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殘:因為九大隊長老韓有國共內戰的戰備任務要處理,最近會繼續

更新以文雄為主角的燦爛時光同人小說。這回破2600字啊啊啊啊阿。

 

台劇板的九大隊長系列是在週二凌晨發表的,已被沖到西伯利亞去,

還沒看到偉成芊儀篇完結的讀者大人請往前爬文或參考:http://goo.gl/h35jQM

 

如果你還沒看過《燦爛時光》,請參考:

公視《燦爛時光》同人小說—某個夢境的盡頭 人物設定集
http://nokoruchan.pixnet.net/blog/post/33932359

 

================ 題外話結束的分隔線 ================

 

在文雄剛回到台灣不久,父親李律師曾在工作量比較少的日子,提早

囑咐母親陳甜多準備幾道菜,算是幫他接風洗塵。

 

可是母親忙到忘了去市場拿訂的肉,也忘了先把米下鍋,一家人只好

前去文淑父親開的店吃飯。

 

途中李律師還念了太太幾句,一身和服的文雄邊望著久違的懷念景色

,沒有說什麼。

 

一家人進了店裡,文雄先和文淑的爸爸阿明師打了招呼,而阿明師跟

李律師寒暄並討論了菜單後,文雄便吩咐文淑拿酒出來。

 

相對於文雄一臉開朗的模樣,李律師卻是板著臉開始說教:「文雄,

在這個國家最需要人才的時候,爸爸希望你…。」

 

不過這話被看到文淑端酒出來的文雄藉機打斷了:「誒誒誒…爸爸,

先等一下。像這種場面…應該要喝酒才對吧?」

 

在公眾場合稍微反駁一下父親,身為仕紳領袖的李律師通常不便發作

,文雄深諳這個道理,而且他現在也不想聽父親那套為國為民的說教

 

「來。」文雄把酒杯先後端給父親和母親。

 

先和父親敬酒後,文雄繼續斟酒,並對母親陳甜說:「媽媽,無論是

日本時代還是現在,女人最辛苦。」

 

「來。」文雄舉起酒杯,陳甜看了一下丈夫,在他沒有表示意見後,

微笑著接受了兒子的敬酒。

 

接著文雄對坐在他身旁,靜靜看著這一切的弟弟月儒說:「喂,換你

了,陪哥哥喝一杯。」

 

從剛剛一直讓文雄主導場面的李律師終於忍不住了:「文雄,我們家

裡的規矩,小孩是不准喝酒的。」

 

文雄乾笑一聲:「我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然後舉起酒杯催促月儒

:「來,別怕啦。」

 

現在在人家的店裡吃飯慶祝,李律師即使對文雄這樣的說法不滿意,

也只能先忍著不發作,畢竟今天的主角是從南洋歸來的文雄。

 

月儒看向板著臉不說話的父親,又看到微笑著點頭的母親,得到許可

後,在哥哥的鼓勵下喝了酒。

 

剛好端菜過來的文淑,不明就裡的說:「哇,月儒你喝酒了,可見得

李律師今天一定很高興。」

 

這時李律師為了避免尷尬也只能點頭說:「是啦,是啦。」

 

他不明白,眼前這個穿和服的青年明明是自己一心栽培的兒子,但是

以前那麼乖巧懂事的文雄,最近好像常會用看似無心的話去打斷他或

頂撞他。

 

之前在家裡也一樣,只要李律師一提到台灣、國家、希望文雄要如何

如何之類的開場白,文雄總是能夠有托詞打斷他,然後一轉眼就找不

到人了。

 

「螺肉蒜來了。」阿明師一聲上菜的招呼打斷了李律師的思緒。

 

「文淑,幫我把酒拿來,我今天也要喝一杯。」

 

「很香喔。」阿明師將鍋子擺上桌。

 

李律師:「讚喔,光是聞味道就很讚了,是你的拿手菜。」

 

聽到貴客的稱讚,阿明師很開心:「很久沒吃了,會不會想念?」

 

文淑把阿明師的私房酒拿來,阿明師:「李律師,你們全家,差不多

兩年多沒有一起來了,一定要慶祝一下。」

 

聽到這句話,原本顯得開朗的文雄表情頓時陰暗下來,但是李律師卻

因為喜愛的菜上桌了,終於露出笑容跟阿明師乾了一杯,太太當然也

一起喝了。

 

唯有心思細密的月儒發現哥哥的表情變了,但他不明白是為什麼。

 

自從文雄回到台灣後,除了跟美琴告白失敗那次,用意味不明的話來

描述他在南洋的可怕遭遇外,他一直努力要演好一個開朗青年的模樣

,只希望家人別再關心他到底曾經發生了什麼事情。

 

但是阿明師無心的一句客套話,卻殘忍的點出了這兩年多正是文雄在

戰場過著地獄般可怕日子的時間。

 

