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殘:最近一口氣寫了老韓的小說和相關文章五萬字,計算

後自己都嚇了一跳。很難說清楚怎會用盡心力去寫這個系列

,現在只覺得累壞了(車禍受重傷後,很久沒這樣短時間去

寫這麼多,導致沒體力和心力做其他事情)。現在想停一下

回去寫燦爛時光的文雄以及本來寫的義呆利同人小說等等。

 

非常感謝各位讀者大人喜歡小說版的九大隊長老韓,其實他

的一部分想法也代表著我的想法,及我對劇中角色的看法。

如果還有機會連載,就是寫國共內戰篇的老韓了,會需要查

很多資料,也是我想先休息的原因之一。最後,把寫這幾回

時一直在聽的老韓主題曲「楚河漢界」寫下和上傳,也推薦

給大家。

 

譚詠麟

楚河漢界(粵)

    作詞:鄧偉雄
    作曲:顧嘉輝
    編曲:顧嘉輝

    萬山不會阻去向   人世滿巨浪
    自知心裡是豪情 誰怕滄桑

★雄心今朝多壯志 要推去前浪
    何必多想想過往 我祗向前望

    逆境險阻不計較 冰雪路能踏過
    流了血 都帶笑 不必回望

    莫使春風空過去 不怕入情網
    能去愛 敢去愛 哪用徬徨

    重複★

    AH...AH...傾倒四方
    AH...AH...名動四方

 

如果你還沒看過九大隊長設定集或《一把青》,請參考:

公視《一把青》之九大隊長飛行日記 人物設定集
http://nokoruchan.pixnet.net/blog/post/34033752

 

================ 題外話結束的分隔線 ================

 

不管多努力,我終究還是爭不贏偉成。

 

當處長把我找去,說之前的山上大火,郭軫飛回去救的百姓中有一位

美國記者找到司令部去,還要把郭軫在抗戰時親手幫隊友解脫的故事

以及中國空軍救了百姓的事情登上美國雜誌,這樣美國人將賣給我們

更多飛機時,我突然明白了。

 

副參謀長決定好好獎勵給咱們空軍大大露臉的郭軫,還要讓他所屬的

十一大隊換裝新飛機。

 

可能我的表情看起來很傻眼吧,處長竟然小心翼翼的說:「別太失望

,等下一次換裝新飛機時,我保證一定把九大隊排第一順位。」

 

思考了兩秒,我只能行禮表示:「處長,我瞭解了。」

 

不然我還能說什麼?

 

處長看了我的反應,或許還是覺得我在介意,便走過來拍拍我肩膀:

「我就知道小韓你是個明理的人,跟那個總給我找麻煩的偉成不一樣

。你帶領的九大隊很優秀的,用舊飛機一樣可以所向無敵,呵呵。」

 

我是軍人,不是空軍太太,對於處長的客套話和乾笑只能勉強自己用

微笑回應,不可能如芊儀小周她們一般反駁回去。

 

回到辦公室後,面對的是不滿的分隊長和隊員們。

 

真是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我才剛從處長哪兒回來呢,事情竟然

已經傳遍了九大隊嗎?

 

面對一群鼓譟的飛行員,我只能喝叱:「現在九大隊是沒家法了嗎?

誰准你們擠進我辦公室吵鬧的?!」

 

他們難得看到我大動肝火,馬上安靜下來,面面相覷。

 

「我大概知道你們想要說什麼,派一個代表來留下來就好,其他人都

給我出去!」我並不想因為失去新飛機的事情對他們發脾氣,只能先

冷靜下來,之後再找機會好好說明。

 

一分隊長看著隊友們走出辦公室大門,然後,又走出大門去把人趕遠

一點。

 

等他回到我辦公桌前時,只說了這麼一句話:「隊長,難道我們真的

就這樣失去新飛機了嗎?」

 

我把處長稍早對我說的,解釋一遍給他聽。

 

他的表情頗不以為然,但卻是這麼說了:「隊長,我明白了,等會兒

也會去跟其他隊員解釋。這件事不是隊長的責任,飛行比賽我們也都

很努力了,事情會變成這樣,只能說郭軫他們的運氣實在太好。」

 

聽到一分隊長還幫忙找理由,我只能苦笑:「是啊,原本是闖大禍,

一轉眼變成了大功勞。」

 

以打仗來說,軍人的運氣非常重要,而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看來

我的實力的確不如偉成。

 

