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我的家裡有三個人,爸爸、媽媽和我。』



念小學的時候,第一次寫「我的家庭」這樣的作文時,我在寫下上述

那個句子前,著實考慮了很久。



我家的確是由三個人組成,這是毋庸置議的,無論是房間、桌椅、餐

具等等都是三人份的。



不過我卻常常感覺到家裡不只有我們三個人在,爸爸或媽媽經常會和

「看不見的人」說話,而每當我問爸爸媽媽他們是在和誰說話時,他

們總是說「客人」。



所以在小時候,我總以為「客人」是一種爸爸媽媽可以和他們說話,

可是我卻看不到的人。



後來我在學校學到「客人」這個詞之後,發現和家裡的「客人」意思

好像不大一樣,回家問了媽媽之後她說:「你在學校學的沒錯,但是

我們家比較特別,那些客人你是看不到的,這是我們家的秘密,你到

外面千萬別說,不然客人以後都會不來我們家,這樣爸爸和媽媽會很

無聊的。」



雖然我從來沒看過來我們家和爸爸媽媽聊天的客人,但我並不是多話

的小孩,學校和鄰居沒有人知道我們家的秘密。



即使學校有「家庭訪問」這個東西,不過實際上沒有老師到我們家拜

訪過。每一位老師都知道爸爸和媽媽是「名人」,名人是很忙的,名

人的家是不可以隨便讓人拜訪的。



另一方面,媽媽有空時會去學校看看我和找老師談關於我的事情,我

的每一個班導師和一些看過媽媽的同學都說我有一位漂亮又了不起的

媽媽,我是一個幸運的小孩。



媽媽的職業是醫生,至於爸爸呢,是一個經年都待在家裡的小說家,

不過他偶爾會出門去購物,還會去見出版社的編輯。



我到中學時看了一些漫畫,裡面描寫的編輯似乎是得常常跑到作家或

漫畫家工作室去催稿的一種人,而像爸爸這樣準時到咖啡廳和編輯見

面並交稿的作家好像反而顯得奇怪。



無論如何,我的爸爸和媽媽都擁有讓人羨慕的職業,而且他們真的對

我很好,讓每一個認識我的人都說我是幸福的小孩。



可是我最近總有一種不對勁的感覺,自從上高中之後,家裡的「客人

」來的好像很頻繁,因為我常常聽到爸爸媽媽他們在和「客人」說話

,雖然我一樣看不到他們。而且奇怪的是,我最近連聽過爸爸媽媽說

的話都會忘記。



[2]

如果不是十幾年前天界和地界的那場紛爭,我也不用留在人界擔任「

爸爸」的角色。



甚至為了在人界過日子,我還取了一個人類的名字,在人界從事所謂

「小說家」的工作。



其實我本來也不知道把以前在地界的所見所聞用人類的文字寫出來竟

然會有這麼多人喜歡看,那個叫做編輯的男人對我極盡奉承之能事,

只為了我每星期寫出來的文字。



雖然覺得有點麻煩,但我不喜歡讓其他人類到我現在住的地方來,於

是便自然而然成了「自動準時交稿給編輯的老師」,聽說還以此聞名

於出版社的編輯之間,不知道是真的還是假的。



不過和在地界的日子比起來,人界的日子是有意思多了,唯一比不上

地界的地方是,自從和「祂」及我們所養育的孩子住在一起後,我再

也沒有吃靈魂了。



不過對於沒有吃靈魂這件事情,我並不會顯得太難過。



畢竟在現在的人類社會裡,除了剛出生的嬰兒,美味的純潔靈魂已經

是很難求得了,但嬰兒的靈魂太小,一個並不足以填飽肚子,而我並

不想變成人界裡嬰兒連續猝死案件的元兇。



與其吃難吃的靈魂,我倒是寧願吃人界美味的食物。



為了吃到人界美味的食物,我得依照人類的方式來謀生換取金錢。



有時我會想,就這樣過日子下去也是不錯,可是天界和地界的那些使

者,以前會跑到家裡來看看熱鬧也就罷了,最近卻是為了我和祂所養

育的孩子的未來爭吵不休,看來好日子大概是剩下不多。



我對人界的生活並沒有太大的留戀,只是那孩子,那個叫我「爸爸」

的孩子,沒有了我是否還能過的像以前一樣?



