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搭乘電車前往委託人住處的途中,我稍微翻動公事包裡面的東西,

拿出了最近剛買的TOSHIBA迷你筆電,一邊檢查資料一邊看社長秘書

早乙女給我的文件以排遣這段不長又不短的時間。

 

我是任職於小暮偵探社的一個私家偵探三條祐介,23歲,目前沒有女

朋友,平常大多在便宜的單身宿舍待命,偶爾會到位於社區圖書館地

下室的事務所露個面。

 

其實在現今的日本社會,偵探並不是什麼特別值得一提的行業,只是

小暮偵探社的社長,專門接一些「非一般」的案子,而我剛好也因為

從小看的見一般人所謂的「妖怪」或「異類」,不得已之下學過一些

陰陽術,所以尚可應付一些警察或一般徵信社不受理的案子。

 

其實接下這個案子之前,我曾和小暮社長有過一番小小的爭論。因為

我大概看了一下委託書,覺得這應該是精神科醫生或社工人員的業務

範圍,但是社長堅持委託人的女兒並非一般社會上所認知的尼特族或

繭居族這麼簡單。雖然我覺得這個案子沒有我能效力的地方,但怎麼

說都是社長最大,所以我還是接下這個案子了。

 

附帶一提,所謂的尼特族(NEET)是:「Not currently engaged in

Employment, Education or Training」的縮寫,指的是不就業、不

上學也不參加就業輔導,終日無所事事的族群。在日本這種年輕人似

乎有越來越多的趨勢,造成社會問題和其家庭經濟上的負擔。

 

委託人夫婦住在東京近郊的獨棟別墅,當我一出車站後,稍微向四周

望了望,發現一個中年人在馬路對面的車子裡向我猛招手。

 

對方似乎沒有開車到我身邊的意思,所以我就很乾脆的走到車子旁邊

,這時我才注意到,這個貌似委託人的先生,額頭上貼著紗布。

 

我很識相的沒有多說什麼,只有自報姓名,和對方確認我是他們要找

的人,而對方是我的委託人後,我就上車了。

 

在雙方沈默了快十分鐘後,委託人高荻先生似乎為了化解尷尬,講了

一句:「沒想到三條先生你是這樣的年輕人。」

 

我想了一下這句話的背後含意,然後說:「令嬡年紀好像跟我差不多

,我想能和她好好談談,把事情順利解決是最好的。」

 

我在後視鏡看到委託人一邊點頭一邊苦笑道:「說……說的也是,我

和內人,真的一點都不明白女兒在想什麼。」

 

接下來我們沒有再多談些什麼,過不久委託人的家就到了。

 

我們才剛從車子裡出來,一個家庭主婦打扮的太太從門裡衝了出來,

原來是高荻太太。她露出緊張的神色對著丈夫說道:「老公,快進門

!別讓鄰居看到!!」

 

雖然我不覺得自己的工作或我本人有啥見不得人的,但委託人都這麼

說了,我很快的一邊說著「打擾了」一邊逕自走過高荻太太身邊進屋

子去。

 

在客廳裡,高荻夫婦輪流訴說著女兒久美子的異狀,包括委託書上沒

有寫清楚的部分,我也一一詢問。

 

高荻家管教甚嚴,可能是沒有兒子的關係吧,夫婦倆讓久美子從小就

接受英才教育,甚至在幼稚園時考進小學到大學一貫教育的菁英女校

:茜女子學園。

 

原本高荻夫婦的打算是,等久美子大學畢業後,就找人作媒將女兒許

配給大藏省的菁英官僚,如同原本是千金小姐的高荻太太嫁給高荻先

生一樣。

 

有一次委託人夫婦在談論這件事情時,被久美子聽見了,雖然當下久

美子沒有表示什麼意見,但是她從此再也沒去學校了……。

 

聽到這裡,我只有一個感想,那就是為啥所謂的菁英官僚或千金小姐

,偏偏要把自己的人生複製在子女的身上呢?

 

才剛念大學就發現畢業後要接受策略聯姻,現在的年輕人應該沒多少

人受的了吧?

