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告!

1.不瞭解或不喜歡義呆利這一部國擬人喜劇動漫畫的人,請慎入

2.本故事是參考日丸屋秀和先生設定角色之衍生作品,和實際國家、

團體、事件皆無任何關聯

3.本故事主要是關於法國哥哥在聖誕節的一些事情,初步構想是要作

為La vie en rose(玫瑰人生)這個系列的番外篇,但也可當作個別故

事閱讀。

4.其他和法國哥哥比較熟的國家也有參與演出

5.為了避免閱讀困難,貼在我家的部分並沒有避檢索,如果你是Google

國名看到這篇的(雖然不太可能),請務必跟我說,到時只好加上避

檢索符號,謝謝

 


「老爺,您怎麼今天就回來了?」管家模樣的男人趕緊接過主人的大

衣和柺杖帽子。

 

「嗯,生意都談好了,提早回來陪陪我那女兒,家裡沒事吧?」富商

模樣的男人一邊走進豪華到有點誇張的客廳,一邊問道。

 

「回老爺,沒事……不,其實可能有那麼一點事……。」管家說的似

乎有點心虛。

 

「幹嘛吞吞吐吐的?有話直說!」

 

「那個……小姐帶了一個男人回來。」

 

「什麼?!我不是說過不管她在外面怎麼玩,沒我的允許不准擅自帶

男人回家的嗎?」富商不由得大聲起來。

 

「不,其實也不算是帶……應該算是……用綁的。」和主人成對比,

管家越說越小聲。

 

「綁的?!綁了誰?」富商覺得這次女兒玩得實在太離譜了。

 

「一個叫法蘭西斯.波諾弗瓦,來路不明的男人。」

 

「來路不明?那派翠西亞綁他來幹嘛?」富商煩躁的點起雪笳。

 

「小的……小的也不清楚,聽保鏢們說,好像是這男的對小姐不禮貌

,小姐要他們把這男人綁來讓她消消氣之類的吧。」

 

「真是亂來!她眼裡還有我這爸爸嗎?人是可以讓那些沒大腦的人隨

便綁的嗎?等等警察找上門來還不是我這做爸爸的要擺平。那男人的

來歷真的不清楚?」富商氣得猛抽雪笳猛噴煙。

 

「是啊,只是模樣長的很俊,看起來……像是法國人。」

 

「法蘭西斯.波諾弗瓦,法國人……法國人……?!」富商突然把雪

笳往旁邊一丟,衝出客廳:「來人啊!來人啊!你們這些蠢貨,把人

給我綁到哪裡去了?快點給我說!」

 

勉強接住雪笳但被燙到的管家呆立在客廳,一點都不知道老爺為啥這

麼激動。

 

法國待在牢房背靠牆壁坐著,陷入思考中。他已經大半天滴水未盡,

覺得非常難受,但是他也不想跟看門的保鏢要水喝,只能拼命忍耐著

 

英國在機場沒等到他,應該已經叫美國幫忙找他的下落了吧?雖然千

年來兩人一直打打鬧鬧,也經歷過無數殘酷的戰爭,但是在終於不用

打仗的現在,平常嘴巴不饒人的英國其實還是會來救自己的,法國這

麼相信著。

 

正當法國這麼想著的時候,牢房的門突然打開,一個陌生的中年男人

咚的一聲就跪在他面前:「法蘭西斯先生,小女年幼無知,對您做出

許多過份的舉動,當爸爸的我在此給您磕頭,請您大人有大量,千萬

別跟她計較。」

 

「別這樣,快起來。」法國被嚇了一大跳,趕緊起身要扶對方起來,

結果稍早被保鏢打傷的部分痛了起來,他一個沒站穩,反而也跪在對

方面前。

 

「不,您一定要答應不與小女計較,我就這麼一個獨生女,我不能失

去她!」那中年男人頭也不抬的繼續說道。

 

「我本來就沒有計較的意思,只是被關在這裡會很困擾,可以麻煩找

人送我回去嗎?」法國語氣無奈,不過這是他的真心話。

 

「沒問題!我會請最好的醫生先幫您療傷,請您一定要在美國先生面

前美言幾句,我是沒關係,小女從小嬌生慣養,我這做爸爸的捨不得

把她送到千里之外去啊!」那中年男人涕淚縱橫的說。

 