[3]

在現在這樣過日子之前,從沒想過會和地界的人生活在一起,甚至還

一起養育人類的孩子。



人界的生活是比天界有趣多了,但因為天界和地界的紛爭而意外背負

養育責任的我們,即使裝作人類夫妻一般,卻也有做不到的事情。



比方說,我和他並沒有睡在同一個房間,而決定由我擔任「媽媽」的

角色,只不過是因為就人類的眼光看起來,我的外表比較接近女性罷

了。



而事實上,天使和惡魔一樣是沒有性別之分的。



我對於和惡魔同居這件事情本來覺得頗為不習慣,不過他也很努力的

以人類的生活方式在過日子,而且似乎沒再吃靈魂了,於是過了一段

時間之後,我們都習慣於彼此的存在。



為了在人界生活以及養育那孩子,我選擇了以心理醫生為職業,甚至

還到處去演講,但能因此獲得救贖的人有多少,我卻沒有認真去算過

,畢竟能否獲得救贖,是在於一個人的「心」,而不是看過多少次心

理醫生,聽過多少演講。



我和他只是為了養育那個因為天界和地界那場紛爭而意外失去父母的

孩子才待在人界至今,不過我卻漸漸喜歡上這樣的生活,相信他也是

一樣。然而最近大神和魔王派來的使者卻漸漸為了那孩子的將來起了

紛爭,老是在家裡吵起來,讓我和他不得不消去那孩子的部分記憶,

免得聽到我們和使者的對話片段而起疑心。



不過那孩子都已經長這麼大了,早晚會發現我們不是他的親生父母,

甚至我們不是人類的事實,分離是早晚的事情,只是要怎麼樣才能做

的漂亮,天界和地界一直沒有共識,看來還是得靠我們自己想。



[4]

天界和地界各有被稱為天使和惡魔的居民,和人類所居住的人界一樣

,即使締結了條約,還是會不斷的發生紛爭。



只不過天界和地界最近在交界處的一次紛爭,波及了誤闖進交界處的

一對人類夫婦,以及他們的孩子。



本來人類是看不到也進不到天界與地界的,但少數誤闖的人不是很快

又被送回人界,就是迷路到別的出口,導致去到另一個地方甚至是另

一個國家。



這對不幸運的夫婦,在雙方的紛爭中被誤傷致死,孩子被天使那一方

給救了起來,由於把這麼小的孩子送回人界,他也沒有辦法一個人生

存下去,在這次紛爭之後所締結的條約裡,天界堅持加上要雙方派出

代表來撫養這個失去父母的孩子的條文。



條約上是寫著,撫養這孩子直到他能夠在人類社會自立為止。



但對於這孩子何時能在人類社會自立,在他上了高中之後,天界和地

界派來的使者之間常為此在孩子目前的「父母」家裡起爭執。



扮演孩子「父母」的惡魔與天使對此本想一笑置之,但由於爭吵次數

越來越頻繁,他們也察覺到孩子開始對於最近失去的片段記憶起疑心

而顯的悶悶不樂,於是便策劃了一次家庭旅行,打算趁孩子沒注意時

,遠離那些爭吵不休的使者,商量那孩子的未來。



本來只是一日遊的家庭旅行,老是被同學稱為幸運兒的孩子卻再也沒

和父母一起回來。



那天傍晚,電視上報導著風景區的墜崖車禍,獲救的只有和父母一起

出遊的高中生,而他的父母下落不明。



即使現在每天報導著墜崖車禍的搜救工作,但很快的,人們便會遺忘

這件事情,甚至過幾天馬上會有別的新聞取代這件報導吸引人們的注

意力的。



在孩子身邊的人都為他惋惜失去了這麼好的父母,不過只有他知道,

他現在的父母只是為了贖罪而存在。因為在墜崖的那一瞬間他想起了

十幾年前,他也在和雙親出遊時發生意外,而且同樣的被救起。



不同的是,上次救起他的是「媽媽」,而這次是「爸爸」。



後來大人們告訴他,「媽媽」留給他那棟大房子,「爸爸」留給他的

是一些版稅,雖然他只是高中生,不過他心想,爸爸媽媽已經把他養

育的這麼大了,他可以一個人在那棟大房子繼續過日子下去的,只不

過以後家裡應該不會再有「看不見的客人」來訪,因為能和他們聊天

的「天使媽媽,惡魔爸爸」已經不在了……。



(完)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