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故事劇情純屬虛構,與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無關。


「學長……。」第一次看到殘流露出如此悲傷的表情,蘇芳的心頓時
一陣抽痛。

連他自己都感到驚訝的抽痛。

是的,由他一小部分清醒的意識中,讓他稍微知道今晚所發生的事情
,他對殘所做的事情。

可是當時他真的沒有辦法,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行為。

梓夜的話幾乎整夜都在蘇芳腦中盤旋著。

他記得殘落淚時的表情,還有殘那雪白的軀體和壓抑下仍然忍不住的
身體反應,所以他……無法原諒自己。

他知道說出事實會傷害到殘,這位一生中讓他第一個在意的人。

但是,他怎麼能裝作毫不知情,讓殘獨自承受今晚發生的一切呢?

從兩人第一次相遇的那一刻起,他就遠遠注視著殘吧,正如當年母親
所點醒的,從來不在意別人的他,竟然會在意起這位先對他友善的打
招呼的學長。

總是笑盈盈的殘和板著臉的蘇芳那時在小學部裡成了明顯的對比。

不管遇到再大的困境,或者即使被綁架,殘讓他看到的,總是樂觀的
的笑臉,所以他甚至以為這樣的殘應該是幸福的。

身為妹之山家族最疼愛的么弟,殘怎麼可能不幸福?

而今晚,罪孽深重的他,卻在殘的身上加諸不幸,讓殘悲傷落淚,即
使殘本人和妹之山家族不追究,可是他鷹村蘇芳那有這個顏面繼續待
在殘的身邊呢?

「學長……請讓我辭職,我不能……。」蘇芳終於忍不住兩人間持續
的緘默,說出他的決定。

而在這一瞬間,殘由床上起身,攀著蘇芳的肩膀站起,給予蘇芳一吻
,深深的一吻。

「我批准你的辭職,忘了今晚的一切吧,你必須讓梓夜小姐幸福。」
殘嘗試著用他最冷酷的聲調說著。

給梓夜幸福?

有一點點說不上來的惱怒由蘇芳心中升起。

殘怎能命令他必須讓梓夜幸福?梓夜都認定他喜歡的人是眼前的妹之
山學長了,而且他也發現……。

蘇芳回頭看向玲所在的位置,然而玲卻不知道何時已經離開病房。

他拋下殘走向門口,將門反鎖上。

板著臉的蘇芳走回殘的病床邊看著殘,他受不了殘在經歷這樣的打擊
後卻用故作冷酷的表情說這些話來打發他,這一點都不適合殘。

他可是陪著殘最久的書記和貼身保鏢鷹村蘇芳啊。

冷不妨的,蘇芳將殘推倒在床上。

「蘇芳?」殘那偽裝的冷酷表情被驚訝所取代。

「學長,我想知道,你喜歡的人,你在乎的人是誰?」

「我……我不能說,你別問。」

那麼,剛剛的那一吻算什麼?蘇芳有生以來第一次急切的想知道他到
底在殘的心中到底佔有多少份量。

「對不起,學長,請恕我再次無禮。如果你不告訴我實話的話。」

這樣的他實在太卑鄙,太不可原諒了,可是這似乎是唯一能讓殘動搖
的方法。

蘇芳粗魯的扯開殘的衣服,大而溫暖的手撫上他的胸口。

之前被喪失心神的蘇芳玩弄身體的記憶敲擊著殘現在脆弱的神經。

蘇芳怎麼可以這樣對他!

「住手!」殘終於崩潰了。

殘幾近大喊的悲泣聲音讓蘇芳愣住了。

「鷹村蘇芳!就算我妹之山殘喜歡的人是你,也不能忍受你這樣的行
為,你馬上給我離開!」這恐怕是殘這輩子絕無僅有的,也是第一次
對蘇芳發出這麼粗魯的、歇斯底里的命令吧。



(待續…)


---
唉呀,本想能不能在十五回結束,看來還是不行吶。

依然期待各位讀者大人的感想中。 ~^^~

百忙之中依然生出第十五回,敬請笑納,還有別催稿太緊。小殘有很
多作業要寫吶(泣)。^^||

 

全站熱搜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