動筆,好像用對角色的愛去寫反而是最順利的嗎?(思)


#其實每次複習文雄用外省腔浮誇的表情哄騙長官都覺得他好煩XD
#稱讚意味  #但是看完又很想說幹的好XD

 

如果你還沒看過《燦爛時光》,請參考:

公視《燦爛時光》同人小說—某個夢境的盡頭 人物設定集
http://nokoruchan.pixnet.net/blog/post/33932359

 

================ 題外話結束的分隔線 ================

 

「鎮坤,那個什麼要找黃金的長官,最近怎麼都沒再來了?」陳甜把

公事包遞給丈夫,不安的問道。

 

自從上次李律師和「長官」談判破裂,還要妻子把家裡的鍋碗瓢盆都

拿來給那群貪得無厭,帶著士兵壓迫百姓的「長官」充公,雙方鬧的

不歡而散之後,陳甜的內心深處一直擔心有更多的事情即將來臨。

 

「沒事,上次我講的很清楚了,他們應該也明白,根本沒有的東西,

我要去哪裡生出來給他們?難道你也希望他們三天兩頭來這裡要求東

要求西的嗎?」李律師接過公事包,理了理衣領後,便趕緊出門去辦

事情了,不然晚點還要跟鄉紳王桑們在家裡開會呢!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有著傳統婦女美德的陳甜,非常信賴和

依靠這個丈夫。李律師雖然對大兒子文雄經常不假詞色,但是對外是

鄉里稱讚的仕紳領袖和大好人,對內則是維持著嚴父慈母,人人稱羨

的家庭。她必須做的,就是打理好這個家,等著丈夫與兒子歸來。

 

小兒子月儒每天去上學回來,都會跟她分享今天又學了哪些「國語」

以及學校發生了什麼事情,至於送給她一條項鍊後又跑的不見人影的

大兒子文雄,現在到底在作些什麼呢?

 

不過李律師夫妻這時並不知道,所謂的中國派來的「長官」,並非是

吃飽沒事來找他們的麻煩,當然也不會無緣無故又死心了。

 

作為少數懂得流利「國語」的台灣人,加上因為父親而與那些「長官

」有過接觸的文雄,藉著語言和地利之便,將他們通通攔截在家門外

,一直暗地裡做著哄騙「長官」的勾當。

 

甚至連事情的真相,文雄也沒讓阿煌和那些手下知道。

 

這天,文雄把最近弄來的一批玉石珠寶,帶到酒家去見「長官」。

 

對方質疑他為何遲到了,文雄壓低聲音說了句:「長官,重要的東西

比較難找。」

 

於是被稱作上校的「長官」把所有的部下和陪酒小姐打發走,只留下

文雄、Hana和站在一旁的阿煌。

 

文雄從絲絹手帕攤開的小包裹裡陸續拿出了「保證上海找不到的台灣

玉」、「全世界只有台灣有的貓眼石」,將愛好珠寶的「長官」哄的

非常開心。

 

而他在酒家搭上的女人Hana配合氣氛演出之餘,無意中也流露出豔羨

的目光,雖然她還真不知道文雄哪裡來這麼多本事,可以弄到這些能

安撫「長官」的「好東西」。

 

不過從小就被賣到酒家的Hana心裡明白,現在這個世道,,大家不都

是為了錢而活著的嗎?她也不需要知道太多,只要有個男人對她好,

也賺得到錢,就夠了。

 

其他的,不再多想。

 

Hana陪酒的這一攤結束後,暫時回到小房間休息,而喝到微醺的文雄

,卻是轉移到另一攤繼續。

 

不要說Hana,甚至連合作生意的手下阿煌,也不知道文雄心裡真正的

想法,但是面對那個一直逼迫父親交出日軍埋藏黃金,最貪得無厭的

「長官」,文雄並不覺得接下來要做的事情有什麼錯。

 

「沒有什麼人可以相信。」

 

這是在南洋戰場經歷無數地獄般折磨,勉強活下來的文雄,所學會的

最重要的一件事情…。

 

(待續…)


==

喜歡這個故事嗎?歡迎留言讓小殘知道您寶貴的意見喔,您的支持是

小殘持續創作的動力!^_^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