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記者楊德宜/桃園縣報導】 2010.09.02 11:32 am
 
 

日本電影「無家可歸的中學生」在桃園真實上演。廿一歲的張展裕,國中時與弟妹被
父遺棄,他一肩扛起家計,為拉拔弟妹,日夜打工,有記憶以來,幾乎不曾睡飽過,
還替唇裂的妹妹籌措矯正手術費用,年輕的生命幾乎沒有娛樂。

上月,妹妹終於做完最後一次矯正手術,一向堅強的張展裕在手術房外忍不住哭出來
;張展裕的付出,弟妹點滴在心,曾以簡訊傳情,謝謝哥哥「是全世界最棒的哥哥!
」一年了,這封簡訊張展裕仍捨不得刪。

張展裕年紀輕,談吐卻超成熟,話題始終圍繞弟妹;廿歲的二弟張啟裕曾想念職校,
好幫忙家計,被他痛罵「一定要上大學」,現在是玄奘大學大三生;十九歲么妹張汝
虹是髮型設計師,經歷多次手術後,唇鼻間仍留有淡紅色術後疤痕,但美麗仍現。

張展裕說,升國中時父母離婚,三兄妹監護權判給父親,「爸爸對我們愛理不理,七
年前去澳門,再也沒出現過。」擔心投靠親戚兄妹會拆散,他國中畢業決定挑起家計
,為了省錢,國中三年,三兄妹都轉學到免費食宿的楊梅國中秀才分校。

張展裕國中畢業後就讀永平工商餐飲科,晚上到西餐廳打工做大夜班,「因為錢比較
多」。他形容,從沒有一天睡飽過,薪水全當生活費,畢業後獲新都里餐廳賞識,為
了存妹妹的兔唇手術費,除了機車油錢外,「能省就省」、「因為賺錢賺得很惶恐,
(手術費)怎麼也存不到」。一次手術費五萬元,他要存三年。

張汝虹說,從小因兔唇很自卑,「我不喜歡別人看我,眼神對到我會轉頭」。她國小
開學時換班,每天躲在廁所不敢見人,老師以為她拒學,直到被同學發現,低頭讓大
家罵。

「我已記不得動過多少次手術」,張汝虹說,每次手術都要三萬、五萬,想到大哥為
存手術費,省下低收入戶補助、薪水,「我覺得我是哥哥負擔」,想到就落淚。上月
動最後一次手術,麻醉未退,聽到醫師安慰張展裕別哭,「我才知道大哥也會哭」。

張汝虹說,學美髮開始有自信,幾次手術後模樣改變,「很多人說我變漂亮了,這是
我哥哥給我的」。張展裕說,弟妹是他努力的動力,「我很幸運擁有他們」。


(照片)
張汝虹(左)動完兔唇矯正手術後變成正妹,剛升任髮型設計師,二哥張啟裕(右)
則是玄奘大學三年級學生,兩人感謝哥哥張展裕拉拔,但張展裕不願曝光,躲兩人身
後。
記者楊德宜/攝影


閱報秘書/無家可歸的中學生

日本諧星田村裕二○○七年發表自傳小說「無家可歸的中學生」,在日本大賣二二二
萬本,描述喪母的田村裕,國二時與兄姊遭父親遺棄,他一度睡公園、啃紙箱、喝自
來水充飢,後來三兄妹聚首一起生活,由大哥支撐家計,不讓弟妹輟學的抗貧故事。

「無家可歸的中學生」並被日本新潟經營大學選為入學考題,二○○八年翻拍成電視
劇及電影,電影版去年三月在台上映。
 

http://udn.com/NEWS/NATIONAL/NAT5/5824203.shtml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