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殘:最近短時間內寫了九大隊長老韓的文章和小說超過16000字(

還沒包括未採用的草稿部分),一直沒法順利切換回文雄模式。因為

二二八的緣故又努力複習了他在原劇中的戲份,怎麼看都還是心疼QQ

然後多心疼幾次的當中,把九大隊長飛行日記第三回寫完,終於能夠

回頭來寫這個系列(或許剛揭露片花的《愛我請回頭》中的詐欺師也

推了一把,我很愛亦正亦邪的角色,但以前只能看日本人演啊!)

 

如果你還沒看過《燦爛時光》,請參考:

公視《燦爛時光》同人小說—某個夢境的盡頭 人物設定集
http://nokoruchan.pixnet.net/blog/post/33932359

 

 

================ 題外話結束的分隔線 ================

 

「長官!」坐到對方身旁之後,文雄馬上喊了一聲。

 

「幹嘛?」正喝到酒酣耳熱的「長官」看了文雄一眼,答應的不是很

耐煩。

 

「我這次來,是跟你說黃金的事。」文雄壓低聲音湊向長官耳邊。

 

對方半信半疑的盯著他看,文雄把左手放到唇邊輕撫,乾咳了一聲。

 

長官會意的把陪酒小姐和部下給支開了。

 

兩人一起看著其他人走出包廂後,長官小聲的問道:「怎麼,有著落

啦?藏在哪兒?」

 

「我到處打聽,長官,是這裡沒有錯啊!」文雄一邊說一邊從外套裡

掏出一張手繪地圖攤開,信誓旦旦的指著一個地點,用誇張但同樣壓

低的聲音回答。

 

長官拿過地圖端詳了一下,滿臉掩不住的笑容,緊接著把地圖折好收

起來,說:「好,我派人去挖。」

 

文雄當然把對方態度的變化和舉動完全看在眼裡,他低頭輕搥桌子,

像是聽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情一般:「長官,不好找啊,這批黃金。」

 

對方輕輕點頭,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而且,長官那裡有可靠的人嗎?」一聽這話,長官搖搖頭像是不太

喜歡這話。

 

文雄一邊觀察著對方的反應,一邊流露誠懇的表情提出建議:「不是

我懷疑,但這麼多的黃金,是我,連抱著跳河都願意。」

 

長官不以為然的哼了兩聲:「那…你有什麼想法?」

 

「長官,我這裡剛好有一票非常可靠的人。而且找他們去,官府的人

一定不會知道。全部的黃金,長官一個人的。」

 

文雄一邊說一邊適當的停頓,長官則一直盯著他的臉,彷彿想看透他

的真正意圖一般,露出冷笑:「你,最好不要跟我玩什麼花漾。」

 

「長官,我怎麼敢。」

 

文雄露出無奈的笑容,一邊觀察著對方的反應繼續解釋:「挖到那些

黃金沒有交出來,我自己也沒有命花嘛。」

 

像是同意了文雄的說法似的,長官點頭嗯了一聲,說:「那…要多少

時間呢?」

 

終於說到對方上鉤了!文雄低下頭拼命按捺住激動的心情,接著看著

對方的眼睛繼續表示:「長官,山上確實需要一些人手,可能要一些

錢啊。」

 

說到關鍵字「錢」時,文雄一臉為難,左手手指搓了搓。

 

長官嘿嘿的笑了兩聲,流露今晚談話中最愉悅的表情:「錢不是問題

,只要東西弄好就好了,事情搞定就可以了!」

 

聽到這樣的回答,文雄鬆了一口氣,笑著輕輕拍掌:「好,謝謝長官

,我會好好去辦的。」

 

接著舉杯與對方乾杯。

 

搞定第二攤這想要得到日軍埋藏黃金的「長官」後,半醉的文雄心情

愉快的想走回Hana的房間,卻在途中硬是被阿煌扯到大門邊上沒人在

的地方。

 

「哎,你說的天花亂墜,那黃金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阿煌擔心的

問道。

 

突然被這麼一問,好像酒醒了些的文雄低頭輕蔑的笑了:「你問這麼

多幹嘛?」

 

聽到如此回應,阿煌唉了一聲。

 

對阿煌個性算了解的文雄,馬上用堅定的表情拍拍對方肩膀,說:「

你先去忙。」

 

「神秘兮兮。」一向很相信文雄的阿煌,用一種「你是不是把我當成

笨蛋」的不滿眼神邊回頭盯著文雄邊走遠了。

 

看著阿煌離開後,文雄等於把外面的戲演完了,接下來是要跟房間裡

的女人演戲呢!

 

文雄脫下外套披在身上,裝作喝的很醉的模樣,不然Hana那女人可是

平日睡在自己身邊的,演技太差可是騙不過她的。

 

進了房門後,文雄拿下披在身上的西裝外套,趴在榻榻米跪爬了兩步

,斜靠著桌子坐下,從口袋裡掏出了金戒指,叫了跪坐在梳妝台前,

回頭看著他一舉一動的Hana一聲。

 

「來。」原本晃了晃戒指想逗她一下的,但是Hana露出生氣的表情,

只好把東西交到她手裡了。

 

Hana把玩著金戒指,故意裝作不滿意的樣子邊戴上戒指邊質問文雄:

「我的金項鍊呢?你不是說要去幫我弄一條來?」

 

文雄像是有在聽又好像沒在聽的似的嗯了一聲,用快睡著的口氣盯著

Hana說:「下次搞個大一點的,跟你分。」

 

「這樣我不只要金項鍊,我還要那個貓眼。」聽到這聰明的男人如此

一說,Hana笑了,稍微起身往對方身邊靠近,說出更大的願望。

 

Hana沒想到文雄沒答應,卻是順勢躺到她大腿上。

 

「貓眼。」她重複一遍。

 

文雄沒答話。

 

「你有聽到嗎?」Hana輕搖文雄的肩膀:「李文雄!」

 

「我要什麼?」

 

「李文雄!」

 

「你喔。」Hana放棄了,只能任由這個她眼中聰明絕頂卻又像是內心

充滿不安的男人,以她的大腿為枕,露出難得安穩的表情入睡。

 

不過Hana不知道的事情是,文雄不只是欺騙貪婪的長官、欺騙身邊的

人,其實也一直在欺騙自己。

 

他拼命告訴自己,在南洋的遭遇只是一場惡夢,他並沒有變成妖魔!

 

無論如何,只要他不擇手段的在這個動盪的時代保護他的家人、他所

愛的人,那麼,必然能證明自己活下來的這件事情,是有意義的…。

 

(待續…)


==

喜歡這個故事嗎?歡迎留言讓小殘知道您寶貴的意見喔,您的支持是

小殘持續創作的動力!^_^

 

, , ,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