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即將結束,我把下週要做簡報的東西弄好之後,便百般無聊的癱
在沙發上無意義的轉著遙控器。

暮醐還沒回來。

寂寞的感覺湧了上來。

如果不是一個人租不起這間工作室,我根本不可能考慮和別人同住在
一個屋簷下。

不知道暮醐今天作的是什麼工作呢?便利屋真的是來者不拒,什麼都
做的工作嗎?

就在我選台已經超過五次之後,手機響了。

因為暮醐並沒有申請電話的意思,而我的工作室又剛開始,能省則省
,所以我只先在名片上印了手機號碼而已。

事實上,目前會打手機給我的,八成是大學時代認識的朋友,所以看
到顯示出不熟悉的號碼倒是有點驚訝的接了電話。

「喂,我是伊集院。」

「什麼?」

「我是有空啦,不過工作了一天有點累,不是很想……。」

「你要請客?好吧,剛好離我這裡不是很遠,二十分鐘後見。」

我真的是太無聊了,才會答應這個人的邀約吧。

只是在大學時代的聚會有過數面之緣的人,我甚至連他的全名都不太
記得的人,臨時說想找我喝一杯,若不是那家店剛好不遠,我應該會
推掉。

搬到這裡之後,我還沒有固定會去的店,既然有人要請客,說不定去
看看也不錯,我是這麼打算的。

到了櫻田說的那間店之後,我才知道天下沒有白喝的酒這個道理。

原來是他的女朋友另結新歡了,聽說還帶男人來這家他們以前常來的
店,櫻田找我來是為了幫他當目擊證人。

我後悔了。

後悔的不得了。

但是又不好轉身就走人,只好硬著頭皮喝著點來的酒,祈禱他女友今
晚千萬不要出現。

不幸的是,我還沒喝完一杯酒,櫻田就示意我看向剛進門口的一對男
女。最糟糕的是,那個男的雖然穿著極為正式和平常不同,但看起來
卻蠻像暮醐薰——我的便利屋室友的!


(待續…)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