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殘:雖然有點擔心20回內寫不完這個系列,但只能繼續努力了XD

 

如果你還沒看過《燦爛時光》,請參考:

公視《燦爛時光》同人小說—某個夢境的盡頭 人物設定集
http://nokoruchan.pixnet.net/blog/post/33932359

 

================ 題外話結束的分隔線 ================

 

距離文雄上次回家,已經過了好幾天了。

 

每當陳甜處理家務告一段落時,常會無意識的摸著脖子上那條文雄送

她的項鍊,心想兒子現在到底在做什麼呢?

 

可是不管她怎麼想,總是沒有答案。

 

她不知道文雄怎麼會去牽扯上跟月儒的好朋友明強家裡討債的事情,

但是文雄一直是一個聽話的好孩子, 作母親的只要想到他在南洋當兵

不知道經歷了些什麼,回來後性情大變,而自己書念的不多,見識少

,完全幫不了兒子,心裡就難受起來。

 

陳甜也曾向丈夫李律師表示,希望他設法讓文雄回大學去唸書,這樣

文雄應該就不會再去跟阿煌那幫人混。

 

她不是怕街坊議論李家有一個當混混的大兒子,而是心疼當初沒堅持

要丈夫將文雄送去其他國家,讓他去南洋當軍伕受苦了。

 

那次李律師為了討債的事情責打文雄時,陳甜不在場,不知道詳細的

情形,可是她卻發現,在那之後文雄變得越來越少回家,就算回家也

跟父親及弟弟沒有話說,常常只是吃頓飯就走了,變成像是客人一般

疏離的關係。

 

因為李家兩父子之間幾乎沒有交談,於是設法讓文雄復學這件事情,

也就不了了之。

 

李律師的說法是,如果文雄沒有心要向學,他也不願意出那個學費。

 

至於文雄則是轉移話題,說他現在過的很好,不需要那個文憑。

 

文雄對堅持公平正義的父親的怨是否在南洋那幾年被磨光了呢?連他

自己也不知道,但是文雄不認為回去大學唸書可以保護家人,尤其在

一次一次的接觸那些中國來的「長官」後。

 

他們是打算把台灣當成自己的所有物,以支援祖國為藉口,爭先恐後

搶著想把台灣的資源吃乾抹淨,裝進自己的口袋裡。

 

身為地方仕紳領袖的父親,幾代下來累積不少家產的李家,對貪婪的

長官來說,無異是最好的目標。

 

他李文雄早就已經不是父母心目中的好孩子了。他在南洋不但殺了人

,吃了人肉,還作了許多骯髒到無法對親友說出口的事情。

 

但是弟弟月儒不一樣,他年紀還小,只在學校裡待過,是父母疼愛的

好孩子,李家唯一的希望,他說什麼都得保護這個家,保護月儒。

 

就在文雄抱持著這樣的想法,不顧阿煌的質疑和Hana的擔心,周旋在

那些貪婪的「長官」之間欺騙他們時,月儒心心念念的,卻是要如何

幫忙明強擺脫債務。

 

這天放學後,趁著李律師不在,月儒跟到廚房找母親陳甜商量。

 

「媽媽,我有一件事情想跟你商量…你不要讓爸爸知道。」月儒說完

向廚房外看了一眼,彷彿怕父親突然進門似的。

 

「是什麼事情,這麼神秘?」對於小兒子的反應,陳甜感到困惑。

 

「我想跟你借錢。」沈默了一秒,月儒還是鼓起勇氣說了。

 

「借錢,你要錢做什麼?」陳甜有點驚訝。

 

「是明強的事情。他現在在幫家裡還債,四處在做工,還說他不要繼

續唸書了,我想幫助他。」月儒雖然平靜的陳述著,但是心,有點痛

 

「唉,怎麼會這樣。明強這孩子很乖也很聰明,如果沒繼續唸書不是

很浪費。」聽母親惋惜的這麼說,月儒點點頭。

 

不過陳甜一臉為難的勸說兒子:「但是現在時機這麼不好,我們家裡

也沒有多餘的錢啊。」

 

一聽母親似乎反對了,月儒不耐的轉身靠到牆上。

 

「再說,就算我可以幫他一時,也無法幫忙一輩子。」

 

對於母親的反應,月儒也不是完全不理解,於是他改變遊說方式:「

媽媽,你不是有準備一筆錢,要給我去東京唸書,現在也不可能去了

,你就先把錢借我。」

 

「不行,那是要給你唸書的錢。」陳甜再次反對。

 

「媽媽,明強功課比我好,我可以繼續唸書,為什麼明強就不可以。

」為了明強,月儒像是撒嬌孩子般的反問。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你沒聽過一人一種命嗎?」陳甜再次想說服

這個寶貝小兒子。

 

月儒拉著母親的手繼續撒嬌:「這不是命啦,這是機會平等的問題啦

。你不是常常在說,我們如果有能力,就要給別人機會。」

 

「對啦,話是這麼說沒錯,不過也要先把自己顧好啊。」陳甜不知道

這孩子怎麼就那麼維護好友明強。

 

「我不管啦!如果明強沒有繼續讀書,那我也不要讀了。」像是吵著

要玩具的小孩一般,月儒又轉身靠到牆上叉著手別過頭撒嬌,希望讓

母親同意。

 

「你們父子怎麼都一個樣啊,都只會想到別人。」陳甜雖然嘴上抱怨

,可她不只說服不了撒嬌的小兒子,自己還先心軟了。

 

很快的思考過後,為難的陳甜將脖子上的項鍊拉出來一邊看一邊說:

「不然…不然這樣,這條項鍊是你哥哥送我的啦,啊…再給媽媽戴一

個晚上。」

 

聽到母親的提議,月儒走上前看著她手中的項鍊,對於要拿走哥哥送

的東西有點遲疑:「這樣,哥哥會不會不高興?」

 

陳甜端詳著項鍊,有點捨不得大兒子的心意,但仍然安慰小兒子:「

就算不高興也沒辦法啊,這條項鍊掛在媽媽的身上,也只是這樣而已

,我再戴一晚就好了…。」

 

聽到母親這樣決定了,月儒有鬆了一口氣的感覺,但這種像是背叛了

哥哥文雄的方式,讓他心裡略過一絲不安…。

 

(待續…)


==

喜歡這個故事嗎?歡迎留言讓小殘知道您寶貴的意見喔,您的支持是

小殘持續創作的動力!^_^

==

小殘的創作與日常~義呆利、同人與原創小說、法國、戲劇,以及在書窩的二三事~

殘之居(粉絲團) https://www.facebook.com/nokoruchanfan/

 

, , , , ,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