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仙道的過去

 


三個人上了車,一直沈默著。彥一看著三井和關,心想:「沒想到今

天來湘北可是來對了,竟然遇到仙道的中學學弟。話說回來,三井君

也跟著陪他來,倒也出乎我意料之外,他們有這樣熟識嗎?要調查,

要調查……。」


『不過,說到仙道,似乎陵南也很少有人了解他呢……只知道他是教

練由東京的北澤學園挖角來的籃球新星,目前自己一個人住……,除

了打籃球之外,似乎沒有人了解他的私生活呢……,也許,問問他的

學弟可以多知道一些……。』


正當彥一考慮著要不要向關問仙道的事時,三井開口了:「喂,你在

想什麼?」


「嗯?」原本看著窗外的關回頭看著三井,問道:「學長你問我嗎?


「當然是問你啊,不然還有誰?」三井笑著答道。


「呃,我是在想見到仙道學長後,要和他談些事情……。」


「喔,對了!既然你是仙道的學弟,為何不轉到陵南,而想到來湘北

呢?」三井好奇的問道。


「這是因為……。」關遲疑了一下,說道:「我目前也不知該如何說

,也許等下見到仙道學長,可以說的明白點。」


「好吧,那我也不勉強問你了。我只是隨口問問,別介意啊。」三井

不以為意的拍拍關的肩膀說道。


「嗯,沒關係的。」關回答道,又將目光望向窗外,好像又在想事情

了。


彥一此時覺得三井君真是的,再多問兩句就可以問點東西出來了啊!

我是個外人,又不能亂問……。




 --------**---------------**---------------**--------




下了車,彥一帶著關和三井來到一排公寓前,指著其中一間,對他們

說:「仙道學長就住在這裏的三樓,我帶你們去,不然蠻難找的。」


來到了仙道家門前,彥一按了門鈴,不一會兒,仙道出來開門,一見

彥一,便問:「彥一啊,你怎麼來……?」話未說完,便看見站在彥

一身後的三井和關,仙道有點驚訝的問道:「怎麼連三井君也來了?

還有這位是……?」


不待三井和關回答,彥一便解釋著:「這位是你中學的學弟啊!他說

想來找你,我就帶他來了,三井君是陪他來的。」


「喔。」仙道明白了一點,便微笑著說道:「請進,請進,別站在門

口啊!」


大家進門後,仙道搔搔頭,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說道:「抱歉,事

先不知道有客人要來,我家很亂的。你們等一下,我來將椅子上的雜

物清一清……。」


仙道邊將椅上的東西收走,邊回頭問關:「很抱歉,彥一說你是我中

學學弟,但我有一點記不得了,請問你的名字是?」


「我是關,關勝平,以前是北澤學園籃球隊的。」


聽到這名字那一瞬間,仙道那自在的微笑中似乎閃過了一絲變化,三

井和彥一都看出來了,但是他們都沒說什麼。


椅子清乾淨了,大家坐下來,仙道說:「我記得你,關。在中學時,

和你同年級的學弟,沒有人籃球打的比你更好了。」


仙道停頓了一下,接著說道:「那麼,關,你今天來找我有什麼事呢

?」

       

「我……,我今天是來和你談以前的事。」關有點遲疑的說著,似乎

在考慮該不該在其他人面前全講出來。


彥一雖然有點愛調查的習慣,但也是一個識相之人,看到關的態度便

知道關在顧慮仙道要不要讓陵南的人知道他的過去,於是藉口不能太

晚回家,要先走了。


彥一走了之後,三井也對仙道和關說:「你們慢慢談,我……去附近

逛逛,待會兒再回來。」


於是,現在只剩仙道和關兩人了。


仙道對關說道:「勝平,有什麼話就直說吧,這裡已經沒有別人了。


關遲疑了一會,吸了一口氣,問道:「我……想問你兩年前離開東京

真正的原因。」


仙道停頓了一下,回答道:「一方面是因為陵南以極優厚的條件邀我

入學,另一方面是……,也許你應該了解……。」


「也許我了解,但是……我仍有不明白的地方,我以為……是里子姐

姐的死讓你離開東京的……。」


「………………」


見仙道沈默不語,關又繼續說道:「這兩年來,曾想來找你,但因為

家裡的因素,一直無法如願。今天,總算有機會和你談談,希望你能

告訴我。」


仙道沈默了一會,甚至低下頭,似乎在思考,很快的,又恢復原來那

種自在且正經的表情,說道:「別告訴我你兩年來都這麼想,完全不

對!我來陵南是早就決定好的事,不是因為里子的關係……。」


「那……,為何之前都沒聽姊姊提起過?」


「是我刻意隱暪的,我……怕她難過,因為我的家境不允許我唸東京

的私立名校,所以當陵南以極優厚的條件邀我入學,我便答應了。我

……本想之後再向里子解釋,但是……己經來不及了。」此時仙道的

神情有些落寞。


「而在葬禮過後,我甚至也沒有機會向你解釋,便到神奈川縣來了…

…。」

        

此時兩人都沈默不語,仙道和關的思緒回到了那一年的夏天……。




(待續…)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