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I


這天中午,怪盜少女芙蘿拉順利把櫻學園學生餐廳所有定食偷走之後

,便命令「最佳助手」風間俊彥開著她不知道從哪裡弄來的貨櫃車直

奔高速公路,把偷來的定食分送給數間孤兒院後,才又換車回到櫻學

園。

 

在回程途中,風間一邊開車一邊問芙蓉,櫻學園的學生是哪裡得罪她

了,為什麼她非得在中午偷走學生餐廳所有的定食呢?

 

芙蓉笑而不答。

 

風間一邊看著錶,心想這樣一折騰,等會的課又來不及回去上,不由

得有點煩躁起來:「芙蓉,你不肯告訴我,那下次可別想再叫我幫妳

!」

 

其實他知道芙蘿拉有時候偷東西根本不敷成本,就像這次偷學生定食

好了,用到直昇機和貨櫃車,結果只是要把定食分送給孤兒院。

 

芙蓉露出甜美的微笑:「身為最佳助手,怎麼可以對怪盜少女芙蘿拉

,也就是你老闆生氣呢?我這就告訴你,其實啊,我只是想教訓一下

學生餐廳的老闆而已。」

 

風間聞言有點吃驚:「什麼?教訓餐廳老闆?」

 

芙蓉繼續解釋:「你不知道嗎?學生餐廳的老闆為了爭取餐廳的經營

權,由學校撥給的補助經費和學生的餐費裡砍了不少當作活動費呢。

 

這種事他怎麼會知道啊,風間心想。

 

「你難道不覺得學生餐廳的東西又貴又沒比外面賣的好嗎?我在通告

裡告訴餐廳老闆,如果他再不改進學生餐廳那些價格貴三成的伙食,

那以後就不是只有定食會不見了。」

 

你這是恐嚇啊,風間心裡這麼想卻沒說出來,只是看了身旁的芙蓉一

眼。

 

見了風間的反應,芙蓉補充說:「他曾經行賄的證據我也附上去了,

希望明天開始學校伙食會有所改善,不然……。」

 

這是十六歲少女應該有的行為嗎?風間心想,不過每天陪著一個似乎

以怪盜為正業的十六歲的少女,還去當她助手的人好像也沒資格批評

別人。

 

結果,隔天起,學生餐廳貼出所有餐點即日起八折優待的佈告,學生

們議論紛紛了一陣子,後來也就習慣了一直打八折的學生餐廳。

 

事後芙蓉對風間說:「雖然餐廳伙食沒變的比較好吃,但價格總算是

在勉強可接受的範圍內了。」

 


(待續…)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