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不要離開我……」三井的臉緊靠著木暮的背,而雙手彷彿深怕失

去木暮似的扯住木暮的衣服。

 

「三井,我在,你別拉這麼緊……。」木暮一邊安撫三井一邊想轉身,

但是三井卻是說什麼也不鬆手,木暮只能勉強側身和三井說話。

 

「………」

 

「怎麼了?身上還痛?」木暮像是哄小孩子似的摸著三井因為之前的痛

苦掙扎而濕透的頭髮。

 

「我…剛剛做了一個夢,一個你牽著小壽那臭小鬼離開我的夢……。」

三井沈默了一會兒才吐出這句話,緊抓著木暮的雙手也比較放鬆。

 

「不會的,我不會離開你的,因為你對我來說是很……。」木暮側對三

井坐下來。

 

「很…?很什麼?」三井盯著木暮的臉認真的看著,木暮不禁臉上一陣

發熱。

 

「很…很重要,這麼說…或許很奇怪,但是,但是我……。」木暮想起

不久前對痛苦中的三井的回答,臉又變的更紅了。

 

所謂的「愛」,能夠這麼輕易的就說出口嗎?木暮猶豫著,如果不是剛

剛情況緊急,他會毫不猶豫的說出「可以」這樣的回答嗎?

 

好不容易整理好思緒,木暮說出來的話是:「三井,我……我只能說,

你剛剛說的,我可以答應你,但是現在……現在我們還可以繼續當好朋

友嗎?因為……因為我……。」

 

「你…你答應了我什麼?我剛剛說了什麼要你答應?」三井打斷木暮吞

吞吐吐半天的話。

 

「啊……你…你忘了?」木暮的臉紅到簡直快冒出蒸汽,如果三井忘記

剛剛痛苦中說的話,那他現在全說出來不是反而變成他在向三井告白?

 

「對不起,讓你擔心了。」三井突然正面抱住木暮,低聲說:「我也不

知道剛剛自己是怎麼了,為什麼明明是小壽那小鬼受傷,我會變成這樣

,我…我好怕,好怕再也無法睜眼看到你,所以…所以可能說出了奇怪

的話…,你不要討厭我,不要怕我。」

 

木暮眼眶一濕,他怎麼可能會討厭三井呢?在決定加入籃球隊的那一天

,他的視線就沒有離開過三井,他的心總是牽掛著三井。為什麼三井要

受傷,為什麼三井無法出賽?為什麼三井要和不良少年混在一起?他的

心中有太多的為什麼,太多對三井的不捨,從來都沒有說出來,直到三

井帶人大鬧體育館那一天……。

 

「別孩子氣了,三井。」那是他這輩子第一次對三井說出他心中的不捨

,第一次對三井說出重話。

 

不管三井和小壽有什麼關連,都不能讓他對三井的態度有什麼改變的。

 

在不久前,他也好怕,好怕因此失去三井,這樣的他怎麼可能會討厭三

井?他只恨自己無法藉著言語說出此刻的感受,只能任憑眼淚悄然滑落

,慢慢浸濕了三井的衣服……。

 

(待續…)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