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按:因為木暮的生日(7月12日)剛過,所以寫了這篇關於全國大賽

後的小品,因外出求學之故,有好幾年一直沒灌籃高手原著能夠複習,

而木暮又是湘北高校的學生,所以就先寫湘北的部份了……。

 

 

 


全國大賽結束後某日,在體育館……

 

「喂,木暮。」練球之後,三井問道:「最近不是開始上輔導課了嗎

?你來陪我們練球不會太累嗎?」

 

木暮拿下眼鏡擦了擦汗,微笑著說:「累是有點累,但回家吃個飯洗

個澡後,倒是挺好睡的。」

 

似乎從三井眼中看到了疑問,木暮又補充說明:「現在白天的課很重

,我都先小睡幾小時,然後再起來繼續念書或寫模擬考卷。」

 

「是嗎?」三井將毛巾披到脖子上,又說:「看來你和赤木應該都能

考上理想的學校吧,不像我,只能在這兒打球……。」

 

木暮心裡明白,三井因為荒廢的那兩年導致學力不足,沒辦法跟的上

升學輔導課的進度,很乾脆的就沒寫升學志願表了。三井目前一心想

靠冬季選拔賽取得大學推甄資格,但眼看赤木引退後,湘北隊可以說

陷入沒有人能擔任主力中鋒的困境,面對這種情況,三井的心中應該

也有很大的不安吧?

 

打球是很快樂的事情,不過一旦為了某種目的而打球,或許能不能贏

得比賽的不安有時會超過打球的樂趣,木暮心想。

 

直接的安慰對三井來說通常效果不大,深知這一點的木暮說:「說到

打球,我偶爾來陪你們練球,很快樂啊,好好運動過後,念起書來精

神特別好。反觀赤木,自從退出球隊後,似乎經常心神不寧的……。

 

木暮並不是喜歡背後說人閒話的人,不過如果是為了鼓勵三井,想必

赤木應該不會介意吧?

 

三井聽了之後沒有說些什麼,於是木暮又說:「赤木因為很想打球卻

又強迫自己不要來看你們來陪你們練球,坐立不安到模擬考成績都退

步了呢!」

 

「真的假的?赤木不是一直是學年前三名嗎?你別為了安慰我,編這

種話來亂說,這太不合你的個性了!」

 

「沒騙你啊!其實我也想過拖他過來陪你們打打球,紓解紓解壓力,

但他就是不肯!」

 

三井笑了:「赤木這傢伙也太死腦筋,他功課這麼好,打幾場球有啥

關係!別到時候連我這種人都混上一間大學,他這優等生卻沒考上第

一志願,那可好笑!」

 

木暮微笑不語,看樣子三井對赤木的對抗意識,從高一開始一直都沒

有變過呢……。

 

 

同一時間,在赤木家……


「哈~哈~~哈秋!」一邊端著數學公式集,一邊在客廳吃著水果的

赤木突然打了好大一個噴嚏。

 

「哥哥你感冒了嗎?」晴子擔心的問道。

 

「沒啊,突然覺得鼻子很癢而已。」赤木揉了揉鼻子,心想八成是有

人在說他壞話吧?

 

「那就好,聽木暮前輩說,好像模擬考又快到了呢,哥哥你要小心別

感冒。」

 

「那當然,我會注意的。」赤木心想,木暮最近怎麼連這個都跟晴子

講,讓他又要承受更多的關心,雖然有人關心是好事……。

 

吃過水果後,赤木進到自己的房間,拿起了物理應用問題集,準備今

天把落後的進度寫完,但是過了一個多小時後,他厭煩的將筆丟到書

桌上,嘆了一口氣。

 

以前他通常可以一口氣寫個十幾題二十題應用問題的,最近卻是經常

寫不到兩頁就覺得很煩,好像以前拼命用功熟背的公式和定理偷偷離

家出走了一樣。

 

赤木看著牆上貼的考上目標學校之類的標語,心裡想的卻是木暮跟他

說過的話,想打球就去打啊,何必把自己逼成這樣呢?

 

本來木暮還會好聲好氣的邀他一起去看宮城他們練球,最近倒是經常

一上完輔導課,就說要去陪學弟練球,雖然還是會問他要不要一起去

,不過卻不再硬邀他去了。

 

「可惡!我不想忍了,明天就去盯他們打球,看看中鋒行不行!」一

旦這麼決定後,赤木抽出一本東大入學考數學模擬問題集,拿筆刷刷

刷的解起問題來了,看來寫的似乎還挺順的呢……。

 

 

那天晚上,三井難得專心的坐在書桌前塗寫著什麼,不過桌上攤開的

,是到冬季選拔賽初賽前和比賽期間的體力鍛鍊表。而木暮補眠起來

後,洗了把臉,把模擬考成績單拿起來貼在書桌前,開始寫起了上週

剛買的學力提昇模擬考卷。深夜,赤木將沒寫完的物理和數學模擬問

題集一口氣寫完對完答案後,心想,原來他最近並沒有變笨嘛,今天

就乾脆點,陪木暮一起去體育館練球吧!

 

(完)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