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送走遠山夫婦後,我在大門外打開旅行箱,拿出神社的神水。是的,
雖然我曾吐槽社長秘書早乙女幫我帶一堆有的沒的,不過準備齊全的
好處是不管我面對的是怎樣的案子,不愁找不到東西用總比沒東西用
要好。

我仔細的沿著房屋外的邊緣淋上神水,一邊唸著咒文,事先這麼做當
然是預防我待會兒上二樓時,不小心讓對方給逃掉。

對方嘛,我大概知道是什麼來路了,不過遠山家會惹上這件事情的原
因,恐怕還是得問一問「當事人」才會更清楚。

做好準備工作之後,我關上大門上了二樓。姑且不論龍太房門底下流
洩出來的瘴氣,接近房門口時感受到的壓迫感就讓我覺得不是很舒服
。當然如果才這種程度就挺不住,那我也不用混下去了,於是我站定
之後,嘗試喊話,表示希望找「龍太」談一談。

我對「龍太」簡單說明我的來路,以及希望幫助「他們」的用意。

等了一會兒,房間裡並沒有什麼聲音傳出。

實在沒辦法了,我又說,如果今天換成另找法力高強的法師來解決這
件事情,恐怕小貓必然是保不住了。

「他們敢~~!!!」房間裡突然傳出像是小孩子在大叫又混著貓叫
的聲音。

「打開房門吧!」我說:「貓又大人!我想不用我這後生小輩來跟你
說,你附身在這樣一個小孩子身上,這孩子還能撐多久,小貓最終還
是會被當成不詳的東西處理掉!」

過了好似幾小時那麼久的半分鐘後,房門打開了,我看到一個面色極
差的小男孩,抱著一隻小貓,恨恨的盯著我看。

我張開雙手給對方看,表示我手上沒有拿任何符咒要制住誰的意思,
臉色難看的「龍太」抱著小貓退到床邊,坐了下來。

既然進到房間了,我也不客氣的拿了一張椅子,坐在「龍太」面前,
然後喊了一句貓又大人,不消幾秒鐘,龍太肩膀上,浮現一張老貓的
臉孔。

我大膽說出自己的猜測:「貓又大人,既然你讓我進門了,我們就不
拐彎抹角的說客套話,龍太撿到的那小貓,是你的孩子對嗎?」

老貓點頭,說:「沒錯,我是貓又,但我也和一般的母親一樣珍惜自
己的孩子,所以我必須盡一切力量保有唯一剩下的這孩子。」

我露出理解的表情,鼓勵老貓繼續說下去,並且表示我會用兩全其美
的方式來保住這隻小貓。

老貓嘆了一口氣,從龍太肩膀上整個冒出來,躍到床上,龍太則抱著
小貓昏睡過去。等老貓整個坐定在床上後,看得出來牠比一般的貓大
了些,而且尾巴末端分叉為二。

「貓又大人,我想你找上這一家人不會是心血來潮,可以告訴我背後
真正的原因嘛?」

老貓看了看在龍太懷裡的小貓,愛憐的舔一舔小貓的臉,然後小貓爬
到老貓身邊依偎著。

我靜靜的聽著老貓訴說那一天,牠如何被遠山太太開的車子撞上,以
及車上的龍太如何哭喊著要媽媽救貓咪,遠山太太發現撞倒一隻貓後
卻頭也不回的將車子開走的過程。

老貓心想這或許是牠最後一次生孩子了,卻沒想到自己的命會斷送在
人類手上,牠一心想要保住孩子,拖著身體爬到路邊草叢,又往有人
類居住的社區方向勉強的爬了好長一段距離。

牠只記得孩子們一個一個從肚子裡流出來,都死了,只剩下一個孩子
還有喘息。如果連最後一個孩子都保不住,牠真想要叫遠山一家償命

老貓一邊忍受著痛苦一邊詛咒著,不知道過了多久,牠的肉體終於死
了,而尚未睜開眼睛的小貓則本能的往路邊亂爬著,一個放學經過的
孩子將小貓拾了起來,變成貓又的老貓認出那是撞死牠的車子上的那
孩子,於是便跟著他回去,一方面是想確認自己的孩子的安全,另一
方面也是想報復遠山一家。

聽到這裡,我嘆了一口氣,說:「貓又大人,我想這段時間你也算出
了一口惡氣,我剛才跟遠山太太談過,她只差點沒被你附身的龍太,
逼的變成神經衰弱,變成精神病。龍太這孩子是無辜的,你可以放過
龍太嗎?我會將小貓安頓好的。」

老貓分叉的尾巴揚了起來,問我:「怎麼安頓?你們難道不會怕這孩
子以後也變成貓又?」

我搖了搖頭,說:「一隻貓要變成貓又也不是那麼簡單的,如果你信
不過我,我可以將這孩子的尾巴尾端切掉,這樣牠就無法變成貓又,
然後讓適當的人收養這孩子。」

「如果你沒有遵守諾言又該怎麼辦?」老貓瞪著我看。

「貓又大人,雖然我沒什麼名氣,這點道義我還是有的,你不信的話
,盡可以問問其他的貓族。」

老貓想了想,然後對著窗口發出了一般人難以理解的叫聲,不消幾分
鐘,有兩隻貓躍上窗口,看了看我,又對老貓發出叫聲。雖然我不是
很懂貓語,不過大概也猜得出,牠們應該是在對老貓批評我這個人吧

等那兩隻貓走了之後,老貓對我說:「牠們是我以前認識的貓的鄰居
,牠們說雖然在業界你不算一個人物,但至少是一個讓我族能信任的
人類,所以我相信你。」

被貓族稱讚值得高興嗎?我不知道,不過總之能讓事情有一個圓滿的
解決是最重要的。

正當我在想要問老貓是否真正願意放過遠山一家人時,牠叼著小貓,
飛身躍過我們之間的距離,將小貓交到我手上,說:「這孩子就交給
你了,我不會再出現在遠山家,現在該是你要放我走了吧?」

我尷尬的笑了笑,說:「那是最好,到門口我會開出一條路讓你離開
遠山家。」

送走老貓之後,我做了簡單的法事將房間的瘴氣驅除,點起了燻香,
讓龍太在房間安穩的睡著,之後才聯絡遠山夫婦,請他們回家照顧龍
太,不過做到這一步時,已經是早上東方發白了。

我跟遠山夫婦說我會帶走小貓,並且交代他們按時點燻香,等燻香用
完後,就跟龍太說,他大病了一場,沒意外的話,龍太應該會不記得
被貓又附身那一段時間的事情了,請他們也千萬別再提起。可以的話
,或許全家換一個環境重新開始生活,更能杜絕掉之前的流言蜚語,
不讓龍太聽到。

雖然老貓並沒有要求我跟遠山家說些什麼,不過我還是告訴遠山太太
這之間的因果關係,建議她想求個心安的話,不妨到熟識的廟宇,超
渡老貓並做一番懺悔,這樣問題解決的更徹底。

該做的都做完後,我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到宿舍,弄點東西給小貓吃,
看著牠惹人憐愛的模樣,我想我也該好好睡一覺,晚點醒來還得煩惱
如何安頓這小貓呢……。


(完)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