 

不過光是這樣會讓久美子由品學兼優的學生變成尼特族嗎?我想還得

有更多線索才行,於是我說:「目前的情況我大致上明白了,不過為

了令嬡和你們好,是不是還有其他的事情可以告訴我呢?」

 

高荻夫婦對看了一眼,兩人在我面前以眼神和小動作推託一陣後,高

荻先生摸摸額頭上的紗布,說:「說來不怕你見笑,這額頭上的傷,

是久美子打傷的。」

 

雖然我也料過這一點,不過還是用肯定的表情鼓勵高荻先生繼續說下

去。

 

「原本我們以為久美子只是一時鬧脾氣不肯上學,想說家裡也不是養

不起她,休學一陣子也沒關係,卻沒想到,一拖就是三年!之前幫久

美子找的結婚對象,一聽到這樣,也都拒絕了相親。」

 

女兒都變成這樣了?還想著要把她嫁給菁英官僚?這是什麼父母?

 

我忍著想發作的衝動,讓高荻先生說下去。

 

後來我知道久美子並不會完全躲在房間,但是幾乎很少跟父母交談,

需要的東西都用紙條寫著放在門外或者餐桌上,如果父母都沒說啥就

把東西買好準備好,家裡倒是像有一個寄居者一般相安無事,但若是

父母多說幾句或者責備她繭居在家多年,是否該有點打算,則連身為

父親的高荻先生都會遭到痛打。

 

當然高荻先生不是不能還手,但看到原本乖巧的女兒露出那樣可怕的

表情,往往只能默默的挨打了事。

 

聽到這裡,雖然多瞭解一些事情,不過這都是久美子變成尼特族後的

行為,我比較想知道,是否有其他原因讓她繭居在家不出門上學。

 

當我正想再次強調,坦承以告更能幫助解決事情時,高荻太太小聲的

嘀咕:都怪老公買了電腦,讓久美子迷上了網路交友云云。

 

高荻先生雖然想要制止太太,不過被我聽到了重點,於是問他們知不

知道久美子在開始不上學之前,是否有交往中的網友,男的女的都可

以。

 

他們想了好一會兒,才說,很久以前,久美子曾經跟他們提過一個叫

什麼「雅人」的網友,但是他們在飯桌上並沒有仔細聽女兒說些什麼

,只要她好好用功,別亂交什麼不三不四的朋友。

 

我看再跟委託人夫婦耗下去也問不出什麼了,於是請高荻先生把書房

借給我,並請他們無論聽到什麼聲音都不可以打擾我或者久美子,不

然請他們先離開這棟屋子也好。

 

高荻夫婦承諾不會干擾我們,於是我在書房將筆電打開,接上網路,

開始嘗試跟久美子聯絡。

 

當然要在網路上遇到久美子,首先要知道她上的聊天室或網路帳號,

很不得已的,我放出式神潛入久美子的房間。

 

得知需要的情報後我先試著呼叫久美子,但她沒有理我,後來我進到

她所在的聊天室,她正和一個暱稱叫雅人的網友在聊天。

 

他們對於我的闖入感到憤怒,而在此同時,式神也被消滅了。

 

我嚇了一跳,雖然我放出的是低等式神,但卻沒想到會這樣的被消滅

掉,看來我想光利用網路來解決這個案子,畢竟還是太過天真。結果

社長是對的,這不光是一個尼特族的問題而已,而是久美子房間裡潛

伏著一個難纏的傢伙。

 

我將筆電蓋上,走出書房,或許臉色也不太好看吧,高荻夫婦用狐疑

的眼光望著我,我嘆了一口氣,以一般人容易明白的說詞告訴他們,

這是「非一般的案子」,也的確是小暮偵探社主要的業務範圍,所以

為了方便「施法」,請他們帶著貴重物品離開屋子一天,以免干擾到

法術。

 

原本以為這種說法,不一定能被菁英份子的高荻先生接受,不過他們

卻露出一副「明白了」的表情,甚至也沒有提到女兒如何如何,很快

的就收拾東西,把備份鑰匙交給我,開車離開別墅。

 

我到委託人家裡處理案子的心情或許從沒有這麼複雜過,但是該做的

事情還是得做,我將筆電打開,連上無線網路,嘗試敲久美子的門並

說明我是他父母請來和她談談的人。

 

久美子沒有回答我,於是我一手捧著筆電,跟她說,如果她不想當面

跟我聊,我用網路跟她聊,然後一邊在網路呼叫她。

 

一樣徒勞無功。

 

我實在不願意這樣做,但還是拿起備份鑰匙打開久美子的房門,不過

在我將房門打開的一瞬間,久美子拿著東西砸向我,被我用單手制止

了。

 

不過她抵抗的力量越來越大,於是我開始吟唱起咒文,等久美子動作

稍微停止後,我迅速的移動到房間的另一個角落。

 

