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這天晚上,我正躺在床上看著田中芳樹的「創龍傳」,卻因為天氣悶
熱而感到有點難受,正在考慮要不要開冷氣的當兒,接到來自偵探社
的電話。

是社長秘書早乙女打來的,要我立刻到辦公室一趟。

接完電話之後,我急忙換上外出服,飛也似的逃離我那個即使在晚上
也悶熱如蒸籠的窩。

我工作的小暮偵探社雖然不是位居鬧區的高級大樓內,也沒掛上招牌
,不過設備倒是讓人無法挑剔。它唯一的缺點大概就是設置於下町的
一間社區圖書館的地下室,進出通常得多費一番功夫就是了。

就像今晚吧,如果不是早乙女剛好打開緊急出口叫我進去,我還得想
辦法潛入已經關門的圖書館呢。

不過話說回來,住在這附近的居民可能也不知道他們的社區圖書館下
面竟然有人大模大樣的開了一間專接怪案子(這是我個人的感覺)的
偵探社吧!

進到辦公室之後,早乙女面帶微笑的遞上冰麥芽糖水給我。順便一提
,有個精明「又還算」體貼的秘書也是小暮偵探社吸引人的地方。

我到自己的位置坐下,問早乙女:「浩美,這麼晚找我來,是有新的
案子嗎?」

「是啊,社長正在線上等你呢。」早乙女說完就打開視訊會議的螢幕
,小暮社長正在看文件。

「晚安,三條。」他放下文件對我說道。

「晚安,社長。」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有種社長的優雅即使是透過
螢幕,也能散發到這間辦公室的感覺。

「工作地點我已經傳真過去了,至於細節,等一下你到委託人家中之
後,委託人自然會詳細告訴你。」

「咦?」我小聲的問早乙女:「要我立刻過去?」

「因為這案子委託人已經拖太久了,情況緊急,所以麻煩你立刻趕過
去,我會給加班費的。」社長代替早乙女回答我的疑問。

早乙女對我點頭苦笑。

「我的意思不是加班費,社長,而是如果是〝那種〞案子,我需要點
時間作準備。」

「這你放心,我都請早乙女幫你準備好了。」

「不會吧!」我小聲的說。

早乙女笑盈盈的塞給我一個小型旅行箱,並且說「這裡面有旅行組,
換洗衣物,神社的神水,八卦鏡……。」

「我知道了」我揮揮手打斷她的話,沒好氣的說:「我既非神官也不
是和尚,帶點換洗衣物就好啦。」

「那調查費也不需要囉?」早乙女從身後拿出一個厚厚的信封袋在我
面前揚了揚。

「當然要!」我一把搶過信封袋,提著旅行箱就往外跑:「既然社長
說時間急迫,那我就不廢話了。」

「等等,地址你還沒拿呢。」她追上來把文件往我嘴巴送,我便叼著
文件,一手提著行李箱,一手拿著調查費往外飛奔。

過了幾分鐘之後,我才慢慢的在街上走著,將調查費收好,看著文件
上的住址準備招計程車。

很幸運的,我馬上招到了計程車,在告訴司機地址之後,他面有難色
的對我說:「先生,不是我不想做你的生意,而是那戶人家傳出一些
不太乾淨的事情,附近又常出意外。」

司機停了一下又說:「如果客人你不介意的話,我可以載您到離那裡
最近的大街上,您再走一小段路過去就可以了。」

既然委託人的家出名到連計程車司機都不願意靠近,我看招別的車說
不定情況也不會好多少,於是我對他說:「司機大哥,沒關係,看你
能載到多近,我不介意,麻煩你了。」

雖然我在一瞬間也曾想過以小費來拜託司機載我到目的地,不過也覺
得既然人家不願意,還是別拿錢強迫人家比較好,看他載我到哪兒再
說。

過了約二十分鐘,車停了下來,我問司機「到附近了嗎?」

司機臉上堆滿了職業笑容:「快到了快到了,客人您先付車資,我再
告訴您怎麼走。」

沒辦法,我只好付了車資,提著行李下車。

「客人,您往前看,走過三個十字路口之後,在第四個十字路口右轉
,再過三四條街就是了。」司機說完沒等我提問就發動車子跑了,留
下我站在馬路邊。

我回過神來的第一個反應是對著已經看不到的計程車比中指,你問我
為什麼?因為我目前站的地方連第一個十字路口都看不到,由此可想
而知我等下要走的應該不算「一小段路」吧!

不過,耐的住長途跋涉也是偵探的必備條件之一,我走了半個多小時
之後,終於到了文件上所寫的住址。


(未完待續…)

全站熱搜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