難怪小周每次看到我就用「手下敗將九大隊長」打招呼。

 

但是我沒想到原本要去美國受訓的偉成,竟然搞到最後變成要去洛陽

分校當什麼學生大隊長。

 

那是個沒人想要接的少校缺,之前就聽說一直找不到人。

 

飛行員的天職就是在天上自由自在的飛,跑去航校分校管學生?也太

窩囊。

 

原來之前懷疑偉成一直在我面前逞強,並非是我多心了。

 

最近開始去司令部當副參謀專員的偉成拜託處長給小邵接大隊長缺,

得知處長答應後,小周還跟我炫耀了一下。

 

後來偉成回機場試飛新飛機,事情有了意想不到的變化。

 

覺得事情不太對勁的我,約了偉成私下見面。

 

「老韓,對不起,因為郭軫那件事的關係,新飛機變成我們十一大隊

的了。」才幾天沒見面,偉成身上那股傲氣竟減弱許多,看來司令部

還真不是給飛行員待的地方。

 

「幹嘛一見面就這麼客氣,不像是你。」我笑著試探他。

 

「最近隊上發生太多事情,一直沒機會跟你好好聊聊和解釋,我不是

在客氣。」

 

「新飛機的事情就別說了,事已成定局,我也沒有抱怨的意思。倒是

你,到底為什麼突然放棄去美國受訓?」

 

「就累了,不想飛了。」

 

「去美國受訓回來就坐參謀桌了,一樣不用飛不是?」

 

「……。」

 

「偉成,你如果不想告訴我放棄去美國的原因,我也不勉強你。但是

,洛陽分校的學生大隊長?!你就這麼不愛惜空軍大隊長的名聲嗎?

不去受訓也不回大隊,寧願要去接這麼窩囊的少校缺?!」

 

偉成沈默了一會兒,然後說:「我…看到空軍的那一秒了。」

 

「什麼?!」

 

「而且不只一次在飛上去時聽到老靳的聲音在我耳邊慘叫,當時我

下的命令讓他變成這樣的。」他說這句話時,開始皺起眉頭,目光

放空,彷彿敘述著眼前一個可怕的惡夢。

 

對飛行員來說,雖然不像陸軍那樣一大群人在地上打成一團,馬上

見血,是一對一的空中對決。但是隊友如何被日本鬼子飛機攻擊,

以及臨死前的慘叫聲,飛行員是能聽的一清二楚的。

 

「好了,你不用再說下去了!」空軍的那一秒,是面臨死亡的時候

才會看到的,而殉職隊友的慘叫聲和墜機前最後的那一幕,是每個

大隊長必須背負的業障。如果克服不了這些事情,那麼有一天可能

會再也無法飛行。

 

我深吸一口氣,緩緩的說:「好好照顧身體,好好陪著芊儀。」

 

「謝謝。」又是那個我猜不透的表情。

 

世上最難測的,莫過於人心。就算從老航校時代和偉成認識至今,

原本以為我瞭解他很多的,在開始打仗之後,我漸漸發現,不管是

他身上揣著殉職隊友名字的字條,還是他看到的那一秒,或者搶走

我想要幫隊友爭取的資源,我都已經是看不透他的內心了…。

 

這次談話後不久,偉成人事命令生效,以為他很快就會動身去洛陽

,結果突然有新的演習任務,把他給叫回機場。原來擁有新飛機的

十一大隊要負責護航來南京視察的高級長官,用飛行員戴在脖子上

銅牌抽籤,抽中了郭軫。

 

不過,才剛因為無視戰備命令而被罰拖飛機的郭軫又捅出大婁子了

。被抽中任務的他竟然抗命,衝出去擅自飛行還衝撞長官座機!

 

雖然抓郭軫去坐牢,記剛接大隊長的小邵大過,似乎就能解決這事

。但比起郭軫坐牢更讓我驚訝的是,在這之後偉成不但沒有帶芊儀

去洛陽,反而跟在郭軫之後也進了牢裡!

 

(待續…)

 

==

喜歡這個故事嗎?歡迎留言讓小殘知道您寶貴的意見喔,您的支持是

小殘持續創作的動力!^_^

==

小殘的創作與日常~義呆利、同人與原創小說、法國、戲劇,以及在書窩的二三事~

殘之居(粉絲團) https://www.facebook.com/nokoruchanfan/

 

, , , , ,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