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我名叫三條祐介,今年23歲,職業是私家偵探。

不過偶爾我會懷疑,我每天上班的地方到底算不算偵探社。

或者換個方式說,我曾經希望自己能當個平凡的私家偵探,辦「一般
的」案子。

誠如社會大眾對偵探社的普遍印象,外遇調查,個人信用調查那一類
的案子算是偵探社比較常經手的案子。

我並不是對我們社長有什麼不滿,和其他同行比起來,他接的案子給
的酬勞都蠻高的,匯錢速度又快到實在無可挑剔。

沒案子的時候,只要能讓他隨傳隨到,愛到哪休假就到哪兒。

當然,也不是說我是個喜歡辦外遇案子的偵探,只是工作到現在,我
幾乎沒接過什麼「一般的」案子,有時我不免好奇社長交辦的這些案
子到底是透過什麼管道接的。

這天早上,我才剛踏進小暮偵探社,社長秘書早乙女就拿著社長傳真
過來的委託書對我說:「這裡有一個輕井澤的案子,所長指定你接。

附帶一提,我們接手的工作幾乎都是由所長透過視訊或傳真來指派,
別人我是不知道,至少我從沒和社長直接見過面。

拿了委託書和預付調查費用後,我便依約前往輕井澤。


[2]

如眾所知,輕井澤是著名的避暑勝地,如果要我拿著委託人的地址在
一大片別墅當中找,著實不太妙。

不過委託人是親自駕車到車站來接我的,省了我不少力氣。

有些當事人會想與其讓一個偵探在那邊四處問路,不如直接來接他比
較保險。

尤其是別墅區來來往往的也就那些人,何苦省那一點功夫而讓個偵探
招來無謂的流言呢?

委託人赤城在十幾年前還只是一個中小企業的基層職員,這些年來卻
是好運連連,先是偶然被朋友邀到賽馬場,隨手買了些馬券卻大爆冷
門,得了筆意外之財。之後無論是股票或期貨等都每買必大賺。

不過最近他的好運似乎被用盡了,手上的各項資產都因為房地產和股
市狂跌而大幅縮水。

當然如果是這樣讓他賠錢,找偵探也沒有用。

而委託人赤城卻表示:是他女兒的離家出走讓他開始走霉運的。

基於這樣的動機才找來偵探幫忙尋回女兒,聽來似乎有點荒謬。


[3]

不過偵探也有偵探的職業道德,既然接下了工作,無論委託人拜託的
事情聽來多麼荒謬,在不違反法律的範圍之內,我都有義務要讓對方
得到與他付出的錢相稱的調查結果才行。

畢竟有些事情是有限的警力辦不了的,或者是,辦不到的。

總之,為了幫委託人找回女兒,我請赤城先生盡量詳盡的給我關於他
女兒的資料。

以下就是他敘述的內容大要:

十六年前的這個季節,赤城的太太在醫院難產,經過一番內心掙扎之
後,赤城決定讓醫生救大人,犧牲嬰兒。

即使他知道太太希望生下一個女兒的願望有多麼強烈。

手術過後,赤城太太麻醉未醒,而他則拖著疲累的身子回到家裡,那
是他太太的父母留下來的老舊房子,而老人家們都已經不在了。

正當他收拾了一點衣物準備回去醫院看太太時,發現門口不知道何時
被放置了一個嬰兒!

那嬰兒比起剛出生的小孩沒大多少,於是心疼太太的赤城和醫生商量
好,隱瞞親生女兒因難產而死亡的真相,把這由門口撿來的女嬰當作
自己的小孩撫養,並取名為沙也加。

就在女兒到家裡一個多月後的某一天,從來沒涉足賽馬場的赤城被一
個朋友硬邀去賽馬場,在朋友慫恿之下隨便買了幾張馬卷,不料竟然
糊里糊塗的中了好幾十萬。

以此為開端,以後無論赤城從事什麼投資,幾乎都能賺得不少利潤,
即使泡沫經濟時期,他也能藉由在國外的投資賺到錢。

既然赤城在得了這個女兒之後大發其財,自然對沙也加疼愛有加,雖
然沙也加很少要求什麼,但赤城總是給予比女兒所要求的多更多的物
質。

可是就在沙也加滿十六歲之後,開始徹夜不歸,剛開始他以為是女兒
交了壞朋友,不准她夜晚出門,沒想到就在幾次爭吵後,沙也加再也
沒有回到家裡。

因女兒離家出走大受刺激的赤城太太,在住院幾天後,暫時住到輕井
澤的別墅休養。


[4]

