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

1.不瞭解或不喜歡義呆利這一部國擬人喜劇動漫畫的人,請慎入

2.本故事是參考日丸屋秀和先生設定角色之衍生作品,和實際國家、

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3.本故事主要是關於法國哥哥在聖誕節的一些事情,初步構想是要作

La vie en rose(玫瑰人生)這個系列的番外篇,但也可當作個別故

事閱讀。

4.其他和法國哥哥比較熟的國家也有參與演出

5.為了避免閱讀困難,貼在我家的部分並沒有避檢索,如果你是Google

國名看到這篇的(雖然不太可能),請務必跟我說,到時只好加上避

檢索符號,謝謝

 

 

今年在美國家舉行的聖誕節派對一如往常,美國唯二的朋友日本和英

國被強迫邀約出席,而法國則是在派對上吃吃喝喝,與名媛佳麗談笑

風生。

 

大家都一直以為法國是喜歡參加美國家的派對才願意從歐洲大老遠的

跑到紐約,不過事實上並非如此。

 

派對進行到一半,切了超大塊聖誕蛋糕來吃的美國問英國:「法國呢

?怎麼沒看到他的人?」

 

「別管那個紅酒混蛋了,反正他就是那個德行。」英國無奈的說道。

 

「耶~~為什麼啊?派對就是要人多才熱鬧啊,他怎麼可以中途開溜

呢?」美國咬住叉子,語氣有點不滿。

 

「說來法國先生好像每一次都是中途就離席呢。」聽到兩人的談話,

日本也忍不住加入話題。

 

「真的嗎?法國也太不夠意思了,我辦這個派對可是花了很多錢的耶

!」美國一邊往嘴裡塞蛋糕一邊抱怨。

 

「吃東西的時候不要講話啦,髒死了!」非常注重用餐禮儀的英國看

到美國獨立兩百多年了吃東西還是這樣硬塞,覺得有點礙眼。

 

「是啊,花的是我的錢。」日本小聲的嘀咕。

 

「日本你說什麼?批噗批噗。」美國似乎開始打起飽嗝。

 

「不要發出跟豬一樣的聲音啦!你這個腦滿腸肥的傢伙到現在還沒撐

死真的是奇蹟。」英國在心裡深深的嘆息,當初為啥沒在他鬧獨立前

教會他餐桌禮儀呢?

 

正當美國、英國和日本在派對上你一言我一語的談論著的時候,法國

已經帶著派對上剛認識的女人回到酒店房間。那是一間位於大樓最頂

端,可以俯瞰整個紐約的總統級套房。

 

法國給兩人倒了紅酒,舉杯:「敬我眼前的美人,敬這個浪漫的夜晚

。」

 

那女人撫媚的一笑,接過酒杯一飲而盡。

 

「抱歉,我想先沖個澡。」那女人一邊這麼說一邊解開頭髮,然後,

開始寬衣解帶。

 

法國坐在沙發上,欣賞著眼前這女人的胴體。

 

是一個美人。

 

只是不知道曾和多少男人溫存過。

 

算了,誰在乎。

 

每當法國告訴在派對上認識的女人他的名字是法蘭西斯.波諾弗瓦(

Francis Bonnefoy)時,他就當自己是一個普通的花花公子,而不是

法蘭西共和國這個國家。

 

大多數的派對名媛都知道浪漫又模樣高貴的法蘭西斯.波諾弗瓦這號

人物是發生一夜情的好對象,只是別妄想要和他有任何的感情。

 

他的多情只限於派對開始到激情時刻結束。

 

如果對方不在激情過後不久自動離開,法國也會禮貌的在晚上十點多

之前送走剛剛還在床上與他纏綿的女人。

 

終於,在某一年的聖誕節派對上,給他碰到了一個難搞的女人。

 

那女人似乎是跟朋友打賭可以憑著魅力擄獲從未有任何名媛得到他真

心的法蘭西斯.波諾弗瓦這個男人,然後她自己在派對上遇到法國時

卻陷進去了。

 

她因為這個氣質高貴出眾的男人而著魔了。

 

法國當初其實並不打算帶這個女人回去的,只是那一晚不知道何故,

其他名媛似乎都有意無意的避著他,除了眼前這個用迷戀眼光看著他

的女人。

 

讓男人認為她為自己著迷也是一種挑逗的方式,眼前這女人條件也不

差,反正只是一夜情的對象,不需太過挑剔。

 

然後,法國惹禍上身了。

 

激情過後,那女人不肯離開。

 

法國溫柔的哄騙著,沒有用。

 

挑明了說一夜情、「成人之間的關係」,應該要好聚好散,對方不理

睬。

 

從未對女人大聲說話的法國,生氣的將這女人硬生生「請」出房間,

讓警衛送她離開酒店。

 

那女人雖然不至於當場大哭大鬧,但事後證明她也不是好惹的角色。

 

隔天,法國在離開酒店要到機場的途中被襲擊了。

 

和他約好在機場碰面一起回歐洲的英國一直沒有等到人,心裡有不好

的預感。

 

等到英國接到法國被襲擊後綁走的消息,已經是一個多小時後了。

 

「那個笨蛋到底在搞什麼?」英國趕緊聯絡美國,視情況有可能會演

變為嚴重的國際問題。

 

法國被那女人派來的人擄走後,給綁起來打了一頓。

 

「法蘭西斯,沒想到這麼快又見面了,啊?」那女人出現在眼前時,

法國知道他惹上了不該招惹的女人了。

 

「你,想怎麼樣?」法國反問那女人。

 

「不想怎麼樣,要你當我的男人而已。」那女人態度高傲。

 

被綁起來而且模樣有點狼狽的法國笑了。

 

「你笑什麼?」那女人生氣了。

 

「你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嗎?」法國語氣嘲諷:「這個世界上還沒有

女人敢這樣對我說,你是第一個。」

 

「本小姐身份不同,當然和那些低賤的女人不一樣。」

 

「我是不知道你的身份多高貴,但是憑你可以隨便和我這種男人發生

關係,我想,也不會高貴到哪裡去。」法國輕蔑的說道。

 

「住口!」那女人狠狠賞了法國一巴掌,打的他嘴角流血了。

 

「小姐您別動氣,打人這種粗活讓小的來就好了!」旁邊保鏢模樣的

男人拿了根粗棍子就要往法國的臉上招呼。

 

「等等!你們白癡啊?!把他的臉打爛了,本小姐還要他做什麼?」

那女人大聲喝叱。

 

「是的,小姐,屬下知錯。」身旁的男人趕緊退下。

 

「把他扔到地牢餓他個幾天,看他還能不能這麼強。」那女人丟下這

句話後便離開了。

 

「貞,對不起,我果然是個最差勁的男人。」在被粗暴的推進像是牢

房的黑暗房間後,法國拿起胸前的十字架項鍊,低聲說道。

 

(未完待續……)

==

喜歡這個故事嗎?歡迎留言讓小殘知道您寶貴的意見喔,您的支持是

小殘持續創作的動力!^_^

全站熱搜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