這時,操著一口北京話的三個人突然進來店裡,年輕的黑衣人對文淑

說他們要包下整個店,希望清場,但是在場除了文雄,沒有人聽得懂

 

對文淑困惑的反應不滿意,對方伸手拍了拍她肩頭:「你是聽得懂聽

不懂啊?」嚇得文淑大叫:「別碰我!」

 

阿明師馬上從廚房衝出來保護女兒,而李律師也趕緊走上前表明他的

身份,還有說讓他來處理這件事。

 

被這突發狀況嚇到站起來的陳甜和月儒擔心的看著,然後對方根本也

聽不懂李律師說的話,趾高氣昂的反問:「你是誰啊?」

 

這時在學校學了一點北京話基礎的月儒,鼓起勇氣替父親回答:「是

李鎮坤律師啦。」

 

然後對方一個年紀比較大的人出面表示,久仰李律師大名,正想前去

拜訪,以後辦理移交還要他幫忙。不過李律師聽得一頭霧水,趕緊轉

頭向月儒求助。

 

回答的人卻是文雄:「爸爸,他說到時會來找你。」

 

對方當然也聽不懂文雄說了什麼,趾高氣昂的黑衣人卻反而盯上他:

「你是誰啊,你穿成這樣,你是日本人啊!」

 

「這小日本人,現在還敢在這裡!」黑衣人一邊大聲說一邊瞪大眼睛

往坐著的文雄走過去,被察覺出應該是和服出問題的李律師拉走:「

不要誤會,他不是日本人,他是我兒子。之前被日本人抓去南洋當兵

,現在才回來,以後有什麼需要我的地方,我會盡力做好啦。」

 

語言不通的對方當然又是一頭霧水:「他在說什麼啊?」

 

原本冷眼看著這一切的文雄,決定結束這場打斷家庭聚餐的鬧劇:「

我爸說他會幫你們。」

 

對方發現也沒啥好說的了,對阿明師和還在發抖的文淑落下一句話:

「記得啊,三十分鐘喔。」

 

心情整個被打壞的阿明師趕緊將寶貝女兒帶回廚房。

 

只能眼看著對方離去的李律師與太太陳甜兩人面面相覷,回到座位。

 

陳甜一臉憂心的問文雄:「文雄,他剛才是在說什麼?」

 

文雄笑而不答。

 

月儒也好奇的問:「哥哥,他們在說什麼,你怎麼都聽得懂?」

 

「月儒,喝啦。」面對家人的疑問,文雄裝作沒聽到這些問題,

喝完一杯後又勸月儒也喝。

 

李律師發現,他越來越不懂這個兒子了,但是既然文雄能聽懂那些人

說的話,以後關於台灣人自己作主的事情,他就等於有一個得力助手

了。

 

不過他卻不知道,因為被拉伕到南洋打仗而學會北京話的文雄,發現

中國來的官員和台灣人完全語言不通的破綻後,有他自己的打算。

 

之後,文雄藉著跟阿煌那群混混往來,以及他自身語言的優勢,開始

從中國來的軍隊下級人員下手,與「長官」搭上線,隱約察覺他們是

趁著中國戰後局勢的混亂,要來將富足的台灣吃乾抹淨。

 

等到他們把公家的錢和資源拿光後,身為仕紳領袖的父親及家境富裕

的李家在內,恐怕難以倖免。

 

看他們之前一直來逼迫父親幫忙找日軍黃金就知道了,除了貪得無厭

,真的沒有第二句形容詞。

 

父親那一套公平正義的作法,在日本時代還多少能讓講道理的日本人

買單。但是,這群跟土匪沒兩樣的中國官員,勾結了某些美國軍人,

一直想盡辦法在剝削台灣。

 

他出生時是日本人,但是在南洋卻被日本軍人霸凌,說他是當奴隸的

台灣人。現在好不容易有命回到台灣,父親說我們台灣人如何如何,

但是,那些趾高氣昂的中國人,讓他連穿和服的自由都沒有,還多次

指責他幫日本人打仗。

 

文雄不懂,為何他要為這些不是能自己決定的命運,被一群莫名其妙

跑來台灣的中國人責備。文雄在心裡早已下定決心,無論如何他都要

保護弟弟月儒,保護這個家。

 

雖然他一個人無法對付那麼多霸道的官員和軍人,但是只要他能夠用

一些方法讓貪婪的官員別找上父親和李家,無論是多麼骯髒的手段,

他都不會後悔…。

 

(待續…)

 

==

公視《燦爛時光》同人小說—某個夢境的盡頭
http://nokoruchan.pixnet.net/blog/category/1645813

==

喜歡這個故事嗎?歡迎留言讓小殘知道您寶貴的意見喔,您的支持是

小殘持續創作的動力!^_^

==

小殘的創作與日常~義呆利、同人與原創小說、法國、戲劇,以及在書窩的二三事~

殘之居(粉絲團) https://www.facebook.com/nokoruchanfan/

 

 

, , ,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