在委託人講到一個段落後,我問道:「恕我冒昧,那您原本的住處現
在有誰在?」

「我在東京的房子現在由管家和佣人看著,我也交代他們一旦有沙也
加的任何消息都要立刻通知我,可是一直沒有消息。」

「不,我是指您太太的老家。」

「你是說那老房子嗎?我後來為了投資方便而搬到東京,之後就一直
沒有去管它了,只拿了一筆錢請附近的鄰居幫忙看看門戶,別讓閒雜
人等闖進去搗亂。」

「那我瞭解了,方便的話,請給我另外兩處的住址,此外,我想拜訪
尊夫人,以及看看令嬡的房間有什麼線索。」

不過由於赤城夫人身體不適在休息,所以我只好和赤城先前往他們在
東京的住處。

這類尋人的案子如果落到偵探的頭上,幾乎是無法報警處理,或者是
報警後經過一段時間仍然無所獲的案子。

而我才在想這次該不會是單純的尋找蹺家少女的案子,在看過沙也加
的房間之後卻覺得不太妙。

一個年方十六歲的女孩,與朋友相關的資料幾乎沒有看到。

沒有通訊錄或許還能理解,因為她可能帶著蹺家,可是舉凡信件、卡
片,或是出遊合照這些東西也都沒有。

也沒看到類似畢業紀念冊的東西。

我問赤城先生要沙也加的照片,他卻一張都找不出來。

「奇怪。」他說:「去年生日宴會的照片應該就放在客廳才對,怎麼
不見了?」

要尋人卻沒有照片是有點糟糕的情況。

而更糟糕的情況是,我在沙也加的房間感覺到少許殘存的靈力。

在此必須先說明的一點是,雖然我從小就能感應到靈氣、看到異類,
也修習過陰陽術,不過並不喜歡把這些能力拿出來用,也並不想以此
為業,所以才會選擇當一個「平凡的」偵探。

一想到這或許「又」是和異類有關係的案子,我皺起了眉頭。

何況半吊子的法術是用比不用還糟糕的東西,現在只能希望這是不需
用法術就能解決的案子。


[5]

隔天,我透過各種管道,終於拿到了沙也加在參加高中入學考試時的
存檔照片。

家裡所有關於沙也加的照片都找不到,可見得是有意不想讓人找到她
,而能這麼做的大概只有沙也加本人了。

雖然赤城家其他人也可以銷毀照片,不過由沙也加的房間狀況看來,
她銷毀或者刻意不保留自己照片的可能性比較大。

這一天在新宿的搜索徒勞無功,不過我拿到了沙也加的病歷資料。

這一份連她父親都不知道的病歷資料是一所社區醫院存放的,沙也加
的身體機能有逐漸衰竭的現象,雖然醫生勸告過她要告知父母,但是
之後她再也沒有到那間醫院去了。

本來想在新宿隨便找一處過夜後再繼續調查的,可是看過沙也加的病
歷後,我匆匆的買了一個睡袋,一條毯子和旅行組合便搭車前往赤城
夫人的老家。

由於赤城夫人的老家交通不是很方便,我在向管區員警問過路之後,
便借了腳踏車拼命的踩著。

路上雖然有孤魂野鬼閒晃著,但是為了不要節外生枝,我一律裝作沒
看到。只是到了赤城夫人的老家後,發現荒廢已久的老屋外面充斥的
異類真是多到讓人受不了。

我再怎麼不想使用法術,看到這般情景也不禁想趕走些擋路的妖怪,
好能快點走進屋子裡,卻也擔心越趕越多,畢竟這種地方閒著沒事幹
的妖怪想必不少。

就在煩惱要用什麼方法趕妖怪之時,屋子的拉門打開了一半,而這一
半傳出了一股靈力,讓吵鬧的妖怪們往兩旁退了一段距離。

我知道這是屋內的人……而我也大概猜到是什麼人在請我進去,於是
背著行李往屋內走去。

看著端坐著的少女背影,我對她說:「妳好,沙也加小姐,我是受令
尊之託前來找你的。」


[6]

