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殘:剛看《一把青》,在下就最喜歡小邵(老韓表示:),然後最

喜歡的女角是愛九大隊長鬥嘴的小周(老韓初登場和最後一句台詞

,以及台詞最多的兩場戲,都是和小周對戲呢!)。加碼寫小邵小周

篇,竟然一回寫不完,得拆成兩回。其實《一把青》每個角色都非常

迷人,讓我藉著老韓的眼光看其他角色,每次寫完都很開心,曹瑞原

導演真的是神選角wwwwww

 

老靳小周篇的傳送門:
http://nokoruchan.pixnet.net/blog/post/34081412


如果你還沒看過九大隊長設定集或《一把青》,請參考:

公視《一把青》之九大隊長飛行日記 人物設定集
http://nokoruchan.pixnet.net/blog/post/34033752

 

================ 題外話結束的分隔線 ================

 

老靳殉職之後,依照空軍的傳統,勢必要找人交接小周和墨婷母女,

只是當偉成跟我說老靳遺書中指定交接的學弟是小邵時,我還是感到

有點意外。

 

小邵除了凡事謹慎,個性太過溫吞,可能不是那麼適合一對一的空中

作戰之外,基本上是個老實人,理論上是能夠負起照顧家庭的責任的

。我比較擔心的是小周那個脾氣,這世上恐怕只有老靳受得了。

 

更何況小周的心裡也很清楚,這輩子她愛的就是老靳一個人,不可能

再去接受其他男人的。至少親眼看著她和老靳談戀愛然後嫁進空軍村

的我是這麼認為的。

 

不過空軍村裡的大小事,包括太太們的事情,都是由芊儀一手包辦,

根本沒有男人插嘴的餘地。所以就算對這件事情不怎麼看好,我也不

會說出來。

 

沒想到小邵竟因此拒見他的護士女友,天天讓警衛把人擋在基地外。

 

這種沒有跟對方說清楚,沒有正式的告別最是糟糕。因為你有可能會

一輩子把心懸在那兒,牽掛著對方,時不時被愧疚糾纏著。

 

為什麼我會知道?因為進航校之前我就幹過這事兒。

 

可惜我從老鞏那裡聽說小邵這樣的作法時,已是轉移基地後了,不然

我絕對會勸他千萬別這麼傻,這麼絕。

 

人與人之間的感情不是避不見面就會自己消失的,如果會這樣就沒了

,那是假的,不夠格稱為感情的。

 

雖然我是希望有人好好照顧小周母女,但聽到小邵這樣的處理方式,

其實也想若小周拒絕交接的話,那至少小邵還有補救的餘地。

 

可最後這事還是在芊儀的安排之下,成了。

 

放假那兩天,就是選定的日子,我讓作戰官帶幾個弟兄去新生社看看

有什麼可以幫忙的。

 

事後我才知道,不只是小周鬧脾氣,將小太太們禁足,連小邵也發飆

,把整個大隊叫出去教訓,新生社那裡人手不足,亂成一團。

 

看來小周對於交接這件事情,還真是千百般的不願意。

 

交接前一天,小邵正式升副隊長了,老實的他對於取代學長這件事情

,心裡很不是滋味吧?

 

總之,最後在偉成和師娘芊儀的安排下,婚禮還是順利舉行了。

 

有人可能以為和老靳是老朋友的在下,對於他代替受傷的小邵上陣而

殉職這件事情,對小邵不是很諒解。

 

沒錯,一開始我是不太諒解。但老靳的判斷是正確的,一個手受傷的

作戰官勉強上去,也只是提早掉下來而已。

 

搞不好還少打了幾架鬼子飛機。

 

處長那個人是實力至上主義,他疼偉成這大家都知道,不然我也不會

一副斤斤計較的模樣,每次都得想辦法去幫自己大隊爭取資源。

 

飛行技術高超的副隊長老靳換了個性謹慎的作戰官小邵,處長肯定是

不太高興的。

 

據說小邵升副隊長也是偉成做擔保,處長才勉強答應的。

 

所以如果小邵不好好表現,這個副隊長難以當的安穩。

 

怎麼說小周也是個女人家,當然不可能來跟我訴苦,但是小邵如果有

什麼不對勁,我倒是該勸勸他。

 

正當我偶然有個這想法時,有隊員來跟我報告,說看到十一大隊副隊

最近常去新生社買酒。他也不在那兒喝,好像就帶回機場喝。

 

飛行員當然是可以喝酒的,但是只限於在新生社,在基地喝酒很容易

誤事。於是我跟新生社的人說,只要小邵下次再去買酒,找個藉口把

他給留住,然後趕緊通知我。

 

「學長,你怎麼來了?」小邵有點驚訝。

 

「怎麼?新生社只有你能來,我不能來?」我在新生社的人快留不住

小邵時趕上了。

 

「學長,我不是這個意思。」小邵微微低頭,小聲的道歉。

 

「不是這個意思?那好,你買了這麼多酒,好歹得請學長喝點吧?」

我故意盯著他手上提的酒,這麼說。

 

小邵提起酒看了看,說了聲:「當然,學長請坐。」

 

我沒馬上坐下,手指了個僻靜的座位,我們走過去一起坐下。

 

「小邵,我就開門見山的說了,我知道小周脾氣不太好,個性又直,

你有委屈…。」

 

「不,學長,我不委屈。」小邵馬上反駁。

 

「好好好,你不委屈。」我安撫他之後又說:「那你倒說說,這些酒

是怎麼回事。」

 

「就是偶爾喝點而已,學長。」

 

「你應該知道空軍不成文的規定是不可以在基地喝酒吧?」

 

小邵沈默了。

 

「我只是以學長的身份勸勸你,你和小周在沒有感情的基礎之下結婚

,不是只有你難受,小周心裡也不好過。但是,你想想,這年頭除了

我們年輕空軍去追求女學生,誰家不是媒妁之言而結婚的?」

 

「學長,我明白。」小邵低下頭,小聲的回答。

 

「真的明白嗎?你對小周沒有感情,但是有責任。雖然這責任是殉職

的老靳賦予你的,一旦你接受了,就是一輩子。」

 

我用手指關節輕敲桌上那一手啤酒:「這東西讓我看不到你的責任感

在那裡。」

 

「更何況你已經負了一個女人,不能再…。」沒等我把話說完,小邵

突然站起來:「學長教訓的是!這次喝完我會戒酒!請恕學弟先告辭

!」

 

我沒有攔住他。

 

雖然單純的希望小邵別因為喝酒而誤事,我成了討人厭的學長,可是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他如果自己想不通,我也無能為力。

 

但我萬萬沒想到的是,之後十一大隊竟然真的出事了!

 

(待續…)

 

==

喜歡這個故事嗎?歡迎留言讓小殘知道您寶貴的意見喔,您的支持是

小殘持續創作的動力!^_^

==

小殘的創作與日常~義呆利、同人與原創小說、法國、戲劇,以及在書窩的二三事~

殘之居(粉絲團) https://www.facebook.com/nokoruchanfan/

 

, , , , , , , ,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