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在宴席的座位上坐好不久,婚禮開始進行。

雖然宴席上明明有看來很好吃的菜,但動筷子的人卻不多,大部分的
人都在注視著新郎新娘。

這時薰小聲的跟我說,要我等他上台跟新郎新娘說完話之後,悄悄的
離席去拿車,然後開車到飯店後面等他。

就在我想不透為什麼要特地來參加宴席然後又要離席之時,薰起身走
到新郎新娘的身邊,突然和新娘相擁,讓我嚇了一跳,在場的賓客說
不定也一樣。

這時薰擁著新娘對吃驚不已的眾人包括新郎大聲的宣布,新娘是他的
愛人,希望大家可以成全她們(這時薰外表看起來是女性),不要再
逼迫新娘嫁給男人。

所有的賓客都騷動起來,而新郎則嘗試著要將新娘拉回自己的身邊,
卻被薰抓住手,臉上的表情有點痛苦,這時我看到薰的眼色,趕緊悄
悄的溜出會場,跑去開車。

我緊張的在飯店後面等著,彷彿等了一世紀那麼久,終於看到薰帶著
新娘朝著車子跑過來,而後面跟著一大群人。

我趕緊打開車門讓她們上車,接著便盡我所能的開車飆離現場。

等到確定沒有車子追上我們後,我才問薰:「這是你今天的工作?拐
走新娘?還是你們真是一對戀人?」

在薰回答之前,那位繞跑新娘說了:「你是薰的搭檔嗎?是我拜託薰
把我由婚禮會場救出來的。」

我一邊開車一邊問:「那……薰,我們要把這位新娘送到哪裡去呢?

薰說:「你先專心開車,不要看後面,開越遠越好,我已經把油加滿
了。」

我問:「為什麼不要看後面啊?」

繞跑新娘說:「笨蛋,因為我們要換衣服啦,不要亂偷看。」

薰笑了笑:「百合子,不要罵我的搭檔,他是第一次接這類工作,我
拿薄毯子給妳蓋著換衣服,這樣就沒問題了。」

過了大概十幾分鐘後,薰要我把車子停在路邊換他開,這時他已經換
了比較輕便的服裝,不過外表看起來是中性的打扮。

我們這位客戶小姐換下了新娘禮服後,也是穿著中性的服裝,還把長
髮藏在帽子裡。

這時我發現薰把車子往回程開,正想開口說些什麼,車子在一家租車
公司門口停下來,薰要我們等他一下,他下車去交涉了一下,接著要
我們把車上的東西都拿下來,換成開另一部國產車。

接著他把車子開到成田機場,我們三個人下車後,發現有一個男性,
不……應該是做中性打扮的女性在等著我們,只見她一直跟薰道謝,
接著便跟這位繞跑新娘一起去搭機了。

我雖然感覺得出來大概是怎麼回事,但又覺得不太可能,所以一直等
著薰跟我說明,不過他只說了一句:「辛苦了。」然後我們便把車開
回去還給租車公司。至於之前被換下來的新娘禮服,則是用郵寄的方
式還回去。

把事情都辦好後已經是傍晚,肚子似乎也餓了起來,但穿著禮服吃路
邊攤或到居酒屋看起來都太過醒目,所以我只好打消這個念頭。

我們兩人回到家之後,薰叫我等他一下,過了幾分鐘後,廚房裡傳出
陣陣香味,我忍不住走到廚房去。

而薰端著一鍋馬鈴薯燉肉正要往客廳走:「你今天辛苦了,這是今天
的報酬。」

「咦?」我非常驚訝。

薰把鍋子放到客廳的桌子上:「開玩笑的,今天的客戶已經把報酬給
我了,待會拿給你。」

等到薰把報酬拿給我之後,才是該驚訝的時候,因為我拿到了三十萬
,這是一般上班族一個月的薪水呢。

「太誇張了,這真的是今天的報酬嗎?薰你可別讓我太高興啊。」

「真的啊,委託人就給這麼多啊。」

「那你呢?」

「我也有拿啊,扣掉必要費用後剩下十萬左右。」

「這樣不好吧!應該一人一半。」

「沒關係,這是你第一次做這樣的工作,而且我也沒先跟你說除了參
加宴會後面還有一大堆事情要做,你拿這麼多是應該的。」

「可是……。」

「未央你別這樣,我是真的覺得你該拿這麼多,你就別再固執了,還
有,你難道不想知道我們今天的客戶為什麼要這麼做?」

「為什麼?」我的好奇心被挑起來。

「因為委託人和她的伴侶兩個人是一對不被祝福的同性戀人,她本來
想就算不被祝福也沒關係,只要兩人有機會見面就好了,但家裡一直
想辦法要把她嫁給男人,於是她只好選擇逃到國外了。」

「有必要做到這樣嗎?花這麼多錢請人幫她逃亡?」我不禁提出疑問

「原本她的戀人也是不同意的,但委託人實在無法棄身患重病的戀人
於不顧,勉強自己嫁給不愛的人。」

「原來如此。」

「她告訴我,她們將到國外去尋求更好的治療方法,並且追求屬於她
們的幸福,如果安定下來會寫信跟我報平安的。」

「你的客戶都還會跟你聯絡嗎?」

「不一定,但我希望能知道被我幫助過的人能獲得新生活或過的幸福
,所以我會期待有她們的消息。」

看來,我似乎曾把薰的工作想得太簡單了。


(待續…)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