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在很抱歉,這件事情還必須麻煩高津先生您……。」


坐在私人辦公室的高津醫生並沒有注視著對方,反而熟練的轉動著手

上的原子筆,打斷對方的發言:「周先生,請你搞清楚,我並沒有幫

忙高津家或三井家的意思喔。」


「這……。」即使是在三井家以辦事能力見長的周遇上了這個高津家

族的異數——高津紫暮,也不免覺得棘手。


三井的父親交代再難的任務周都有徹底實行並完成的意志力及行動力

,唯有這次讓少爺對所愛的人斷念死心的任務,讓周覺得疲累極了。


這不是用三井家的財力就能解決的事情,雖說世間大部分的人事物都

可以用錢來解決,但畢竟也有無法用金錢解決的事情,就是現在困擾

著少爺的那件事情——有人稱之為「愛」吧。雖然並不一定要用這個

單字,但要表達的意思是相近的……。


雖然成功的將木暮公延的主治醫生換成眼前這個男人,讓他變成暫時

無人深究其來歷及病情的狀態,但也不可能一直這樣下去,只要時間

一久,難免會有其他醫生或護士起疑心。


所以,也只能拜託高津配合小林龍之介製造讓少爺對木暮公延死心的

契機。


高津醫生是高津家族同輩中最有才華的,不需要靠高津家的勢力就順

順當當的由一流的學校一路念上來。


本來高津老先生也覺得這個孫子將來大有可為,準備好好的栽培他成

為M黨的新生代議員,結果高津醫生沒去考東大,反而跑去唸了一所

私立醫學院,雖然在社會大眾的眼中那也算是一流的學校,但高津紫

暮那種脫離高津家族常軌的行為簡直是把他的父祖兩代都氣的半死。


最後高津紫暮獲得了他想要過的日子,也不過問家族及M黨的事情。

但他見過彩子,也知道彩子父親的打算,只是沒想到現在周竟然會來

拜託他介入三井和木暮之間的事情。


其實,高津醫生到現在還沒有機會見到三井,而且以他的個性來說,

也沒有必要很乾脆的答應周所拜託的事情。


充其量,他只是對於周所提到的三井和木暮的事情感到有興趣,以及

那個叫小林的年輕人看著木暮時的眼神及態度,讓他覺得並非如周所

說,小林只不過是被金錢所驅使來阻礙三井和木暮兩人感情死灰復燃

的一個工具罷了。


這其中,一定有更多值得深究的原因及發掘秘密的樂趣存在的。


腦中略過這些想法後,高津醫生終於正視著周:「您可以先回去了,

就算我幫不上忙,至少也不會扯高津家的後腿,請您放心。」


聽完高津醫生這語意不明的逐客令,周也只好帶著略微不安的心情離

開辦公室……。




(待續....)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