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殘:因為我的臉書帳號疑似被惡意檢舉,導致目前完全無法使用

任何功能(帳號消失,粉絲團雖還在但是無法更新),本系列暫時

只能更新在臉書和粉絲團以外的地方(後續消息會在部落格公告

,感恩~

 

如果你還沒看過《燦爛時光》,請參考:

公視《燦爛時光》同人小說—某個夢境的盡頭 人物設定集
http://nokoruchan.pixnet.net/blog/post/33932359

 

 

================ 題外話結束的分隔線 ================

 

自從到明強家討債的事曝光,被父親當著弟弟月儒的面責備打罵後,

文雄待在家裡的時間又更少了。

 

阿煌和其他混混大都是無家可歸的同類人,但是明明有一個家的雄哥

卻寧願跟他們混,而且越來越有大哥的架勢,讓他開心比以前能賺到

更多錢之餘,存在心底已久的疑問也漸漸浮現。

 

這天,當文雄正點數著不知從哪裡弄來的私貨時,阿煌終於忍不住問

了:「雄哥,啊你真的都不回家喔?都快一個月了吧?」

 

聽到阿煌突然這麼一問,文雄停下手,輕輕咬了嘴唇,但是動作微小

到對方沒有注意到。然後他看向桌子旁邊,接著微微抬頭用非常可怕

的眼神斜瞪了阿煌一眼。

 

阿煌心裡一驚,他從小就沒父沒母,在街頭討生活,但是跟人大小聲

的兇狠他是會,要像雄哥這樣瞪一眼就讓人怕了,還真他媽的打死他

都學不來!

 

而且阿煌以前有聽過一個流言,有人說李律師其實比較寵愛小兒子,

對身為長子的文雄很嚴格。

 

以李家的財力和地位,其實在日本人因戰爭擴大而開始從台灣徵兵時

,就偷偷把文雄送到外國唸書的話,並不是完全做不到。

 

但是李律師卻以不願意對那些先前被拉伕的鄉親不公平,堅持把文雄

留在家裡。

 

終於,那個決定文雄往後命運的日子到來了。

 

日本的戰況已經吃緊到,連大學生都得拉上戰場。

 

對被迫放棄學業的文雄而言,父親所謂的正義和公平,不過是對所有

敬重他的鄉親父老用的,至於對他,父親從來都不公平。

 

當初他想要念日本文學,父親可是說什麼都不答應,但是對剛上初中

的弟弟,卻是特地託人從日本帶回昂貴的詩集,還曾四處炫耀他有個

會寫詩的天才詩人小兒子。

 

弟弟月儒繼承了父親的性格,什麼事情都先替外人想,文雄曾想過,

這樣個性溫柔的弟弟,早晚會吃虧。

 

因為母親努力持家和制衡,如此作法的父親才能成為仕紳領袖之餘,

不需要分心操煩家裡的大小事,也才不至於無上限的頻頻把錢全拿去

幫人。

 

他們根本沒有人明白,那個人吃人的地獄是怎麼樣的。

 

一場戰爭打到最後,已經不知道是為什麼而打,他每天只能啃食任何

看來可以稍微果複的雜草樹皮,然後,開始被迫啃食倒下的同袍屍體

,全身發抖的委身在滿是毒蟲螞蟻的角落拼命忍耐。

 

雖然阿煌認為文雄是在瞪他,不過事實上文雄是想起那天被父親當著

弟弟面前打罵一番後,還說他是個丟臉的哥哥!在部下面前,文雄得

拼命壓下被挑起的痛苦情緒,忍住咬唇的動作,然後才會不自覺的往

阿煌看了一眼。

 

見阿煌沒有再說話,文雄指了指門外:「今天我就不陪你們去顧香菸

攤子了,你們自己要罩子放亮一點!」

 

等對方離開後,文雄從布包裡拿出了一條古董項鍊,上面的佛像是用

上好的玉石雕刻而成,那溫暖的微笑讓他想起了母親。

 

「或許他說的,也有點道理…。」文雄喃喃自語,起身將寶物藏在連

阿煌也不知道的秘密保險箱後,信步走出大門…。


(待續…)


==

喜歡這個故事嗎?歡迎留言讓小殘知道您寶貴的意見喔,您的支持是

小殘持續創作的動力!^_^

 

 

, , ,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