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殘:之前在下陸續寫了前導文來介紹老韓的戲份,以及1.0版和2.0版

的九大隊長解密檔案(除了2.0版有太太之外,設定和個性上也有一些

不同),但是發現大家好像比較喜歡單身的1.0版老韓OrzOrzOrz

 

其實我一度還蠻尷尬的(為了那句台詞,辛苦的另外寫了2.0版的意義

何在囧),不過既然如此,九大隊長飛行日記會以1.0版的老韓為主

不排除混搭一點2.0版的老韓(因為之後我不一定能控制他的行為)。

 

另外也要感謝文雄兄體諒在下目前的尷尬處境,把小說quota讓給跟他

外貌非常相似的九大隊長老韓。然後設定上我犯了一個技術上的錯誤

嘴巴酸人然後內心很為對方著想,似乎不是天秤座的個性,比較像

我們牡羊座的個性才是(掩面)

 

如果你還沒看過前述幾篇設定集,請參考:前導文 http://goo.gl/zzwqZ6

解密檔案1.0版 http://goo.gl/ScnjM2  解密檔案2.0版 http://goo.gl/NfbMbv

 

================ 題外話結束的分隔線 ================

 

雖然知道依照小周那東北大妞的個性,不會輕易的答應交接給小邵,

但是經過芊儀的努力斡旋,終於還是成了。

 

當初知道老靳硬是拉下手受傷的小邵,丟下遺書自己上飛機,然後再

也沒有回來,一時之間無法接受的我,本想衝去找偉成問個明白。

 

但是那場激烈的戰役,差點連偉成都回不來。

 

依照老靳那一度能超越偉成的飛行技術,如果當時是小邵上場,那麼

回不來的人,就是小邵了。

 

只能說,一切都是命。

 

飛行員那條命的價值,對上面來說,或許在於那份撫卹金的多寡,但

對他的女人來說,是要用一輩子去等待、去後悔,甚至痛恨什麼人來

度過的。

 

這些日子我拼命告訴自己要面對現實,然後保持風度帶著隊員去參加

交接儀式,但我都還沒入座就看得出來,小周可是答應的很不情願。

 

我們那一桌除了小邵和小周,還坐著偉成和芊儀,我的作戰官和太太

。小邵和偉成兩人一臉拘謹和尷尬,但我可是不覺得需要尷尬。

 

好不容易可以大家相聚好好吃一頓飯,何必把自己搞的食不下嚥呢?

這是我的哲學。

 

不過,大家都一直默不作聲的話,我猜小周應該很快就忍不住了。

 

沒想到第一個打破沈默的卻不是小周,而是那個十一大隊的王剛帶來

的女伴。

 

被同桌小太太低聲喝叱教訓了幾句,要她別敬酒別道喜。

 

老鞏拿來了一瓶酒,忍了許久的小周開始表現出不滿了:「酒只有一

瓶啊?」

 

「我上台罵人去!」不出幾秒,她果然忍不住了,不愧是我認識的那

個東北大妞。

 

別誤會,我可不是幸災樂禍,其實這樣的交接儀式,任何正常人都會

覺得非常沈悶,但這卻是管理村子的師娘芊儀決定的模式,連偉成都

不敢吭聲了,只能期待當事人小周作點什麼。

 

在偉成伸手攔住走上前的老鞏前,芊儀先出聲阻止了老鞏去攔小周。

 

麥克風發出刺耳的聲響,小邵和偉成的表情,活像吞了苦茶一般。

 

台上的小周回頭望了望紅布幕:「連個喜字也沒有喔!」

 

「以前新生社這種場合,還有樂隊呢!」

 

「唉呦,十一大隊的死對頭,九大隊都來了,歡迎啊。」她舉杯酸了

我們大隊一下,這才是我認識的小周。

 

我禁不住微笑,想聽聽她後面還會說些什麼。

 

「小邵升副隊,我副隊娘,謝—謝—大家共襄盛舉。來,喝,來。」

說完後一飲而盡。

 

芊儀暗示小邵上台一起敬酒。

 

老鞏幫小周倒了酒,小周看了看站到身旁的小邵,說:「敬你。」

 

我看小邵依然尷尬的很,倒是被交接的小周態度大方多了。

 

芊儀鼓掌,我們大家跟著鼓掌。

 

小周接著說:「再來我要敬騎在我頭上的師娘。芊儀啊,謝謝你,把

我的婚禮辦的要死不活的。」

 

「芊儀和偉成馬上要去美國受訓,我祝福她一路順風,出去了就不要

回來,不要再回空軍村。」

 

「來。」小周舉杯,於是芊儀站起來,偉成也緊接著站起來。

 

「偉成我有叫你嗎?你給我坐下!」一聽小周這麼喝叱,偉成尷尬的

笑了笑,乖乖坐下。

 

「平常大呼小叫,自以為是的…」

 

「…今天特別乖啊!」小周瞪大眼睛看著我們特別強調,真有她的!

連我都笑了。

 

「來,我們喝。」

 

「最後我要敬飛行員,女人的敵人。謝謝你們,給了我們一個不一樣

的青春。」她用感慨的表情掃視著著台下的我們。

 

「來,喝!」

 

偉成一起立,我們飛行員馬上都站起來。

 

一個隊員喊了句:「敬!」

 

大家一飲而盡後,小周把杯子塞到小邵手裡,笑著用力鼓掌。

 

「這才是空軍嘛!」我們也跟著鼓掌,多虧小周,這個被她抱怨連連

、死氣沈沈的婚禮,終於有了點生氣。

 

「接下來要一個一個編隊過來跟我敬酒。」

 

「唉呀那個,手下敗將九大隊長你先來敬。」她指了指我。

 

我笑了笑,拿起了酒杯:「九大隊,來!」

 

其實我對小周那番話很感慨,也只有那個老靳深愛的女人,一個深刻

感受到愛上飛行員痛苦的女人,才能對飛行員做出這麼正確的評價。

讓我完全無法反駁,她完全值得我們飛行員的掌聲和敬酒。

 

身為小邵的學長,以及和老靳一家熟悉的朋友,我很清楚小邵的個性

是很難應付小周這樣的東北大妞的,但既然那是老靳的遺言,我也不

好說些什麼,只能打從心裡祝他們一家人幸福…。

 

(待續…)

 

==

喜歡這個故事嗎?歡迎留言讓小殘知道您寶貴的意見喔,您的支持是

小殘持續創作的動力!^_^

 

 

 

, , ,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