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列車上……


赤木和牧一行人上了車,如預期般看到了陵南和翔陽的人,還未打招

呼,便有三男一女迎了過來。


帶頭的女孩子對赤木他們說道:「歡迎搭乘CLAMP學園的專車,

希望你們都能玩的愉快,我是宇尊寺繪里衣,有事情都可以問我。」


「嗯…謝謝。」向繪里衣道過謝後,一行人便找位置坐下來。


此時健多朗在一旁叨念著:「奇怪,為何我們得到這裡來啊,我們可

是維護CLAMP學園和平的,學園特警,杜……!!」


小威正要用手堵住小健的嘴,卻已經來不及,小健被繪里衣的鐵拳功

打飛到後面的車箱去了。


繪理衣背後燃起熊熊烈火,握拳說道:「我不是告訴過你們!我們是

『學園特警杜克萊恩』這件事,是秘密!是最高機密!『學園特警杜

克萊恩』隊則第41條!『隊員應極力避免引人注目的舉動!』」


不用說,神奈川縣一行人老早嚇壞了,連粗神經的流川都瞪大眼看著

他們耍寶,數奇屋橋拍拍繪里衣的肩膀,說道:「繪里衣,妳別罵健

多朗了,妳看,妳將客人嚇壞囉。」


「啊!真不好意思,壽……,多虧你提醒我。」繪里衣面帶紅暈的靠

在數奇屋橋身上,﹝註:壽是數奇屋橋的名字,但此時三井聽到可怕

的繪里衣忽然用撒嬌的聲音叫和自己同名的數奇屋橋壽,雞皮疙瘩掉

了一地。﹞兩人便甜甜蜜蜜的走了。


秋海洞威扶著被打的流鼻血的健多朗,心裡升起一陣疑惑:「長官心

裡在想什麼?為何要派我們來保護這一群高中生呢?」


繪里衣她們走後,詠心也對赤木他們說有事要先告辭了,便同樣往後

面車箱走去。此時大家面面相覷,三井先開口了:「你們大家,會不

會覺得這間學校怪怪的啊?」


「當然會!」大家異口同聲的回答。


清田看了看其他學校的成員,問道:「奇怪,陵南來的人怎麼少了,

翔陽也是耶。」


彥一回答道:「因為魚住學長要忙店裡的事,池上學長也要忙家業。


「家業?」大家都很好奇,魚住家開麵店,池上家是幹嘛的?


「你們不知道嗎?池上米和池上飯包連鎖店聽過沒?學長是池上企業

的小開啊!」﹝註:台灣真的有這牌子,我在街上常看到。^^;;﹞


「喔……了解!」


「那你們翔陽呢?」清田看著藤真問道。


「這……,你們就別問了吧,其他人也是有事不能來……(汗)。」

藤真心虛的回答,心想:「誰叫我們隊上除了我、花形,和長谷川,

其他人一點特色都沒有,難怪人家懶的讓他們出場,唉……。」


此時櫻木看看海南隊,反問清田:「野猴子,你們也只來三個人嘛,

還管別人?」


「你……,他們也都有事啦!你這紅毛猴,上次到愛知縣欠我的車錢

還沒還我耶,還有便當錢,趕快還來!」(註:阿牧帶清田去看愛知

之星時櫻木聞言也硬要跟去的那一次)


「會還的啦,野猴子,這次回去就還你啦!」櫻木嬉皮笑臉的回答道


「櫻木,你就別和清田同學吵架了,難得有機會大家一起旅行耶。」

彥一連忙做和事佬。


此時兩人看看彥一,忽然想到一件事,便異口同聲問道:「不是只邀

請明星球員?為何一堆先發球員沒來,你反而可以來?」


「有……有什麼不可以?別忘了,井上老師今年最新的彩稿,我也有

上榜耶。」彥一有點生氣的回答。(註:本文寫作的當年井上老師有

發表各校球員海報最新彩稿,台灣大然出版社亦有代理)


「彥一,別生氣了,我知道你是很有潛力的。」仙道微笑著說道。


彩子也拿出她的背包,對大家說道:「難得大家在一起旅行,我帶了

撲克牌來喔,大家可以一起玩牌。」


後來大家也在車箱裡找到一些似乎是為他們準備的遊戲組合,便一起

玩起來了。




列車,漸漸的往CLAMP學園前進……。




(待續…)

全站熱搜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