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殘:今天還是跟了一把青live,不過又從處長口中聽到九大隊長,

看著討論實在難受,於是節錄了討論和苦中作樂的推文當作題外話。

 

推 Bcl2: 說到這 當時九大隊長被擊落應該也是被美軍救起立即後送       03/06 00:22
→ Bcl2: 只是可能跳傘前就已受傷 而且泡海水也容易感染 所以......    03/06 00:23
推 selenasky: DDDB大講的會讓c大難過                                03/06 00:27
推 Bcl2: 只是想解釋跑去大陸被擊落 人卻在台灣醫院急救 其實沒有亂演  03/06 00:30

推 clamp: 我以為文雄領便當哭了十幾天已經好了,老韓領語音便當,     03/06 00:32
→ clamp: 心又碎出了裂痕,雖然眼淚沒掉下來,但是心裡悶著難受QQ     03/06 00:33
→ clamp: 以前寫漫畫的同人小說角色都好好的,怎這兩個就領便當了QQ   03/06 00:34
→ clamp: (筆記:不要愛上黃尚禾演的角色,非常容易領便當=>啥啊     03/06 00:35
推 Bcl2: 真正奪走老韓的應該是感染 這在當時幾乎是不治之症           03/06 00:35
→ clamp: QQ QQ QQ (哭著跑走)                                      03/06 00:36

→ Bcl2: 黃: 被我演過的角色..都便當了~~你不怕 就來啊~~XDDDD        03/06 00:36


『被我演過的角色..都便當了~~你不怕 就來啊~~XDDDD』這是看過24集才懂的梗XD

 

如果你還沒看過九大隊長設定集或《一把青》,請參考:

公視《一把青》之九大隊長飛行日記 人物設定集
http://nokoruchan.pixnet.net/blog/post/34033752

 

================ 題外話結束的分隔線 ================

 

我專心聽完一分隊長的話,聽起來的確是郭軫對飛機動了手腳。

 

可是,這時候就算去機場找十一大隊吵這個,也沒有意義。

 

飛行員的自尊心都非常高,我可以明白一分隊長他們的不滿和不服氣

,但是帶著他們去找郭軫對質,只是會讓事情惡化。

 

我也稍微了解郭軫的性格,他要嘛根本不承認做手腳,就算承認了,

還會反過來譏諷我們九大隊飛行技術不如人。

 

於是我先安撫了一分隊長和隊員們,說我會處理,打發他們走了。

 

當然,也嚴禁他們去跟十一大隊的人,尤其是郭軫起衝突!

 

等他們都離開後,我打電話跟處長約了時間見面,然後坐回椅子望著

掛在牆上的照片,很感慨。

 

那是在航校畢業時的合照,有我、偉成和老靳等同期的同學。

 

每個人念航校的理由不同、認真程度不同,但是有一些事情,是你再

怎麼認真也學不來的。

 

就是天分和膽量。

 

拿筆考試,偉成常常還要來找我幫他惡補。但是說到飛行,就算我再

怎麼努力練習,一對一往往很難贏的過他,同期唯一能偶爾贏過偉成

的人,是老靳。

 

我們畢業後馬上加入對日抗戰,偉成的膽量讓他戰功彪炳,深受處長

器重,但是卻很少人知道,每次有弟兄沒帶回來,他就只能躲在機場

整夜不敢睡,把善後的事情都交給村子的師娘—芊儀去處理了。

 

有膽量炸日本鬼子,卻沒有辦法面對女人的眼淚和憤怒。

 

我不是對於弟兄的死沒有感覺,但是當你人在遠方無能為力時,至親

就這樣一個一個死了,面對大隊裡隊員的損失,似乎也覺得不是那麼

的難受了。

 

是不是要說提早面對死亡的我,比之後完全無法面對的偉成幸運呢?

 

但是我有點羨慕他還有傷心痛苦的能力,不管遇到什麼事情都能冷靜

,或許隊員們是信任我的,而且我們大隊的人員損失也比十一大隊少

 

不過這樣卻造成我們的戰功輸給了偉成他們,而處長偏袒偉成的程度

,已經影響了其他大隊的權益。

 

我是決定要去找處長抗議,但是我也不想讓偉成認為我在背後捅他刀

 

於是,從新生社那裡打聽到十一大隊慶功宴的時間後,我不請自來的

登門拜訪。

 

一進門剛好遇到郭軫帶著女學生要出門,他敬禮說了聲:「隊長好!

 

接著兩人像是貓兒似的一溜煙不見了,不過我也不是來跟郭軫生氣的

,並不在意。

 

「老韓。」偉成看到我似乎有點驚訝。

 

「嗯。」我點個頭,瞧了瞧他們擺的桌:「又是十一道菜吧!」

 

我隨手從門邊那一桌拿了杯酒,舉杯走向偉成那一桌:「來恭喜十一

大隊的!」

 

芊儀在我坐下後,客氣的說:「是九大隊長保留實力。」

 

「不用保留實力,他再怎麼努力永遠第二名的,啊?」偉成說完還笑

著徵求我的同意呢!看來真是開心到過了頭。

 

「唉!比被日本鬼子打下來還難看,退伍算了吧!」我拿起筷子故意

邊自我嘲諷邊看向坐在身旁的老鞏,他當然不敢表示意見。

 

「這樣就要退伍啊?好好好,來,新飛機讓給你。」偉成一臉不以為

然的嘲諷回來,舉杯。

 

我跟他乾杯後一飲而盡,現在該客套的也客套完了,是時候該把話說

清楚了。

 

「金陵低空那場勝之不武,新飛機給你們,我和我隊上弟兄不服。」

我認真的盯著偉成的眼睛,表達出我們大隊的意志。

 

說出來後爽快多了,既然人都來了我就打擾一頓便飯,扒兩口飯吃起

今天的慶功宴來了。

 

偉成喔了一聲,停下筷子,和芊儀兩人面面相覷。

 

只要是光明正大輸給偉成的,我可以讓,但這是攸關隊上弟兄權益的

大事情,無論如何我是無法接受就這樣不清不楚的將新飛機拱手讓人

的!

 

(待續…)

 

==

喜歡這個故事嗎?歡迎留言讓小殘知道您寶貴的意見喔,您的支持是

小殘持續創作的動力!^_^

 

 

, , ,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