我繼續吟唱著咒文,一邊看著久美子的動作,另一方面瞄向房間的電

腦螢幕。

 

不出我所料,電腦螢幕上顯示著「久美子」和「雅人」兩個帳號,正

以飛快的速度在對話,而久美子本人明明站在我面前,拿著掛鐘露出

一臉茫然的表情。

 

我很快的在筆電操作著,讓筆電用比我快好幾倍的速度唱出咒文,接

著用網路加上符咒強制和「久美子」及「雅人」對話。

 

雖然我以前不覺得電腦會有付喪神,但還是問了「雅人」關於它的來

歷。

 

「雅人」原本不太想理我,但是受限於我特別放的符咒,它掙扎了一

會兒後,發現掙脫不了,於是認命的說了它的來歷。

 


「雅人」原本是一個人工智慧的程式,但因為仍有一些缺陷,加上開

發「雅人」的小公司被大企業併吞,開發「雅人」的案子和程式最終

遭到捨棄的命運,但是開發它的其中一個工程師心有不甘,將它偷偷

的在網路上散佈,在網路上遊走的「雅人」不知道自己為啥變成了類

似付喪神的「東西」,然後它在網路上遇到了久美子。

 

它遇到久美子後,用「雅人」的暱稱和久美子聊天,發現兩個人非常

聊的來,「雅人」甚至在久美子的電腦裡住了下來。

 

那天,當從小到大都非常聽話的久美子無意中知道父母打算在她大學

畢業後就將她嫁給他們中意的菁英官僚,感到非常的難過,上網找她

的知己「雅人」訴苦,「雅人」心想,與其讓久美子委屈的接受父母

的安排,不如永遠在電腦裡跟它相知相惜,所以它用了它的「能力」

讓久美子不去上學也不出門,留在房間和它一起藉由電腦和網路在一

起。

 

不過我問了電腦裡的久美子,她寧願這樣一直和「雅人」在電腦世界

裡,而讓自己的肉體變成只是維持基本生命功能的軀殼嗎?

 

碰的一聲,我轉身一看,久美子將掛鐘丟在地上,眼淚流了下來。

 

我將久美子牽到床邊讓她坐下,然後我繼續跟電腦裡的「雅人」及「

久美子」談。

 

我告訴「雅人」,久美子的身體正在流淚,是不是表示她也想要回到

現實的世界呢?電腦裡的久美子沈默不語,但「雅人」說,如果真是

如此,它不會纏著久美子不放,但久美子在電腦裡跟它一起生活,比

在這個家裡要快樂的多。

 

深深的呼出一口氣後,我繼續在筆電鍵盤上飛快的敲著,雖然我知道

現在「雅人」受限於筆電吟唱的咒文以及我加上的符咒,願意老實的

和我對話,但如果沒有說服「雅人」的話,等於只是強迫它接受我的

意見,沒有真正的解決問題,而久美子的魂魄有一部份在電腦裡面,

如果硬把久美子帶出來,恐怕會傷害到久美子。

 

「你知道嗎?久美子是人類,她目前雖然可以仰賴父母的供給來維持

基本生活,但是這樣的日子不會久的,她這樣好好一個人卻不事生產

的行為,在社會的常識下是行不通的,早晚會變成三餐不繼的情形,

別說還要有住處及維持一台電腦和網路的開銷。當她流落街頭時,你

們要怎麼在一起?」雖然我提的對久美子來說也可能是好幾年後的狀

況,但天有不測風雲,誰知道久美子的父母還能養她照顧她多久?他

們對久美子的教育和安排再怎麼不合乎久美子的真正想法,至少也讓

她衣食無缺。

 

在等「雅人」回答的當中,我又問電腦裡的「久美子」,她難道從來

沒有想過離開電腦,到外面的世界做其他事情嗎?

 

「雅人」沒有對我之前的提問表示意見,但對「久美子」說,她可以

忠於自己的想法,因為它和「久美子」的父母不一樣!絕對不會強迫

「久美子」做任何事情!!

