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三條先生…?」我被青井明日香的聲音喚回現實。



或許是我剛才逼迫對方答應條件時故意做出的兇狠表情讓她嚇了一跳

,她沈默了數秒後,才用悲哀的神情看著被犬神壓在地上狼狽不堪的

『脅阪大人』緩緩的說道:「這些年來我一直沒機會能說明白,其實

瞬那孩子並非我和菅原先生的前世—西藤新之助大人在有男女關係的

情況下所生。」



「什麼?!」我很驚訝,而『脅阪大人』的驚訝程度不下於我,至於

剛被解除前世附身狀態的菅原大介則是一臉茫然。



「我們在逃亡的途中,被追捕新之助大人的官差圍捕,其中一個武士

毫不留情的砍殺了新之助大人……,這也是菅原先生身上那奇特傷痕

的由來……。」



「別聽那破戒巫女胡扯!」『脅阪大人』這麼喊的同時身體漸漸縮小

,我讓犬神張口以利牙壓制住他,冷冷的警告他:「你再有什麼小動

作,我就讓牠把你咬碎吞進肚子裡!」



「新之助大人的鮮血如櫻花花瓣一般飛濺在我雪白的衣服上,原本以

為對方也會殺死我,但是那個武士卻是甩掉刀上的血後,拿走新之助

大人配戴的短刀作為證據,並冷冷的拋下一句話:『你這樣的女人是

無法在塵世中生存的,回到你該回去的地方吧!』」



「所以你回到了原來修行的山裡?」我問道。



「是的,不過我後來發現因為我的離去造成山神大怒,婆婆和山裡的

居民都賠上了性命,原本打算以死贖罪的我,吞下了沾染新之助大人

鮮血的念珠,服下了婆婆之前密藏的毒藥,但我卻沒有如願死去。」



「我想你服下的並非毒藥,而是煉製尚不完全的某種密藥對吧?」我

能感覺到眼前這個堅毅而美麗的女人第一次流露出她被迫在數百年的

時間不斷漂流的深沈悲哀。



青井明日香垂下眼睛:「當我發現自己變成了不會像一般人慢慢老去

的非人非鬼之後,無法在同一個地方長時間停留。後來實在無法繼續

忍受顛沛流離和孤獨生活的我,對新之助大人做了一件很殘忍的事情

。」




「夠了!你可以不用再說下去了。」稍微能夠猜到她作了什麼事情的

我出聲制止她,但她並沒有停下來:「不,我必須要說!新之助大人

的轉世,也就是現在的菅原先生仍然無法安寧的過日子,都是我一個

人的罪過!我有義務讓菅原先生知道,並解除這生生世世的詛咒!」



就在我和青井明日香兩人正僵持不下時,一旁的菅原大介搖搖晃晃的

走近我們,然後臉色蒼白的對青井說:「你的意思是,我原本應該一

路順遂的人生會變的這麼悲慘,都是你這個女人害的?!」



在此同時,他手上那亮晃晃的刀子刺向了他口中的「這個女人」!



(未完待續……)


==

喜歡這個故事嗎?歡迎留言讓小殘知道您寶貴的意見喔,您的支持是

小殘持續創作的動力!^_^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