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殘按:看了公視三集的《燦爛時光》,其實對於文雄這個角色和

劇情有很多感觸(和腦補),想著想著還會掉眼淚,故決定花一些

時間寫個關於文雄在劇情裡可能沒有表現出來的故事。不過目前只

有前三集的資訊,可能跟原作後續的劇情不一定有相同發展,這點

還請見諒。



P.S.「某個夢境的盡頭」是借用東立出版的《陰陽師繪捲》中某篇

關於宿命的故事的題名。



================ 題外話結束的分隔線 ================




沒有人知道文雄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情。



歡迎會的那天,月儒與失望又擔憂的父母拖著沈重的腳步回到家裡,

當發現躺在沙發上安然無恙的哥哥時,他是又驚又喜。



可是,當文雄睜開雙眼,用不屑的態度回應父母關於歡迎會的質問時

,那個人似乎不太像月儒從小到大認識的哥哥。



月儒看過似曾相識的眼神,可一時半刻卻回想不起來。



他也不明白回到家的哥哥為什麼總是特地穿著日本和服,在那些說的

好聽是希望父親協助祖國接收台灣,但每次來訪時態度卻越來越差的

長官面前晃來晃去。



那天,正當月儒與校刊的伙伴們正在社辦討論時,突然來訪的文雄對

美琴的奇怪反應和邀約讓他嚇了一跳。



美琴遲疑著沒有答應,萬一哥哥誤會是默許了約會就不好。心思細膩

的月儒追上去告訴哥哥,明強和美琴已經是男女朋友,這樣不太好,

但以前很溫柔的哥哥文雄現在卻用不屑的態度回應他。



「男女朋友?笑死人了。」



文雄丟下這句話後,頭也不回的大步離去,留下面面相覷的月儒他們





心思單純的明強和美琴沒有想太多,聰明直率的文淑對男女感情之事

還不太敏感,但是哥哥這性情大變的模樣,卻在月儒心裡留下了一絲

不安…。



※※※※※※※※※※※※



對於在南洋的遭遇,文雄是一個字都說不出口,只能對父母與弟弟的

關心詢問保持沈默。



那幾年地獄般生不如死的生活,說給家人聽,他們也不會明白。



就算明白了一些,也只是換來多餘的同情而已。



他李文雄在被拉去南洋前,可是人人誇讚的高材生,怎樣也不能淪落

到讓別人同情的地步!



當初讓日本人軍官不斷打罵和折磨,他都拼命挺了過來,現在戰爭都

結束了,他一定會沒事的。



才怪!



那天,長官命令幾個士兵拖行到隱密處的屍體,是文雄在南洋唯一能

夠聊上幾句話的台灣軍伕朋友。



他隱約知道那些日本人打算作什麼,站的遠遠的,但是長官不願意放

過他。



他們強迫文雄吞下死去同袍的肉,因為早就沒有糧食了,而少數還能

自由活動的士兵是這個小隊僅存的戰力。



不管文雄再怎麼抵抗,還是被硬塞了一隻斷手到懷裡。



「吃!我命令你給我吃下去,不然下一個吃的就是你!」



斷手上隱隱約約可以看到「真琴」這個女性名字,文雄知道那是手臂

的主人在極度思念日本女友的心情下,自己用刀子刻上去的。



「真琴,你一定要等我,我一定要活著回去娶你…。」



每次戰況激烈時,這位朋友經常盯著刺青唸唸有詞。



這也是文雄聽到他倒下前的最後一句遺言。



早就眼淚不聽使喚的文雄,終於還是在長官逼迫下狠下心啃食了朋友

的血肉。



「你們這些傢伙都給我聽好,一旦吃了人肉,就是墮入妖魔道了,做

不了人了!所以之後只要遇到敵人都要給我拼死的殺、殺、殺、殺盡

一切!說不定還可以在地獄裡地位高一點!哈哈哈哈哈哈哈!」



受過高等教育的文雄覺得長官是輸怕了、輸瘋了才編造出這種話來吧?





但是被逼吃人肉的震撼實在太大,長官那詛咒般的話語在他心裡刻下了

很深很深的傷痕。



他李文雄是天子驕子,是父母疼愛的好孩子,弟弟敬重的好哥哥,絕對

絕對不是妖魔!



但自從回到台灣,家人都用疑惑和小心翼翼的態度應對他,實在讓文雄

無法忍受,他一定要證明他是一個正常人!於是這天,他騎上腳踏車,

往弟弟月儒就讀的學校而去…。



(待續…)



★燦爛時光 12/28起每週一到三晚上9:00在公共電視播出(1/4暫停一次)


==

喜歡這個故事嗎?歡迎留言讓小殘知道您寶貴的意見喔,您的支持是

小殘持續創作的動力!^_^

, , ,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