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故事劇情純屬虛構,與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無關。


殘在夢中彷彿被一雙強而有力的臂膀抱住了,這感覺好真。

不!他真的被抱住了,緊緊的。

殘不由得睜開雙眼。

他原本應該是躺在床上歇息的,現在卻半坐著被蘇芳抱住了!

「蘇芳?」殘的聲音和身體都顫抖著。

「………對不起……」蘇芳低語。

「…………………………」

「對你做出這麼不可原諒的事情,都是我個人的疏失。」

「…………………………」

「是我讓私事影響了工作,才讓對方有機可趁,都是我的錯。」

「…………………………」

蘇芳放開了選擇沈默不語的殘,準備跪下謝罪。

「不要!」殘突然用力拉住蘇芳的手不讓他下跪,蘇芳一個重心不穩
,反而倒在殘的身上。

「學長?」蘇芳看到了殘眼眶中溢出的淚水。

「別再說了!也別下跪,只要……只要你沒事就好。」

「可是我對你做……。」蘇芳一邊起身一邊想要拼湊出道歉的話語。

「沒……沒關係,我不介意,只要…只要你還是原來的蘇芳就好。」
蘇芳的話被殘打斷。

殘好想給眼前原來的蘇芳一個擁抱,但是他不能。

他不能。

蘇芳對他做的那些事情都不是出自蘇芳自己的意志,蘇芳什麼都不知
道,所以這一切由他自己來承受就夠了。

等一等,為什麼蘇芳要向他道歉呢?

意識到這一點的殘抬頭看向蘇芳。

兩人目光交會的那一瞬間,彷彿為了解開殘的疑惑的蘇芳開口了:「
我……我被催眠之後,還是有一小部分意識在掙扎著,可是我的身體
卻無法控制的任憑那個女人擺佈,以致於對你……。」

這麼說來,難道蘇芳對於他所做的事情還保有一部份記憶嗎?殘覺得
眼前的世界即將崩壞。

這一夜殘曾經在蘇芳面前赤裸裸的、毫無保留的表現出沈浸於身體被
挑逗的快感裡……。

而這一切若存在於蘇芳的記憶裡……。



(待續…)


---
唉呀呀,由於讀者大人們催的緊,第十四回很快寫出來了,但是,接
下來問題好像更大了?

 

全站熱搜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