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故事劇情純屬虛構,與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無關。








任何熟識殘的人,看到現在的情況一定會被嚇到吧。





當然,蘇芳也不例外。





一向聰敏又冷靜的殘,總是面帶微笑的殘,如今卻在蘇芳的下方啜泣


著。





在發生今晚這件事之前,或許從來沒有人看過殘哭泣。





是的,從來沒有。





在這之前沒有人能夠使殘變得如此脆弱,甚至崩潰。





他可是妹之山家族最疼愛的么弟,也是家族中最優秀的一位。





背負著巨大的家族羈絆的殘,應該是完美的,沒有弱點的。





所以他不交特定的朋友,不讓自己放太多感情在任何特定的人身上。





這樣做往往有一段時間讓殘的內心相當矛盾,明明喜歡一個人卻要和


對方保持距離。可是也只有這樣做才不會傷害到別人,不連累別人。





這些年來殘這樣相信著,實踐著這個原則。





然而現在卻有一個人打破了這個禁忌。





那個人就是待在殘身邊最久的鷹村蘇芳,當年在綁架事件過後對殘說


著:「我會保護你的。」這句諾言的蘇芳。





殘想看著蘇芳幸福,這些年來他說服自己是以這樣的心情「喜歡」著


蘇芳。





但今夜他的身體卻赤裸裸的呈現在蘇芳面前,並羞恥的回應著,喘息


著。他想忘掉,也希望蘇芳能夠忘掉。





然而蘇芳一點都不明白他的用心,他怎麼能夠不顧到別人的感受,對


蘇芳說出「我喜歡你」這樣的字句。





聰明如殘,在面臨這樣一連串的打擊後,現在終究也只能啜泣著。





殘就算有再好的頭腦也解不開這複雜的情感習題,尤其是他以為已經


被自己藏的好好的情感卻被眼前的蘇芳再次挑起……。





看著眼前因為自己的魯莽舉動而啜泣不已的殘,蘇芳迷惘了。





難道梓夜所告訴他的都是真的?





真的是所謂「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心,抽痛著。





他傷害了他想保護的人。





而且是再一次的傷害。





蘇芳略微失神的放開殘,站到床邊。





他可以嗎?他真的可以喜歡殘嗎?





今夜對殘所做的這些事情,無論是之前受藥物控制,或現在是出於自


己的意志,他都深深的傷害到殘了。





他這個最差勁的男人,不只讓梓夜感到失望,而且讓殘哭泣了。





「對不起。」片刻的沈默後,蘇芳只能勉強擠出這句話。





「…………」





「我……沒有資格在待在學長的身邊,也不配讓你喜歡。」





「不要說了……。」殘以雙手擋著、抹著不斷湧出淚水的雙眼,現在


的他已經無力思考,他雪白的身軀經過蘇芳玩弄,他小心藏起的情感


被蘇芳挑起,而他卻不顧羞恥的脫口而出說他喜歡蘇芳。





這一切的一切,都不如伴隨著他而死去,而給蘇芳一條活路。





「我會離開妹之山家族,只求你有一天能原諒我。」





說完這句話,蘇芳轉身走向病房門口……。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殘 的頭像
小殘

【殘之居】小殘的創作與日常~義呆利、同人與原創小說、香港電影與娛樂情報~(APH故事超過60萬字,法蘭西斯中心小說字數超過50萬字!)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