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智慧型寵物鼠小唧的研發及測試都相當順利,加上在醫院做檢查
時好好的休息了幾天,使得我的心情非常愉快,興起了想找薰一起去
做短期旅行的念頭。

這是以前一個人住或住在學校宿舍時,從來沒有過的念頭。

不可否認,無論薰做男裝或女裝打扮,都是非常迷人的,但是我卻一
直無法釐清我對於薰的真正感覺是什麼,為什麼我會對薰有「喜歡」
的感覺?

因為他年輕?因為他迷人?還是喜歡他的體貼?喜歡他的溫柔?

『還是他謎一般的過去?』這樣的念頭從我的腦海閃過。

『不,不是的。』我搖搖頭。

我只能由上次的談話知道薰可能有一段令他悲傷的過去,而他這樣的
身體是由一場意外造成的,除此之外,薰和一般人應該沒什麼不同不
是嗎?

雖然我不知道薰會不會接受我的提議,但我還是下定決心要等他回來
,和他商量一個他能接受的短期旅遊方式。

即使只有一點點也好,我很想瞭解薰更多,更想幫他分擔他過去的哀
傷。

正當我盤算著等薰回家時要怎麼和他提起旅遊的事時,門鈴響了。

我去開門後,發現來訪的是一個我有點眼熟但又想不起來是誰的年輕
女孩。

「請問你是?」

「你不認得我嗎?我是這棟大樓的住戶,算是你們的鄰居。」

「喔。」

「喔什麼喔啊?難道你不打算請我進去坐嗎?」女孩雙手叉腰,沒好
氣的說。

「是…是,請進請進。」我被這女孩的氣勢嚇到了,竟然照她的指揮
請她進門。

讓她進門後,我開始後悔起來。

『怎麼辦?我怎麼會讓不認識的年輕女孩進門來,萬一有什麼事情的
話,不就跳到東京灣也無法撇清嗎?』

「你是伊集院先生沒錯吧?我是住在你們樓下的櫻塚浩美。」

「櫻塚小姐你好,請問你到寒舍有什麼指教嗎?」我趕緊倒茶,一邊
思量著要怎麼應變她接下來可能有的舉動。

當然,如果她只是單純的做敦親睦鄰的社交活動,那就沒什麼好擔心
了,不過我曾聽過現在的年輕女孩會鎖定她覺得可以狠敲一筆的對象
,主動去親近對方,製造一些男女之間的問題,然後索取大筆的遮羞
費用。

「伊集院先生,我是對府上沒什麼指教,不過您可別想成我是那種藉
故親近男人然後狠敲一筆的女孩子唷。」

竟然被她發現我在擔心什麼,是這女孩太會察言觀色呢?還是我的臉
上藏不住話呢?

正當我在想要怎麼回答她時,玄關傳來薰的聲音:「我回來了!咦?
有客人嗎?」

自稱浩美的女孩聽到聲音隨即跑向玄關抱住正要進到客廳的薰,用有
點撒嬌的語調說:「薰~~你終於回來了,不然我都不知道要跟你這
個木頭室友講些什麼呢。」

「浩美,不准批評我的室友。」薰一邊解開浩美的糾纏一邊對我解釋
:「未央,抱歉,我叮嚀過她不要跑來這裡的,希望沒給你造成困擾
。」

看到這兩人的互動以及聽到薰的話,我的心好像有什麼部分漸漸的崩
解了……。


(待續…)

---
雖然來不及在月底寫到三萬字,還是期待您的回應喔 \( ̄▽ ̄)/

 

小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