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1/17

【聯合報╱記者曹馥年/嘉義市報導】

為保障隱私,器官捐贈者、受贈者無法相見,「Reborn未完,待續」

團隊成員黃怡瑄,卻見證一段器捐者家屬與受贈者的命運相見歡。她

說,當時全班感動得起雞皮疙瘩,也促使她投入器捐推廣行列。


黃怡瑄說,高三那年班上轉來一位何姓男同學。他比班上同學大兩歲

,身材高瘦,左胸還有道明顯疤痕。


大家一問之下,才知道他國中時心臟疾病發作,動過兩次心臟瓣膜大

手術,換過豬瓣膜、金屬瓣膜,病情仍不見起色。最後陷入昏迷,靠

葉克膜維繫生命。


生命瀕危之際,他等到一顆器捐心臟救了一命,也終於能回到學校上

課。他常寫下近況與感謝信,透過醫院轉交向捐贈者家屬,兩家人因

一顆心彼此「牽掛」,但礙於規定,始終不知對方姓名。


何同學的經歷,聽在班上一名林姓男學生耳中格外熟悉。他弟弟國中

時車禍過世,捐出器官。弟弟心臟的受贈者常寫信分享日常點滴,生

活背景聽起來與班上這名轉學生幾乎一模一樣!他把對方的手寫信拿

到學校,何同學一看,驚呼「這是我寫的,我就是你弟弟心臟的受贈

者」。


「全班當時感動得起雞皮疙瘩!」黃怡瑄說,這個巧遇似乎是「弟弟

」安排好的,林、何兩家人都很欣喜,林家也把何同學當兒子看待。


兩名同學雖考上不同大學,但仍時常連絡,他們都很珍惜這段弟弟牽

起的「再生緣」。


原文網址: http://mag.udn.com/mag/edu/storypage.jsp?f_ART_ID=486113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