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

1.不瞭解或不喜歡義呆利這一部國擬人喜劇動漫畫的人,請慎入

2.本故事是參考日丸屋秀和先生設定角色之衍生作品,和實際國家、

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3.本故事主要是關於G8(八大工業國組織)成員的

4.因為推理懸疑劇情無法標示太多以免破梗,不便之處還請見諒

5.本故事因為出場國名太多,為了避免閱讀困難貼在我家的部分並沒

有避檢索,如果你是Google國名看到這篇的(雖然不太可能),請務

必跟我說,到時只好加上避檢索符號,謝謝

 

 

頭痛欲裂,口好渴。

 

我勉強起身,摸索著想找水喝。

 

「英國先生,你醒啦?想喝水?」

 

「日……日日日……日本?你怎麼會在這裡?」我嚇到了,因為我正

躺在自己的床上。

 

「啊啊,因為你喝醉了,我們覺得有個人照顧你會比較好。」日本遞

了一杯水給我。

 

「謝謝。」我把整杯水喝光,日本接過杯子,問:「還要喝嗎?」

 

「不了,謝謝你的關照,真的很不好意思。」我抓抓頭,低頭一看,

這才發現身上穿的竟然是睡衣啊啊啊啊啊啊啊!!!

 

「發生什麼事情了?!為什麼我會穿著睡衣?」我一急就拉住日本的

雙手質問。

 

「那個……因為你後來吐了一身,所以……。」日本回答。

 

原來是這樣,那也沒辦法,誰叫我自己要喝個爛醉呢?只是,是誰幫

我換衣服的?!

 

「日本,是你幫我換衣服的嗎?」我對即將出現的答案感到很不安。

 

「……不是我。」日本你回答問題時不要看旁邊好不好?

 

「不然是誰啊?日本你要老實說!」如果是法國那個變態幫我換的,

那我不如去死算了!

 

「是……是加拿大先生換的。」聽到這裡我鬆了一口氣,我真的快被

日本這種遲疑的回答方式給嚇死。

 

「如果沒有德意志先生幫忙的話也沒辦法……。」日本起身去裝水時

好像說了一句什麼。

 

「你說什麼?」

 

「不,沒什麼,你酒醒了真是太好了,其實我們都有點擔心,怕你又

吐的話會噎著,所以才輪流看著你。」日本遞上一條毛巾,我這才發

現我竟然流汗了。

 

我擦了擦臉上脖子上的汗水:「日本我問你,那個我……喝醉之後,

有說些什麼嗎?」

 

「我沒有聽到耶,但是稍早的其他時間你可能要去問德意志先生和加

拿大先生他們。」

 

我好像有聽到法國那個混蛋叫德意志背我回房間之類的話,既然有麻

煩到別人,我也沒那個臉抱怨些什麼,只好說:「我沒事了,日本你

應該也累了吧?早點回去休息,真的很謝謝你。」

 

「那我先告辭了,英國先生若你有事都可以找我,也請多保重身體。

」日本說完後便離開了。

 

唉,我又幹蠢事了,在大家面前喝到掛不說,還要德意志背我回房間

,吐到要加拿大幫我換衣服,最近都沒在鍛鍊身體了,要是給法國那

個變態知道一定會笑我身材不怎麼樣。喝醉還給人家添麻煩實在不是

紳士應該有的行為,我真的要好好檢討,乾脆以後戒酒算了,可惡!

 

如果我早知道喝醉那一段時間發生什麼事情的話,真的打死我都不會

提議上酒吧去的。

 

接下來的兩天我們搭乘的郵輪撐過了颶風帶來的暴風雨,並沒有用到

遇難漂流到無人島的老梗。我們的目的地:富豪的私人島嶼就在眼前

,而這時候的我並沒有預料到接下來即將發生的一連串慘劇,只想到

美國那個笨蛋到最後終究還是得下船讓我看到的吧?

 

(未完待續……)

==

喜歡這個故事嗎?歡迎留言讓小殘知道您寶貴的意見喔,您的支持是

小殘持續創作的動力!^_^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