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故事劇情純屬虛構,與實際人物、團體、事件無關。


《CLAMP學園理事長辦公室》


殘靜靜的佇立在落地窗前,那雙碧眼彷彿在凝視著遠方。

終究,他還是無法讓自己忘掉那晚蘇芳對他所做的事情,即使那並非
出自蘇芳自身的意志,卻也無法改變蘇芳對於他那些羞恥反應還存有
片段記憶的事實。

不過經過續哥的妥善處理之後,所幸沒讓妹之山家和鷹村家背上可恥
的污名,真是太好了。

否則以蘇芳的個性,怎還有顏面繼續面對世人呢?

因為蘇芳沒事,他才能夠安心的繼續擔任CLAMP學園理事長。

現在,玲和詠心他們應該已經在機場送蘇芳及梓夜小姐了吧。

他沒有勇氣,也不能,微笑的看著他們離去。

這是他的「決定」,他必須一個人承受。

無論如何,讓蘇芳陪梓夜小姐到維也納,是他能做的最好的「決定」
,即使蘇芳親口告訴他,他才是「最重要的人」,他卻不認為應該繼
續將蘇芳留在身邊。

即使,他曾經因為蘇芳的擁抱及告白而落淚了,卻不敢奢求將那擁抱
據為己有,也不敢期望能獲得蘇芳溫柔的一吻。

玲勉為其難的答應代替蘇芳擔任保鏢的表情他還記的清清楚楚,真是
對不住詠心,以後玲能陪她的時間會更少了。

為什麼他總是要因為自己的身份來連累別人呢?

再過不久,他將背負起CLAMP學園的「未來」,在這之前,他仍
然希望能看到身邊的每一個人「幸福」。

就算只剩下短暫的幾個月,「幸福」還是有機會來臨的。

一陣敲門聲打斷了殘的思緒,殘轉過身,看到的不是玲,而是……。

不給殘發問的機會,就在眨眼的一瞬間,蘇芳已站在他面前微笑並說
著:「我回來了,這是我的『決定』。」

而當蘇芳擁住殘並以嘴唇阻止他發出抗議之時,站在辦公室門邊的玲
及詠心正互望著對方發出會心的一笑呢,不過一個正忙著關上門,另
一個卻淘氣的在門上掛了「閒人勿擾」的告示牌。


(全文完)


---
蘇芳和殘的這一個漫漫長夜總算結束了,不知道這樣的結局您還滿意
嗎?

其實本故事可能還有伏筆沒有交代耶,比方說阿續怎會知道殘出事了
呢?難道有偷接么弟宅邸監視器的不良嗜好?:P

有興趣的讀者大人可以留言猜猜看喔。^_^

 

 

 

全站熱搜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