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

1.不瞭解或不喜歡義呆利這一部國擬人喜劇動漫畫的人,請慎入

2.本故事是參考日丸屋秀和先生設定角色之衍生作品,和實際國家、

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3.本故事是在Secret(秘密)這一篇之後,發生在俄羅斯和法國之間的

一些事情。其他國家戲份尚不明朗。

4.由於還不知道俄羅斯會做出些什麼事情來,萬一之後有不益於教育

的內容,可能會視情況選擇張貼的地方、特別標示或其他措施

5.為了避免閱讀困難,貼在我家的部分並沒有避檢索,如果你是Google

國名看到這篇的(雖然不太可能),請務必跟我說,到時只好加上避

檢索符號,謝謝

 

 

法國被俄羅斯強行帶走時,身上只穿著襯衫等單薄的衣物,然而隨著

列車往北方行進,法國因為無法忍受越來越低的氣溫而冷醒了。

 

感覺身邊已經沒有了俄羅斯的氣息,法國睜開雙眼,俄羅斯正坐在對

面的臥舖面無表情的看著他,而他身上蓋著兩人份的毯子。

 

「失算了。」俄羅斯說了這麼一句,然後起身靠近法國拉起他的手,

法國一臉驚恐,不知道俄羅斯想做什麼。

 

「只顧著把你帶走卻沒準備禦寒的衣物,讓你的手變冷了,對不起。

」俄羅斯說完放開法國的手,讓法國覺得一頭霧水。

 

剛剛這算是在道歉嗎?

 

俄羅斯脫下大衣,把衣服遞給法國:「穿上吧,不然以你現在的身體

狀況,還沒到家就凍病了。」

 

大衣上還殘留著俄羅斯的體溫,雖然也可以選擇不接受,讓自己就在

前往北國的途中凍病甚至活活凍死,但俄羅斯之前的威脅言猶在耳,

法國決定接受他的好意:「謝謝。」

 

法國默默的穿上對他來說有點厚重的大衣,果然暖和多了。

 

「你自己的大衣一定比我的好看很多吧,以後再想辦法去拿來好了,

你先委屈一點穿我的。」俄羅斯一臉認真的對法國這麼說,跟之前威

脅他時的樣子比起來簡直是判若兩人。

 

「啊,你的大衣很暖和,大衣還不都差不多嗎,沒有什麼特別好看不

好看。」跟俄羅斯認識這麼久,法國知道俄羅斯有時會自卑被說成鄉

下人之類的,覺得自己的衣服土氣不好看,所以會說出剛剛這樣的話

,但法國說大衣暖和也是他的真心話。

 

俄羅斯笑了,跟孩子一般的笑容。

 

但俄羅斯在公開場合幾乎都是以笑臉示人,加上俄羅斯一開始對法國

做的那些事情,讓法國沒辦法分辨出這時的笑容是否如他所想的一般

真實。

 

這時,這幾天只有飲酒沒有好好進食的法國,肚子發出了飢餓的聲響

 

法國一臉不好意思,正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時,俄羅斯坐到他身邊,

拿起法國身後的毯子蓋住兩人保暖,然後說:「你一定沒好好吃飯吧

?等晚一點餐車開放後,我們去吃點東西。」

 

俄羅斯說完之後摟住法國的肩膀,讓他靠近自己身邊,但法國緊張的

全身僵硬,因為他不知道俄羅斯會不會又突然對他做些什麼。

 

意識到法國的反應,俄羅斯用落寞的表情看著法國:「連你也這麼怕

我嗎?」

 

怎麼可能不害怕?俄羅斯如呼吸一般自然的說出那些威脅語句,強硬

到可以不惜毀滅一切的態度,讓法國感覺自己如同被折掉雙翼的鳥兒

一般必須任他擺佈,要說不害怕才是奇怪。

 

「可是你已經比其他人好太多了,至少你沒有用討厭的眼神看我。」

俄羅斯這麼說的時候,一行清淚從他左臉頰滑落,他趕緊用右手擦掉

右眼即將流出的淚水,這是法國第一次看到俄羅斯落淚。

 

雖然不知道其他國家是怎麼想,不過法國的確從未討厭過俄羅斯。在

今天之前他一直認為自己有把俄羅斯當朋友,但現在他卻發現,其實

他一點都不瞭解俄羅斯,甚至他到現在還不明白為什麼俄羅斯會不擇

手段的想要把他佔為己有……。

 

(未完待續……)

==

喜歡這個故事嗎?歡迎留言讓小殘知道您寶貴的意見喔,您的支持是

小殘持續創作的動力!^_^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