轉過身來的少女臉色蒼白,但仍示意我坐在她對面。

「時間緊迫,我就長話短說。」我把帶來的毯子遞給沙也加。

她默默的接過去並把毯子披在略嫌瘦弱的身上。

「我是赤城先生請來的偵探,不過妳我都明白,妳不是普通的女孩兒
,而我大概也不是很普通的偵探,如果可以的話,請告訴我關於妳的
事情好嗎?至少為了妳這些年來稱為父母親的赤城夫婦。」

沙也加沈默了一會兒後以心靈感應問我:「這樣的方式你可以嗎?」

我回答說可以,反正這屋子裡沒有別人,提升靈力並無大礙。

原本沙也加是這老屋子的座敷童,守護著赤城夫人(舊姓川村)歷代
祖先及其財富。不過由於赤城夫人是私奔結婚的,所以當二老過世後
,失去繼承人的川村家財產被遠親瓜分殆盡,只留下這沒人想要的老
屋子。

當赤城夫人和先生回到這老屋子後不久,便發生了赤城太太難產的那
件事,而赤城太太想要孩子的願望太過強烈,驚動了座敷童,於是它
做了一件實在不是座敷童該做的事情。

它附身在另一個死去的女嬰身上,裝成被丟棄在老屋子門口的棄嬰,
後來便被赤城當成自己的孩子撫養。

我聽到這裡問沙也加:「其實妳不需要用這種方法也可以以女孩子身
份和赤城夫婦生活好幾年,畢竟座敷童和人類的小女孩比較相似不是
嗎?」

沙也加搖搖頭。

我感應到她的解釋。

因為座敷童的身體不會有人類一般的變化,所以到青春期便會開始發
生問題。為了避免這種情形發生,它賭上了自己的妖力來維持人類的
軀體。

做這種事情的座敷童它說不定是第一個,而現在它的妖力已經無法維
持沙也加這個軀體了,沙也加的身體機能便逐漸衰竭。

我當然不能說沙也加,也就是川村家的座敷童很笨,畢竟它是這樣盡
心盡力的要守護赤城太太。

而她最近開始徹夜不歸的原因我大概也猜的到,是跑回這間老屋子想
補充妖力,可惜依然徒勞。

赤城先生最近的投資連連賠錢也是因為座敷童妖力大幅衰退的關係,
它會決定離開赤城家,也是迷惘於自己所做的事情到底是對是錯。

我問沙也加:「如果妳離開現在的身體,還能守護赤城家嗎?」

她說雖然現在妖力衰退很多,但若不需用妖力負擔這個軀體,赤城家
雖無法再像之前一樣擁有許多財富,但維持小康還是可以的。

我想了一下之後對沙也加說,既然她無法繼續以沙也加的身份活下去
,與其耗盡妖力,是否考慮現在結束與赤城夫婦的緣分,我會幫她安
排的。

她考慮之後答應了。


[7]

我把沙也加帶回赤城夫婦身邊,也告訴他們沙也加的病況,說是我勸
告她不要因為病痛而躲起來獨自面對,應該要讓父母知道才是。

雖然赤城夫婦堅持要找最好的醫生醫治沙也加,不過就在帶回沙也加
數天後的某個夜裡,她悄悄的在家中離開人世。

後來,我聽說赤城夫婦因為不想觸景生情,賣掉大樓和別墅償還一些
投資的損失後便搬回老家住,我想有曾經當過他們女兒的座敷童在,
赤城夫婦在老家的生活一定不會有問題的。

 

(完)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