 

「久美子」說,她曾經很喜歡和「雅人」日日夜夜的在一起聊天聊心

事,但是這樣的日子她覺得已經無法再有什麼變化了,,她最近經常

開始想念以前的朋友,以前出門可以做的一些事情,還有許多她還沒

做過的事情……,但是她又不能丟下「雅人」,所以也苦惱過,接著

是一直向「雅人」不停的說對不起對不起……。

 

電腦裡沒辦法看出「雅人」的表情,不過這番話應該會讓它的情緒有

一些變化,所以我注意著情況,一手放在筆電鍵盤上。

 

過了快讓人窒息的幾分鐘,「雅人」說它明白了,它願意讓「久美子

」自由,不會強留「久美子」在電腦裡。

 

到這裡事情算是解決了一半,我還沒說些什麼,原本坐在床上的久美

子已經走到我身邊,然後坐到電腦前敲打著鍵盤。


我試探性的問道:「久美子小姐,你現在整個人有感覺什麼不舒服嗎

?」

 

久美子白了我一眼,一邊敲打著鍵盤一邊說道:「雅人又不是什麼妖

魔鬼怪,你這樣問很沒有禮貌。」

 

雖然被這樣說,但我還是不識相的在聊天室看著久美子和「雅人」的

對話,無非是「雅人」今後何去何從的問題,於是我插嘴建議,不妨

讓「雅人」先住到我帶的隨身硬碟裡,之後我再想辦法安頓它。

 

突然久美子的電腦喇叭傳出了笑聲,似乎是「雅人」的笑聲,久美子

露出驚訝的表情,彷彿第一次聽到「雅人」發出聲音。那聲音接著說

,它不打算搬到什麼地方去,被捨棄的東西原本就該有被捨棄的樣子

,只是因為它的程式被工程師散佈到網路上,才使得它多活了這幾年

,它很高興能和「久美子」相處這麼久,它想要結束自己,希望我幫

忙。

 

聽到「雅人」這麼說,久美子用雙手抓著我抬起的右手說:「不!你

別這麼做!!」

 

其實我也很為難,因為「雅人」不光是一個有缺陷的人工智慧程式,

而且已經變成像付喪神一樣的「東西」了,讓它一直留在久美子的電

腦或是網路,並沒有解決事情。

 

「雅人」繼續說,要我找到自殺程式所在的資料夾,執行那個程式就

可以讓它解脫了,它寧願消失也不要再因為造成別人的困擾而像這樣

被符咒禁錮著。

 

久美子放開我,在鍵盤上敲著,希望「雅人」改變主意,但是「雅人」

說它心意已決,希望久美子以後好好過自己想過的日子。

 

我從我的筆電連到久美子的電腦,找到了「雅人」的自殺程式所在的資

料夾,正在猶豫著是否按下執行時,有一股力量突破了符咒,讓我的手

指按了兩下,然後我們聽到了謝謝這句話。

 

我說:「雅人你……你自殺的心意這麼堅決嗎?」因為「雅人」本身無

法執行自殺程式,但類似付喪神的「雅人」卻突破禁錮利用我的手按下

程式。

 

久美子看到自己的電腦螢幕出現了許多的數據和程式在執行,露出茫然

的表情,彷彿靈魂有一部份要跟隨「雅人」而去一樣,這種情況是很危

險的,我趕緊將她帶離電腦旁邊,兩人一起坐在床上看著電腦上面飛躍

跳動的數據。

 

當電腦螢幕上出現「程式執行終了」的訊息時,我看了看久美子,她起

身撫摸著電腦螢幕,我們都知道,「雅人」已經不在了。

 

我關掉筆電,等久美子情緒平復後,聯絡她的父母回來照顧她,然後我

便叫車獨自離開了這棟別墅。

 

幾天後,小暮社長告訴我,後來久美子離家出走了,因為委託人高荻夫

婦認為是我去處理的關係,不打算付剩下的委託費,問我有什麼看法,

我說隨便他們,反正這次的處理我也不覺得我有很成功。

 

過了幾個月,我輾轉收到高荻久美子的來信,她說那天之後,她收拾了

一些必要物品離家出走,選擇在時薪高的觀光風景區過著打工的日子,

然後找了一間廟宇幫「雅人」辦了簡單的葬禮,而廟宇主持和尚也沒多

問什麼,甚至幫「雅人」舉行超渡儀式。

 

信件的最後,久美子強調,雖然她失去「雅人」這個重要的朋友,但她

一點也沒有怪我的意思,她和「雅人」牽絆的太久,總得有人來解開這

個結。又提到她打算存夠生活費和補習費之後重考大學,或許會選擇去

讀和「雅人」有關係的電腦工程科系吧,總之,她將準備好好作自己人

生的主人……。

 

(完)

因每個檔案寫作順序略有不同

檔案5-1請參閱: http://nokoruchan.pixnet.net/blog/post/25787029

==

喜歡這個故事嗎?歡迎留言讓小殘知道您寶貴的意見喔,您的支持是

小殘持續創作的動力!^_^

==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