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殘:一把青之九大隊長飛行日記停載後,本想休息到下個月才繼續

寫文雄的故事,可不知道何故,昨夜都沒法兒睡,就是想著他的後續

故事。不得不在天亮前打開平板寫下摘要,下午又被他煩的去看一些

戰爭作品資料。難道因為今天是特別的日子嗎?我不知道,只不過,

私心還是希望這個系列能如老韓一般得到各位關注,感恩<(_ _)>

 

如果你還沒看過《燦爛時光》,請參考:

公視《燦爛時光》同人小說—某個夢境的盡頭 人物設定集
http://nokoruchan.pixnet.net/blog/post/33932359


================ 題外話結束的分隔線 ================

 

順利欺騙貪婪「長官」拿到好處後的文雄,這幾天都在Hana那兒過夜

,Hana在的酒家幾乎是文雄逃避家人目光和關心時唯一的避風港。

 

對於睡在身邊的這個男人,Hana也不是有什麼不滿意,儘管其他姊妹

都誇她找了個有學問又會打架,賺錢點子特多的男人可以依靠,她的

心裡卻常略過一絲不安。

 

其中一點就是,清醒時的文雄雖然能言善道、還把那些高官唬的一愣

一愣的,連阿煌那群原本無惡不作的混混也都聽他的做起比較沒風險

,不用再打打殺殺的生意。但是Hana發現,即使睡在她身邊,文雄似

乎也從未真正感覺到安心過。

 

每當她半夜醒來,伸手想要碰觸文雄時,總會被他彷彿有意識般的用

手撥開或者翻身避開。

 

甚至有一次文雄作了惡夢,痛苦的呻吟著,Hana連忙搖醒他時,起身

後半睡半醒的文雄為了不讓她抱住,粗暴的將她推倒在榻榻米上!

 

可是Hana知道,文雄不是有意要動粗,他甚至根本從未與包括她在內

的女人吵架過。那次文雄用力推開她之後,Hana都還沒來得及驚訝和

生氣,卻是先見到文雄那受傷的表情。

 

像是小孩子作錯事卻又不知道如何道歉一般的,無辜又難受的表情。

 

Hana在歡場裡見多了各式各樣的男人,但是如文雄這般特別的男人,

即使平日對她很好,她也不認為能永遠留住他。

 

不是因為文雄和其他流連歡場或者當混混的男人一樣會說謊,而是他

說謊不是為了欺騙女人,文雄編織的那些美麗謊言,也同時用來欺騙

著自己。

 

文雄身為李家大少爺,地方仕紳領袖李鎮坤律師的大兒子,如阿煌他

們這般生活在社會黑暗面的人,從未想過文雄會選擇跟他們一起混,

甚至連Hana也都把他當成來尋歡的少爺而已。

 

只是當精通多種語言的文雄開始幫他們圍事之後,他們才發現這少爺

是跟他們玩真的,在那些中國來的軍隊到處欺壓台灣人時,只有文雄

能幫他們溝通和擺平這些貪得無厭的「長官」。

 

雖然Hana嘗試過從文雄惡夢中的囈語去拼湊,但是她仍無法知道文雄

在南洋時發生過什麼事情。即使她直接問了,文雄也總是笑笑的轉移

話題,甚至編織著改天要帶她去哪兒遊山玩水的願景,讓她覺得文雄

不只是騙外人騙女人,也是在欺騙著自己過日子。

 

唯一能讓文雄流露出真實情感的,或許只有提到弟弟月儒的時候。

 

月儒小時候多可愛,月儒剛出生時都是他這個作哥哥的在抱的,月儒

會寫詩,月儒…。

 

說到Hana都覺得自己有一個叫月儒的弟弟了。

 

有一次聽到Hana乾脆跟文雄說,她希望見見月儒,文雄卻突然愣住,

表情似乎有點難受,沈默了。

 

「啊,對不起,我忘記他只是學生,不適合跟我們這種人往來。」

 

Hana這裡的「我們」是指她是酒家小姐的這件事,不過聽完這句話的

文雄卻解讀成:「你說的沒錯,像我這種人,不配當月儒的哥哥…。

 

(待續…)


==

喜歡這個故事嗎?歡迎留言讓小殘知道您寶貴的意見喔,您的支持是

小殘持續創作的動力!^_^

==

小殘的創作與日常~義呆利、同人與原創小說、法國、戲劇,以及在書窩的二三事~

殘之居(粉絲團) https://www.facebook.com/nokoruchanfan/

 

, , ,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