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殘:當有讀者大人跟我說,本來沒那麼愛文雄,現在也愛上他病病

的樣子時,我想這是對寫同人小說的作者最大的恭維了!(所以大家

都一起來愛文雄吧wwwwww)

 

如果你還沒看過《燦爛時光》,請參考:

公視《燦爛時光》同人小說—某個夢境的盡頭 人物設定集
http://nokoruchan.pixnet.net/blog/post/33932359

 

 

================ 題外話結束的分隔線 ================

 

文雄曾經以為,他生來就是日本人,這是再清楚不過的事情。

 

所謂「我們台灣人應該如何如何」,不過是父親和某些仕紳一廂情願

的想法。

 

台灣人雖然原本有著自己的語言和文化,但現在必須接受日本的教育

、日本的法律,以及母國日本賦予他們的一切責任與義務。

 

當年,是清國自己不要台灣的。

 

所以文雄一點都不在乎被當成日本人看待,讀日本文學、練柔道,及

穿著和服這些事情,對文雄來說如呼吸般的自然。

 

直到父親反對他去日本攻讀文學學位,卻鼓勵弟弟學寫詩,文雄這才

發現,原來父親不只是比較疼愛弟弟月儒,而且還把他當成繼承衣缽

的工具。

 

他必須要繼承的,不只是父親的律師工作,還包括了父親的台灣夢。

 

台灣人有天終將自己當家作主的夢想,對於當時還未成年的文雄來說

,異常的沈重。

 

直到被迫放棄學業,被拉伕到南洋打仗,文雄都無法了解,他到底是

作錯了什麼。

 

被鄉親說乖巧懂事、知書達禮,不違抗父親安排的下場,就是這樣嗎

?!

 

那些來自日本內地的日本兵,高喊「天皇陛下萬歲」是如此理所當然

。身處其中的文雄卻突然發覺,自己怎麼樣也無法發自內心的對參與

戰爭這件事情感到光榮與喜悅。

 

直到現在,霸凌他的日本兵那嘲笑台灣人都是日本人奴隸的醜惡嘴臉

,他都還記得,雖然對方死了,他活下來了。

 

但是,活著的人,並不一定是贏家。

 

回到台灣後,那些來自中國的「長官」和狐假虎威的軍人,三番兩次

指責文雄穿著和服這件事,罵他是日本人,聽了父親的解釋後,仍罵

他為何幫日本人打仗。

 

為什麼他被迫幫日本人打仗,經歷生不如死的過程才勉強撿回一條命

,還要被突然跑來台灣搜刮一切資源的中國人指責呢?

 

文雄無法去責備父親當初為了所謂的公平,堅持把他留在家裡等徵兵

這件事。但是,他對於當日本人和當中國人都無法由自己決定的現實

,卻是再也不願意相信父親一直堅持的正義與公平。

 

對於那些貪得無厭一直來為難父親的「長官」,他決定要用他的方式

來保護家人。反正,他早就不是父親理想中的乖巧孩子,弟弟心目中

的好哥哥。

 

「月儒,你千萬別跟你哥一樣,丟人現眼!」父親責打他之後向弟弟

說的這句話,比打在他臉上的巴掌還要痛。

 

而當時月儒掉的那些眼淚,是為了哥哥欺騙了他戀慕的好友許明強,

不是為了他這個當哥哥的在最疼愛的弟弟面前被父親責打,拉扯著手

處罰他下跪。

 

文雄發現,去南洋的這些年,月儒的心早就離他好遠好遠。

 

「沒什麼人可以相信。」當初他對美琴吐露心聲後的這個結論,或許

在父親一直用不諒解的態度看待他的行為後,弟弟那一行為明強留下

的清淚後,就算用在家人身上,似乎也不算有錯。

 

即便如此,他還是想要用自己的方式保護這個家…。

 

(待續…)


==

喜歡這個故事嗎?歡迎留言讓小殘知道您寶貴的意見喔,您的支持是

小殘持續創作的動力!^_^

 

, , ,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