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

1.不瞭解或不喜歡義呆利這一部國擬人喜劇動漫畫的人,請慎入

2.本故事是參考日丸屋秀和先生設定角色之衍生作品,和實際國家、

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3.本故事主要是曾發生在法國哥哥和台灣之間的一些事情,大致上遵

  照歷史,可能有部分屬創作的虛構內容。另有其他相關國家出演。

4.這是慶祝灣娘民國100年的突發之作,連載回數目前無法確定。

5.為了避免閱讀困難,貼在我家的部分並沒有避檢索(目前避檢索早

已沒有實際作用,只是徒增讀者閱讀上的困擾










僅僅是雙唇的輕輕接觸,由法國那邊流洩過來的無數沈重歷史和悲傷

記憶幾乎要將台灣壓垮,眼淚不聽控制的潺潺流出。驚覺台灣表情不

太對勁的法國趕緊扶起悲痛的幾乎要昏厥過去的台灣,低聲在她耳邊

道歉:「對不起,現在的我不能給你答案,但是在你一百年的生日前

我將會……。」



台灣眨了眨眼,像是得到她要的答案般,止住了眼淚,隨即在法國的

懷裡癱軟無力的低下頭,法國不顧其他國家的竊竊私語和異樣眼光,

雙手抱著台灣往會場大門口慢慢走過去。



這時一個氣急敗壞的白髮老先生帶著隨從在大門口想要衝進來,突然

和法國四目交接,又看到台灣雙眼緊閉躺在法國懷裡,第一句話就是

興師問罪:「你對台灣小姐做了些什麼?!如果她受到任何傷害,我

一定不會放過你!」



法國走近門口,隔著警衛對白髮老先生無奈的苦笑:「我記得你,也

知道你很討厭我,認為我是一個投機份子。」



「我沒有做什麼會傷害她的事情,只是讓她安靜下來以免在國際場合

的失態讓她以後處境更困難。關於『那件事情』我只能說,請給我多

一點時間處理,就算道義上無法補償,金錢上我也會負起一定的責任

。」



說完之後法國斥退警衛,將懷中的台灣交給了白髮老先生和他的隨從

攙扶,然後淡淡的說:「比起擔心我對台灣做了些什麼,不如擔心你

自己,人類的壽命是有限的,你能夠再跟著她幾年?在這之前不找些

跟你一樣忠心的人好好保護她,下次就不是這樣想闖進會場罵我幾句

還能沒事的。」



白髮老先生咬了咬牙,非常不情願的回答:「多謝您的忠告,法蘭西

閣下。」然後吩咐隨從小心的將他最重要的「台灣小姐」帶回去。



「真是一個頑固的老先生呢。」法國輕輕的對自己說,由對方特地用

拿破崙戰爭那時一般人對他的稱呼,就能明白那老先生就算道謝還是

想諷刺他。



「怎麼樣,想當好人反而碰一鼻子灰嗎?」正要轉身的法國聽到另一

個諷刺他的專家冰冷的語氣,不用想也知道是誰,轉過身後發現站在

他面前的正是端著兩杯香檳的英國。



「不關你的事情,這是我和她之間的事。」法國接過香檳,仰頭一飲

而盡。



「哼,由你喝酒的蠢樣子就知道你根本在意的要命!」英國啜飲了一

小口香檳後接著說道:「以優雅文化自傲了幾千年的國家會這樣喝酒

,就是心理有鬼!」



法國反常的拋下酒杯,隨即揪起英國的領口:「你再多說一句試試看

!」



「不說就不說!只希望你知道自己現在是在玩火!」英國生氣的甩開

法國的手,整理整理領子後丟下這句話,然後便往美國他們在的方向

大步走過去。



另一方面,由年輕的隨從開車,稍早大膽的斥責法國的白髮老先生望

向躺在後座,他這輩子一直努力保護的「台灣」安靜沈睡的模樣,正

思考著對方那不知道是好意還是另有圖謀的勸告,突然心口一陣揪緊

,豆大的汗珠不斷由額頭落下……。



(未完待續……)

==

喜歡這個故事嗎?歡迎留言讓小殘知道您寶貴的意見喔,您的支持是

小殘持續創作的動力!^_^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殘 的頭像
小殘

【殘之居】小殘的創作與日常~義呆利、同人與原創小說、香港電影與娛樂情報~(APH故事超過60萬字,法蘭西斯中心小說字數超過50萬字!)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