「療傷倒是不必了,只是我的行李要原封不動的還我。美國和英國那

邊我會安撫過去的,畢竟我不喜歡和人起爭執。」法國認出眼前這不

知道是真情流露還是在演戲的男人是美國家裡的軍火商,他真要計較

也只是徒增麻煩,不如做個順水人情好一點。

 

「還有請轉告令嬡,出來玩不要對男人太認真,不然就早點找個真心

愛她的好男人嫁了。」法國對這樣的女人是敬謝不敏了,但他也不希

望對方因為他而受到傷害。

 

「是,您說的是,小女不懂事又愛玩,是我這當爸爸的沒教好,給您

添了麻煩真的很抱歉!」那男人抬頭看著法國,發現難怪那笨女兒會

迷到亂搞一通。以前只有遠遠的看過他,沒特別注意到法國的長相是

好看到足以魅惑所有女人的。

 

法國站起來拍掉身上的灰塵,走出牢房後要了一杯水,拿回了行李。

雖然他也想顧及禮貌,不過還是看了看行李夾層裡那封非常重要的信

還在才能安心。

 

就在他走出豪宅門口時,看到英國和美國已經在門外,兩人後面還有

大批特種部隊待命中。

 

軍火商見狀低聲咒罵:「他媽的!還是晚了一步,萬事休矣!」

 

法國裝出笑臉和開朗的聲音:「你們來接我啦?」

 

英國走上前打了法國一巴掌:「你知不知道我多擔心你?!」

 

法國撫著發疼的臉頰:「今天怎麼這麼倒楣,一直被人甩耳光。」

 

美國倒是很高興的對身後的特種部隊宣布:「各位,人既然都找到了

,大家收工回家繼續過聖誕節吧!」

 

「等等!這傢伙竟然敢把法國綁來,一定要嚴懲!」英國怒目瞪視站

在不遠處的軍火商和他的管家、保鏢。

 

「喔,說的也是,那麼把這個房子給我拆了再收工。」美國又宣布。

 

「饒命啊!法蘭西斯先生,您答應要幫在下美言幾句的。」軍火商都

快哭了。

 

法國安慰英國:「算了啦,你看我不是沒事嗎?人家好歹是美國家裡

的人,給美國一個面子嘛。」

 

美國說:「我都無所謂喔,看你們說要怎麼辦我就怎麼辦。」

 

「我不想因為我的關係把事情鬧的更大,這件事就這樣算了,不然英

國你想想,我們跟這個美國家的軍火商槓上了,大家之間的關係不就

搞壞了嗎?一個弄不好打起仗來不是很可笑?」法國把英國拉到一邊

,低聲好言相勸。

 

「混蛋,原來是軍火商。」英國聽到對方是軍火商,也稍微顧忌起來

 

「是啊,我本來就不想計較這件事,只是被白打一頓而已,多休息一

陣子就好了。」法國語氣無奈。

 

「他們打你?嚴不嚴重?」英國非常擔心。

 

「那軍火商任性的女兒找人打的啦,不要再問了。」法國覺得二戰後

自己從沒這樣丟臉過,不想多提了。

 

「好吧,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也算了。」英國終於不甘心的答應

 

「好,我正式宣佈,收工了!」美國宣布完頭也不回的跳上跑車,趕

緊回家去打他新買的電動了,今天為了法國失蹤的事情被英國一直釘

,根本沒時間玩呢。

 

法國坐上英國開的出租車,兩人一路無語,過了一會兒後英國打破沈

默說:「你餓了半天吧?找家餐廳吃個飯我們再去機場排候補機位。

 

「嗯,都聽你的。」法國無意識的摸了一下剛剛被英國打的地方,雖

然還有點痛,但至少證明這個世界上還有人關心自己這個沒用男人。

 

英國看了看撫著左臉的法國,然後是他胸前的十字架,不由得低語:

「對不起,打了妳深愛的男人。」

 

「你剛剛說了什麼?」

 

「沒有,我們去吃Fish and chips(英式炸魚薯條)吧!」

 

「耶~~不要吧!特地來到這裡還吃那種東西,哥哥我想吃中國菜啦

,不然日本料理也好啊!」法國哀嚎。

 

「你剛剛不是說都聽我的嗎?不准對救命恩人頂嘴!」英國很高興法

國終於恢復精神,所以他也不再客氣了……。

 

(未完待續……)

==

喜歡這個故事嗎?歡迎留言讓小殘知道您寶貴的意見喔,您的支持是

小殘持續創作的動力!^_^

 

全站熱搜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