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小暮先生做了希望斑目不要激動的手勢,請他坐好聽下去…。



「我想,祥子夫人會產生變成轆轤首半夜出來遊蕩的現象,有可能是

在神代家曾經發生造成她極大心理創傷的事情,而這無處可傾訴的痛

苦,導致……。」



在他說完之前,我們都感受到很大的震動!!



「不好!」我撲向斑目,兩人往房間的另一邊臥倒。



同一時間小暮先生(精確的來說,是小暮先生以離魂之術做出來的身

體)則衝向我們的身邊並以某種手勢念起了咒語,產生一個保護性的

結界將我們三人圍了起來。



我看到之前由我張起的結界,被某種力量硬生生的轟出了一個大洞,

完全失去了結界的意義,於是便收回我的力量,抬頭看著小暮先生





「哼!你們的反應還挺快的嘛……。」聲音裡既沒有諷刺也沒有佩服

的意思,純粹是一位女性口中說出的不帶感情的評論,隨著這句話我

看到了鬼束小百合和站在她身後的神代鷹志。



「你們也真是奇怪,這種古老到可以沈到日本海去的破落家族的繼室

,她的死活值得你們幾個有『能力』的外人來多管閒事嗎?」



「才……才不是外人呢!」斑目似乎是被嚇到忘了害怕,或者純粹是

外行人的勇氣,不曉得小暮先生是費了多大的力氣才能保護我們不被

鬼束小百合釋放出來的氣震到飛出去。



「我不是在說你!」鬼束小百合一瞪視斑目,他整個人似乎定住到忘

了發抖。



「不要讓斑目跟她說話!也不要看她的眼睛!」小暮先生大聲喝叱。



「我知道了!」我將失神的斑目扶好,讓他頭靠著我的肩膀,小聲念

起能讓他恢復心神的咒語。



「小暮優作,憑你的身份地位,根本不該來淌這趟混水,我勸你們就

此罷手,乖乖離開神代家,當作什麼事情都不知道,豈不皆大歡喜?





誰跟妳皆大歡喜?至少我們都不能眼見這女人為了她個人的私慾,讓

她對祥子夫人不利,。



照理說,鬧的這麼大聲,管家也該出現了,我正想到這點時,斑目醒

了過來,門外傳出了神代夫人的聲音:「小暮先生在嗎?你房間裡怎

麼有吵架的聲音呢?」



「糟了!」小暮先生低喊。



「鷹志,去把那女人帶過來!」鬼束小百合命令著。



「可是……妳說那女人是……。」神代鷹志以快聽不到的怯懦聲音說





「你白癡啊,轆轤首在平常時候只是一般的女人,你連一個弱不禁風

的女人都擺不平,跟廢物有什麼兩樣?」鬼束小百合那兇狠的樣子,

和白天尋死尋活的大小姐樣,根本是判若兩人。



小暮先生的結界和鬼束小百合施加的力量正呈現微妙的均衡,若是祥子

夫人被神代鷹志押了過來,我們這邊一旦精神上產生動搖,情況就會非

常危險,我擔心的以眼神詢問小暮先生。



小暮先生知道我要說什麼,卻是搖頭。現在這種力量的平衡,是建立在

抵抗鬼束小百合力量的反作用力上,如果貿然加我的力量上去,那麼所

產生的結果有可能是我們雙方都會震飛出去,造成難以預測的傷害。



在此同時,神代鷹志已經走出房門,我擔心的看著小暮先生,又得緊抓

著激動的想衝出去的斑目,當小暮先生張嘴想對我說些什麼時,一個所

有人都沒注意到,也沒料想到的情況發生了!


(未完待續……)

==

喜歡這個故事嗎?歡迎留言讓小殘知道您寶貴的意見喔,您的支持是

 

小殘持續創作的動力!^_^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