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殘:我的寫作方式讓我最近滿腦子都是老韓,心理狀態也是老韓,

在下實在深感困擾,畢竟我還想繼續寫文雄、法國葛格和台灣甚至是

陰陽師三條祐介啊…(遠目)。總之,這次是老韓爆料(?)老靳和

小周過去的飛行日記特別篇!

 

如果你還沒看過九大隊長設定集或《一把青》,請參考:

公視《一把青》之九大隊長飛行日記 人物設定集
http://nokoruchan.pixnet.net/blog/post/34033752

 

================ 題外話結束的分隔線 ================

 

曾經有人提到,小周每次看到我的起手式是:「手下敗將九大隊長」

,問我會不會生氣?

 

或許有人也想我可能會說:「男子漢大丈夫,不與女流之輩一般見識

。」

 

不過我通常是笑笑帶過,不會正面回答。

 

比較年輕的學弟可能不知道,我還在老航校時就和小周認識了。

 

或許飛行員不管訓練和出任務都是生死一瞬間的事情,對於證明自己

的存在非常的熱衷。

 

其中一件事情就是追求女學生。

 

那次與女大學生的聯誼,跟其他人的拘謹比起來,有一個特別活潑的

大嗓門女孩,那個人就是小周。

 

小周除了有著周瑋訓這樣男孩子氣的名字,說話也直爽到有時會讓人

懷疑她是不是投錯娘胎了。

 

不過這樣個性大剌剌,有時甚至直白到讓人受不了的小周,卻在那次

舞會上遇上了老靳,我們班上僅次於偉成的出色飛行員。

 

是不是算所謂的「一見鍾情」呢?只有他們兩人心裡明白,但是相較

其他飛行員偏好追求溫柔安靜的女學生,老靳卻是獨鐘這位東北大妞

,還是個念體育系的好動女學生。

 

最離譜的一回,是老靳跑到宿舍來跟我求教如何追求小周。

 

「蛤?為什麼你追求小周得來問我的意見?」當時正在整理宿舍的我

,當下有點傻眼。

 

「小韓,不好意思,因為和我比較熟的朋友裡,就只有你在進航校前

交過女朋友啊…。」

 

老靳不知道我為了家裡的事情被迫放棄了那個女孩,不怪他,但是我

真的對於追求女孩子不是那麼擅長。

 

見我半晌不說話,老靳又說了:「而且你這個人穩重,不會四處去說

,跟你商量我放心。」

 

放心什麼啊?雖然被信任是好事,但我可一點都不想擔任追求小周的

戀愛軍師啊!

 

雖然一開始打定主意不要多管閒事,但看老靳苦惱的樣子,後來還是

有跟他說了些我覺得能讓女孩子高興的事情。

 

你猜結果如何?換來的是小周大姑娘特地登門找我興師問罪啊!

 

「小韓,我周瑋訓是那裡得罪你了?你要教小靳這些爛招數啊?!」

 

是哪些招數我就不說了,總之,我真的拿小周這一型的女學生沒辦法

 

嫌老靳不夠體貼也是她在講,我教老靳做一些紳士舉動,她又嫌做作

,都給她講就好了啊!

 

有一天我乾脆跟老靳說:「有愛固然很好,但有些事情是不能勉強的

,我承認小周是個好女孩,可她這樣的個性不適合當空軍太太,早晚

會整死你的!」

 

結果老靳用作夢一般的表情說:「不會啊,她溫柔的時候很美,生氣

起來也好美,我沒辦法想像沒有小周的話,我該怎麼辦。」

 

那個小周會溫柔?老靳是真的在作夢吧?!

 

有一天我偶然在新生社遇到他們在約會,於是故意不打招呼,還坐到

附近。結果觀察起來,小周對老靳真的是柔情似水,跟我講話時才是

露出真面目吧!

 

所以說,人家男女朋友的事情千萬別插手,最後可能裡外不是人!

 

後來,小周當然嫁給了老靳,當了飛行員太太,住進了空軍村。她的

好姊妹芊儀當時已經是師娘了,而小周成了副隊娘。

 

抗戰的那些年,我的九大隊執行的任務以及戰略,和偉成的十一大隊

不同,戰功比不上偉成,我晚他一步升中校。

 

似乎就是從那時開始,小周養成用「手下敗將九大隊長」來打招呼的

壞習慣。

 

其實一開始我是真的不太高興的,但是在那些艱難的日子裡,也唯有

小周那開朗的個性和大嗓門能夠讓村子和機場不要一直死氣沈沈的,

以及用友誼支持著師娘芊儀打理空軍村的一切。

 

我,後來也習慣了,沒跟她計較。每次只要她說話不中聽,我也可以

好好回敬一番,當作消遣。

 

老靳摔下來那一天,聽說小周在小太太們面前崩潰後,芊儀把小墨婷

帶回去照顧,而小周關在屋裡天天哭。

 

其實沒事情我不太喜歡去村子裡打擾女眷,但芊儀來跟我說小周已經

都哭了半個月沒好好吃飯了,再哭下去恐怕連眼睛都要哭瞎了。

 

逼不得已,我只好在芊儀的陪同下去看看她。

 

結果當小周看到我,我們彼此什麼也沒說,她就抓著我開始痛哭。

 

「妳有什麼想說,想罵的,把我當成老靳好好說說,我下次飛上去會

幫你罵罵他。」

 

聽我這麼一說,小周哭的更厲害了,往我胸口搥了好幾下。

 

看來她是捨不得罵老靳,卻是打我出氣啊,這小周。

 

小周那撕肝裂肺的哭法,是不行繼續下去了,會哭壞身子的。

 

於是我不得已之下,只好伸手抱抱她。

 

小周馬上推開我,破口大罵:「老韓!你幹什麼?!我是老靳的人,

你別想動歪腦筋!」

 

我苦笑:「這才是我認識的小周嘛!妳都哭了半個月了,忘了還有個

小墨婷嗎?這會妳也該負起當媽的責任了吧?!」

 

「不用你多事!芊儀,幫我把這個老靳的手下敗將給我轟出去!誰准

他來我家的!」

 

芊儀一臉歉意低聲說:「九大隊長,抱歉,她就這個性。」

 

「沒關係,回神了就好,我先回機場去了。」我整整快被小周拉壞的

衣服,無奈的告辭。

 

只要小周能夠恢復精神,我不介意被她稱做「手下敗將九大隊長」,

這也算是我對老靳這位好友的一點敬意…。

 

(待續…)

 

==

喜歡這個故事嗎?歡迎留言讓小殘知道您寶貴的意見喔,您的支持是

小殘持續創作的動力!^_^

==

小殘的創作與日常~義呆利、同人與原創小說、法國、戲劇,以及在書窩的二三事~

殘之居(粉絲團) https://www.facebook.com/nokoruchanfan/

, , , , , , ,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