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暮手中的便當悄然滑落。


「小暮…」三井在心中吶喊著。


木暮先是以無法置信的表情看著三井,接著便起身要收拾散落滿地的

…已經報銷掉的…午餐。


「怎…怎麼會…?」許久,木暮才吐出這句話。


「小暮,小暮你聽我說。這件事不是我的意思,是我的父親和彩子的

父親自作主張…,因為我們家和他們家……。」三井抓著木暮的肩膀

想要解釋這一切。


被三井粗魯的緊抓著肩膀,木暮的腦中一片空白,耳朵嗡嗡作響,根

本沒辦法將三井的話好好聽進去。


『三井要結婚了,三井要和彩子結婚?是啊,這一切都很容易明白不

是嗎?三井必須繼承家業,必須結婚生子,而那個人是和他門當戶對

的彩子…。』


「小暮,事情就是這樣,我會想辦法的,你要相信我。」


見木暮一直不說話,三井著急的搖著木暮的肩膀:「小暮你別不說話

……,這件事我不是有意要瞞你到現在的,我也是一直在想要怎麼告

訴你……。」


『我能說什麼?就算我喜歡三井又怎麼樣呢?畢竟,一直和三井在一

起生活只是個夢想罷了……。』


「小暮…。」


「三井,」木暮努力讓自己的聲音是平靜的:「我都知道了,彩子是

一個很好的女孩子,所以你們…你們……。」


「別再說了!」三井怒道:「為什麼?為什麼你和他們一樣覺得我一

定得和彩子結婚?很好的女孩子?這和我三井壽一點關係也沒有!」


木暮只能怔怔的看著發怒的三井,眼眶已經開始濕潤了。


「我只要你!小暮!」


「我現在就要你!」




(待續…)

全站熱搜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