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是燦爛時光第一代的結束,半夜到今天,我把文雄所有相關戲份

複習了一遍,然後,無比的失落感湧上心頭。



當然很多喜愛文雄的觀眾對於這個角色的犧牲相當不捨,我個人也是

,但是後來我發現這個失落感有更多部分是來自昨晚的第十集劇情。



月儒失去了父親、哥哥文雄、至愛的明強和好友美琴,半瘋的母親也

幾乎要散盡家產才勉強保住他一命。



但是背負著上述一切,仍決定繼承父親遺志的月儒,卻是很快的發現

,這個政府一點都沒有變,即使他念了法律,執法者卻不用遵守法律

,連妻子文淑找教職,也是必須走後門才能有機會。



最後決定聽從檢察官好友建議,靠疏通關係幫助兒子被陷害造成冤獄

的老農夫,對月儒來說,這和父親從小教他的價值觀完全背道而馳。



但是,父親因為堅持他的價值觀和正義而慘死了。



死的比溝鼠還不如。



還記得當哥哥文雄用哽咽的聲音告知母親這個噩耗時,母親瘋了似的

推打哥哥,但她很快回過神來,要他們兄弟倆去躲起來,這是母親的

愛。



而哥哥文雄,雖然表面上不聽父親的教誨,但是為了成全所愛的美琴

,願意犧牲自己,即使以他的聰明和能耐,是可以在亂世活下來的。



至愛的明強為了正義和理想,和妻子美琴先後被陷害入獄,留給月儒

一個兒子天明。



當月儒決定要救老農夫的兒子時,他跟擁有共同秘密,進而結為夫妻

的好友文淑商量,散盡所剩不多的家產,用錢買一條人命,也終結他

短暫的律師生涯。



月儒心裡很清楚,只要他執業一天,他就必須時時面對違背父親教誨

的痛苦,而哥哥和明強、美琴的死如他最後終於崩潰哭喊的:「你們

的犧牲,一點都不值得!」



在七十年之後,身為觀眾的我們,看這一段已經經過許多淡化的故事

,仍然時而落淚、時而憤怒,交互討論著聽說過甚至自己家族經歷過

的真實故事。



有些人會說,你們幹嘛年年提二二八,你們是想怎樣?都建了紀念館

也道歉了啊,幹嘛撕裂族群?



但是,這些無故被關被殺的人,事情到底是誰做的,當年是誰指示的

,至今有誰真的出來認錯了?



而且真正撕裂族群的,是那些選舉時操弄政治語言的無良政客,從來

不會是真心愛台灣這片土地的人民。



我的失落感,來自於台灣有許多經歷過那個年代的長輩,並沒有等到

轉型正義就離開這個世界了,如果都七十年了,台灣人還是無法做任

何改變去實現轉型正義,難道期待有一天別人突然想施捨給你嗎?!



(本文僅代表個人立場,請勿未告知就隨意改寫或轉載,謝謝!)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