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暮已經已經有一週沒到學校上課了。


然而,他並沒有回家。


那天,木暮在湖邊遇到了一個意想不到的人,於是沒有勇氣再見到三

井的他就這樣暫時借住在這個人的公寓裡面。


雖然那時什麼也沒帶匆匆離開學校,但住在這間公寓卻沒什麼不方便

或不適應的感覺。


公寓的主人一直給人一種粗獷的刻板印象,而公寓各項簡單卻細心的

布置卻讓木暮對這個人大大的改觀。


他並沒有問木暮為什麼在湖邊哭泣,也沒有問他為何不去學校上課,

但他卻讓木暮住下來。這麼一個只在高中時有過數面之緣的人,親

切的甚至讓木暮覺得頗為不安。


高三那時候,湘北籃球隊第一次有和高中籃球界的天王交手的機會,

一場硬仗下來,湘北終究是以些微差距輸給了海南隊。


雖然流川和櫻木的籃球天分頗高,但在他面前就有如小孩子對大人一

般,還是安西教練用了一招險棋才能稍微擋住他凌厲的攻勢。


「嗯,今天買的這種麵不合你的口味嗎?」他問道。


「對不起,我……想點事情。」自己是怎麼搞的?老想起高中時代的

事……,只是當初作夢也想不到,現在會和這個人在一個屋簷下吃著

買來的叉燒麵吧。


木暮一抬頭,發現眼前是霧茫茫的一片,連忙摘下眼鏡解釋:「大概

是剛剛睡迷糊了,忘了吃麵前先拿下眼鏡。」


自己是不是臉紅了?不然為什麼他對著我笑?


發現木暮困惑的看著自己,他稍稍收起笑容:「這麼說或許很失禮,

不過我有時覺得你真的……蠻可愛的。」


「可愛?」木暮覺得全身的血液似乎都衝到臉上了,第一個說自己可

愛而讓自己臉紅的人,應該是三井吧,兩個人有多久沒這種對話了?


然而現在眼前這個人卻也說自己可愛?我的臉一定紅的像蘋果。


「啊,你還是趕快吃麵吧,不然麵都快糊囉。」似乎是為了化解木暮

的尷尬,他很快的吃完剩下的幾口麵,離開飯桌到客廳去看電視。


木暮慢慢的吃完麵,收拾好桌面,不知道該做什麼的他也到客廳坐下


「有件事……想問問你。」他將電視音量調低。


「雖然我不知道你發生了什麼事情,不過這麼多天不去上課沒有關係

嗎?」


木暮低頭不語。的確,就算是熟朋友也不能一直打擾人家,何況他只

算是一個〝認識〞的人,不能一直沈溺在他的好意中……。


「我知道,這段時間打擾你了,我……」


「我不是這個意思。」他打斷木暮的話:「我並沒有說你住在這邊不

好,而是你有什麼不能解決的事情或許我能幫的上忙?」


『幫忙?』他能幫我什麼忙呢?三井和自己之間的情況已經是糟到…

…。


「我在學校的人面蠻廣的,也認識一些教授,像是借筆記或者請假這

類事情我能夠幫的上忙,如果你暫時還無法去上課的話……。」


「謝謝你,我想,再過兩天我就可以去上課了。」木暮這麼告訴他,

一方面也是希望能夠鼓勵自己早點面對現實,不再逃避三井。


然而,兩天後卻有個更為難堪的情況等著木暮……。




(待續……)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